列车行驶在心里

作者:淡淡的风 来源: 酷讯分享网 时间: 2016-04-24 17:03 阅读:
【摘要】:轨迹一如流星划过,成了秘密。 ——题记 四川的天气,总是没有新鲜的余地。总是在某一天在一个谁都不会在意的季节里,看着那个国度的樱花悄然无息,落地成谜。 乘坐12个小时的车程,最终到了这里。 列车经过的地方,永远是让人痴迷,美丽的山间沟壑,幽静的山坡人家。
  轨迹一如流星划过,成了秘密。

  ——题记

  四川的天气,总是没有新鲜的余地。总是在某一天在一个谁都不会在意的季节里,看着那个国度的樱花悄然无息,落地成谜。

  乘坐12个小时的车程,最终到了这里。

  列车经过的地方,永远是让人痴迷,美丽的山间沟壑,幽静的山坡人家。羊肠小道围绕一座山脉,通向未知的地方。天空的云,落在了飞向的云燕头上,幻化神秘的光环。座位旁边还有自己带来的《简爱》,书中的一句话一个字,都好像在12小时里成了最值得倾听最安静的音符,在我的世界里起伏跳动,似乎为我远离她而做的最后的挽留。

  列车在山与山,城与城之间,穿梭而过,而我也充分扮演了一个过客,所应该的姿态。远处的天空,在山的顶部,在山那边的阳光里,层叠起伏的山,还有长长的溪流绕着一座小屋,绕来绕去。

  溪流边坐着一个小孩,旁边还有一头吃着青草的老牛,另一头就静静卧在离小孩不远的土坡上,眼神看着清清的水波,青青的春草,轻轻的春风,还有泡在水里的小脚丫。

  油菜花也在这个季节开了,是我在经过天门车站的时候,以前听过,“天门中断楚江开”这句话,不知道是不是来源于这里,我不知道。这里的油菜花很美丽,美得却容易让人落泪。花开了,就意味着凋零,哪怕它是那么地让人心疼。花开在我的眼睛里,却在我的心里凋零,而我不能把它写成诗,到最后只是无言的沉默,把它夹在我的笔记本里。因为那样,它就成了最美的诗。

  回想有时候,自己会因为花落泪,花能给我最重要的表达,也给足我结局的残酷。是的,我与花,在这里都输给了季节。

  趁着窗外的油菜花盛开的烂漫,赶快离开,突然很感谢列车仍然以它的速度向前行驶,轨道是固定的,但方向又在哪里?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这里。因为看不到凋谢,就不会哽咽。

  如果花死了,谁去埋葬?

  或许是南山的风吹起沙,又过一个桥头,过一座山,走一座城。带去还未散去的香味,还未腐烂的花瓣,只是没有了美丽的模样,只有让人的掉泪的回望。

  列车上一个小孩的哭闹,把我的思维拉回了现实,拉回了列车上,告诉我在路上,就不要停下来,停下来很容易产生感情,还有可能留下遗憾与不舍。遗憾总是难免,舍不得又如何。

  若果有机会,我重新走回这里,我会给这南山的油菜花举行一次盛大的葬礼,像送最亲的最爱的人去一个永远都不会再见的远方。

  远方,是我们梦想逗留的地方,也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向往。当我们习惯地望着远方,就会忽略身边的油菜花。故事,就是一场没有人参加的葬礼。只有无声的细雨,无言的眼泪。

  向远处想去,那里开满樱花,白的如雪,紅的一如她美丽容颜,走在落满樱花的街道,牵着有樱花味道的手,仿佛整座城市都是用樱花瓣堆积而成的城堡,却没有想到,是坟墓。

  12个小时的思想,或是回忆,都在我走出列车的时候画上句号。回忆,是我们都会做的事情,也是我们习惯做的事。回忆是美丽的,前提是那份回忆里没有遗憾。没有遗憾的还应不应该成为回忆。回忆像那已经凋零的樱花,而我却在这个季节,乘坐列车去一个越来越远的地方,没有去参加它的葬礼。

  下了车,把行李放在后备箱,坐在出租车副驾驶位置,对司机说了一个地址。穿梭在陌生的街道,陌生的高楼大厦,生疏的花花草草,还有路边摆摊的人群,老人牵着小孩过马路,情侣牵手走进了星巴克,麦当劳的门是开的,肯德基的门口的灯没有亮。

  我点了根烟,也给司机师傅一根,感受烟进去肺的滋味,看着香烟在车里萦绕,嘴里鼻孔都有烟出来,仿佛想要挣脱我的灵魂,拼命地逃向车窗在的风里。

  一个城市,总有它的故事,也许生活在这里的人,都会无声无息变成故事的情节,融入这座城市,最后,是城市诞生了一个故事,还是故事里有一座城市。

  凌晨一点,我们在外面吃烧烤,体味一下这座沉睡的城市,感受下安静下来的街道,还有三三两两的人走在路上,一杯啤酒下肚,手里的烟烧到了手指,才感觉到自己走神了。

  城市,一个装在很多人的梦的地方。却又在黎明到来的时候,又一次开玩笑一样的忘记。

  这里没有樱花,这里也没有回忆。

  只有属于我的新故事,新的城市。

  樱花是最美丽的婚礼,在死亡里发誓不弃。樱花再美,也会去离。没有永远不会离开的人或物。列车带我到一个城市,也给我独自思想的时间。

  原来列车行驶在我的心里,给我一个方向,让我不会迷茫。

  ——写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沙河校区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