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的早春

作者:万承毅 来源: 转载 时间: 2018-09-11 22:21 阅读:
【摘要】:乡村的早春,是一次预谋已久的表白,是一场细密清浅的心事。 仿佛还在昨日,大雪覆高山,冰棱挂林间,乡间的一切都在冰雪的笼罩下,冰凉,苍寒。却不料,立春、雨水之后,春风沿河走过,春雨趁夜滴答,一夜之间,冰消雪融,屋檐滴漏,柳飞花香,山明水媚。乡村的模样,如同刚满十八的少女,忽一下,成了人间绝世美人。

    乡村的早春,是一次预谋已久的表白,是一场细密清浅的心事。

     仿佛还在昨日,大雪覆高山,冰棱挂林间,乡间的一切都在冰雪的笼罩下,冰凉,苍寒。却不料,立春、雨水之后,春风沿河走过,春雨趁夜滴答,一夜之间,冰消雪融,屋檐滴漏,柳飞花香,山明水媚。乡村的模样,如同刚满十八的少女,忽一下,成了人间绝世美人。

       阳光一日暖胜一日,没有杂质。屋檐下,一只小猫蜷缩着,就着暖阳打盹。阶沿坎下,一棵桃树的枝桠斜斜地划过来,像龟甲上的笔画,枯瘦,苍劲。不经意间,看见它们的节骨上有萌动的小点,那就是早春的信使,在桃树上涌动,在枝桠间显露。相信,不几日后,这枝桠之上,便是娇艳的脸颊,便是粉红的心事。蓦地,明了了春的腼腆与羞涩,虽是表白,亦很含蓄。

        眺望远处,大地万花齐发,油菜花开一片金黄,山茶花开朵朵红艳。更有山间那些不知名的小花儿,红的、黄的、粉的、紫的,这一簇,那一丛,点缀着排场大、颜色娇的花儿们,成就了早春的幕后英雄。它们就如满坡的火炬,点亮了春的燃点,引燃了春的触须。春,不仅仅是油菜花、山茶花们的,更是成千上万野花们的。五颜六色的花儿,给春涂抹上绚丽的背景,为春奏响了隆重的序曲。

        庄稼地里,成片成片的绿。农人荷锄躬身,在田间地头挥舞着。那些身影站立了又弯曲,弯曲了又直立,与之相伴的是无数的弧形,在湛蓝的天空划过,落脚在褐黄的土地,为早春书写出一道道诗行、谱写出一首首乐曲。这是勤劳的注脚,是耕耘的注脚,是付出的注脚。这满山满坡满地的绿,成了乡村早春的主色调,更是今秋时节的原动力。

       一汪池塘在阳光下闪烁,微波粼粼。春江水暖鸭先知,几只鸭子在池塘划出了道道波痕,它们欢快地追逐、嬉闹,把万束金光当作幕布,把一汪碧波当作舞台,跳起了与鱼逗乐的舞蹈,展开了与鱼竞速的比赛。不时有鱼儿哗啦跃出,轻灵如燕,不几秒钟又没于水中,吱溜游走,消失得无隐无踪。看着这一池欢愉,不禁心旷神怡。

   忽然,一只小鸟“唧”地飞过,飞过绿油油的庄稼,飞过碧汪汪的池塘,飞到辽远的天那边。小猫像被惊醒了,“喵”地跃上墙头,停驻黑瓦,俯瞰大地。一切仿佛没有动静和蹊跷,它复又开始打盹。

      一袭清风拂过,春很快就铺天盖地了。早春的乡村,虽然羞涩,但却热烈,貌似静谧,但已萌动。

此文转载自《必读社》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