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事

作者:淡淡的风 来源: 网络转摘 时间: 2016-05-01 11:00 阅读:
【摘要】:高一,我是一个沉默孤独的女生,沉默了半年多,孤独了半年多。我压抑自卑,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哥哥与我形成鲜明的对比。哥哥和我同一所学校,同一级,他在1班我在2班,他有很多朋友,我在隔壁教室总是寂寞地听着他嘻嘻哈哈的笑声。哥哥是个小混混,每天三更半夜才回

  高一,我是一个沉默孤独的女生,沉默了半年多,孤独了半年多。我压抑自卑,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哥哥与我形成鲜明的对比。哥哥和我同一所学校,同一级,他在1班我在2班,他有很多朋友,我在隔壁教室总是寂寞地听着他嘻嘻哈哈的笑声。哥哥是个小混混,每天三更半夜才回家,爸爸有时候不让他出去,他就把房间门锁起来,让爸爸以为他睡觉了,然后他就爬窗溜出去。有一次,晚自习放学后,他要和一帮兄弟去饭馆喝酒,又怕回家被骂,就把我也带去了,我也不想哥哥被骂,我不情不愿跟着他去了。

  一个小小的包厢里全都是男的,我头发很短,中性打扮,不认识我的人都以为我是男的,除了隔壁班的那个男生,还有与我同班的一个男生,他们和哥哥的交情还不错。我怕肥我不敢吃消夜,我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十几个男生喝酒吃饭。他们有说有笑,没把我当回事,与我同班的那个男生大概觉得应该要和我说写什么吧,毕竟是同班同学。

  “你也过来一起吃嘛。”我傻笑着摆了摆手。

  “好学生怎么会和我们这种禽兽坐在一起吃东西呢。”他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是他把我想得太清高了,我只是太自卑而不习惯在人多的场合说话,也不敢和男生说话。我当时很紧张,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他们吃完饭。我和哥哥同时回到家,爸爸还没开口问,哥哥就说,我和妹妹去吃消夜了,所以晚了一点。

  寂寞太久,不知不觉就想发泄那一股郁闷,想得到热情的关怀。阿锋在这时候打了个电话给我。

  “其实,我还喜欢你。”

  我犹豫了一下……“我想我们应该适合吧。”

  电话那头传来“适合,当然适合。”

  “放假那天我们一起去玩吧。”

  “好啊。”

  我挂上电话,想着一个月后的见面,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初三到现在,快一年了。女人在寂寞脆弱的时候,会轻易接受一段感情。

  放假那天,我们去了爬山,然后逛街,我发现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我只是很夸张地笑着,内心却空虚着,他拉住了我的手,我偷偷地不着痕迹地缩回来,我不想和不喜欢的人牵手。他大概以为我在害羞,就没有再牵我。一周后的某一天,我想了一个早上,下午打了个电话给他,“阿锋,我们分手吧,我觉得我们还是不适合。”没等他说,我就挂了。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太沉默,不够开朗,我也是一个沉默的人,我希望有一个人能逗我开心,带给我热闹,让我不再寂寞。

  在我说了分手的第二天,阿锋跑来找我,说不要分手,我拒绝了。他要求我认真陪他逛一次街,这个要求我没有理由拒绝。

  我冷淡地走在他的右边,他想牵我的手,我反应极快地缩回手。他受伤地低垂着头。二十分钟后,我看也不看他转身离开。回到家,我把我和他的合照都扔进了垃圾桶。

  高二高三这两年,我依然是沉默着,孤单着。阿锋偶尔有打电话给我,我几乎没有朋友,接到他的电话,我非常感激,有人还挂念着我。另外有一个男生也闯进过我的生活。他叫Jake,他会买好一杯我喜欢喝的奶茶在校门口等我;在寒冷的冬天,他会骑单车载我回家,他挡住了寒风,我缩在他身后,得到了暂时的温暖;他会用工作赚来的钱给我买衣服;有时候借不到单车,他也会来接我,陪我一起走回家,然后独自离开。

  那年冬天我收到了他的表白,他在我QQ里留言: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送你回家,不管多冷,我都觉得好暖,真的好暖。没错,他这种含蓄的表达方式,令我非常感动,可惜他不够帅。我也曾经动摇过,难得有一个人对自己那么好,将就一下吧,我过不了内心那一关,是的,我不喜欢他。情人节那天晚上,我知道他在校门口等我,所以晚自习一下课,我就趁着拥挤的人群快步溜走了。不知道他等了多久呢,是不是等到校门口没有了人,他才走呢。后来,也许他察觉到我不喜欢他。再后来,他去了外地打工。我又回到了往日的孤单。

  每当想起与喜欢自己或自己喜欢的人擦肩而过时,彼此却没有语言,甚至会假装看不到对方,连招呼也不打。是因为害羞吗?还是两个人的距离是如此的近,两颗心却是如此的遥远,你有意,他无心。如果大家彼此有意,为什么其中一个不主动一点,彼此默默等待,只有以结束告终。告一段落了,可是接二连三你们又不期而遇了,没有了紧张,没有了期待,只剩下陌生与尴尬。

  我的思绪不受控制地把我拉回到初三那年。我喜欢小落,小落很会画画。我拿着一副扑克牌。

  “小落,我帮你算命吧,首先闭上眼睛,想着你喜欢的人。”

  “我没有喜欢的人啊。”小落搔了搔脑袋笑着说。

  “随便想一个就好啦,然后洗三次牌。”

  小落慢慢闭上了眼睛,洗了三次牌,我接过牌,有模有样地一张接一张摆在桌子上,然后把成双的拿走,最后只剩下四张牌。

  “你们的爱情路还算平稳,只是会有两个情敌出现在你们之间。”

  “是不是真的。”你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只是玩一下,不要当真啦。”我快速把牌收起来。

  毕业前夕,小落在我同桌的同学录中画了一幅画,是一个短发的女孩,我发现那个女孩子很像我,我不敢去问他到底是不是我。我怕是我自作多情。我想起了初一那一年,他坐在我的自行车后面,我们一路无语,在第二个路口,他就跳车了,我当时很想说:我载你回家吧。我想起了他托班长问我要不要到他家烧烤,我居然拒绝了。如果那次我去了,或许会是另一种结局。带着那幅画的疑问,我毕业了。

  高考终于结束了,没有多大感觉,只是孤单依旧,寂寞依旧。我在家发呆的时候接到了阿锋的电话,我有了决定,我决定去找阿锋。自从那次分手,已过了两年了,他变了,变帅了,衣着也更有品位了。我是一个肤浅的人,我会轻易迷上一个人的外表,没错,两年后我对阿锋有了好感。在喧闹的大街上,我仰起头与他对视着。

  “你喜欢谁。”我问。

  “你。”他答。

  我低下头主动牵起他的手,他没有迟疑,紧紧握住了我。大街上,我肆无忌惮地吻了他。在旅馆里,我们彼此狂吻着,开始只是吻得口水都干了,嘴唇也红肿了,他忍不住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胸部,我主动脱了上衣,让他尽情地抓捏我的胸部,他的手劲很大,过后我的胸部都会留下瘀青。他想脱我的裤子,我推开了他,我说不可以,他也不敢进一步。在小旅馆里,我们上演了几次边沿性性行为。我的理智提醒着我,我们还只是18岁的高中毕业生,我只允许他抚摸我的上半身,所以我们还没有真正做爱。我们并不了解对方,也没有感情基础,我们每次见面几乎是沉默,然后接吻,互相抚摸身体,接着再见。最后他大概厌倦了这种只有前戏,没有结合的游戏,我们也明白我们之间只是情欲,没有爱情,我们和平分手了。

  我知道当我问他喜欢谁的时候,他没有骗我,只是我把他最后对我怀念的感情完全消耗掉了。

  之后,我上了大学,大一这一年来,想起阿锋我都会感到内疚。由于寂寞而去找他,最后从此陌路。寂寞真的会让一个人变得疯狂,我居然主动献吻,主动脱衣服。原来寂寞的人会莫名其妙地做某些事,就像我现在,重复听一首歌,重复看一部电影,重复想一件事……

  坐在车上,阳光透过玻璃照在我苍白的脸上,看着窗外掠过的树木,我戴上耳塞,听着反复播放的周杰伦的歌曲《彩虹》。人总有一段时间没有理由地迷上某种事物,就像我迷上这首歌曲忧伤的旋律,是由于寂寞了,还是孤单了?

  背对着他,我渐渐走远了,独自一人踏上漫长的旅途。有一天寂寞了,我想到了他,我走回头看到站在原地的他,我问,你还喜欢我吗?他说,喜欢。于是我把手放进他的手心。

  这段对于我来说不算爱情的爱情,以短暂结束了,短暂的三个月。由于寂寞而牵一个人的手,假装去爱一个人,以为再也不会孤单。明明不喜欢他,却对他说:我喜欢你。内心的空虚与压抑,真的让我寂寞得透不过气来。接吻只有yu望,没有开心,没有喜欢。

  我知道我对阿锋已经完全放下了,用了一年的时间。我只能用一首歌的歌词为我们这段交往作结局。

  “没关系,我们在一起是快乐的错误,大不了,回到我们陌生的最初。”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