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随笔 > 思想随笔 >

作者:抱歉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8-10-18 13:53 阅读:
【摘要】: 我是海里的孤岛,还是守望的珊瑚礁。 或许我该陪:汹涌波涛——飘摇,会不会无所寄望,某天缓缓的坠入无尽深渊。 我是飞鸟,展翅苍茫;我,一棵草;我是倾覆大雨;我是朝起月落。 我是某个冬季到来的秋——或是风霜迷雾,白雪茫茫。 我是泉眼迸发的软弱,我随着溪流重归大海。 我是等待时光打碎的一块顽石,粉末洒落绝命山崖——飘散。 风里无法清唱——飘逸没有方向。 我是爱你的那个人,我是陈年苦酒,我是淡淡佳酿,我是等待你的回心转意,我是等待你的朝花夕拾。 我是一曲无人来附
  我是海里的孤岛,还是守望的珊瑚礁。

  或许我该陪:汹涌波涛——飘摇,会不会无所寄望,某天缓缓的坠入无尽深渊。

  我是飞鸟,展翅苍茫;我,一棵草;我是倾覆大雨;我是朝起月落。

  我是某个冬季到来的秋——或是风霜迷雾,白雪茫茫。

  我是泉眼迸发的软弱,我随着溪流重归大海。

  我是等待时光打碎的一块顽石,粉末洒落绝命山崖——飘散。

  风里无法清唱——飘逸没有方向。

  我是爱你的那个人,我是陈年苦酒,我是淡淡佳酿,我是等待你的回心转意,我是等待你的朝花夕拾。

  我是一曲无人来附和的绝歌,我是重归大海飘荡的海草,我是汹涌的浪潮,我是大海卷起的风暴,我是坠落山崖的恶魔——我是故事里的坚强。

  我可以没有你,可以没有梦,可以没有音乐,可以没有思想,可以没了眼前的天地苍茫。

  我是黑暗,我是光,我是惆怅,我是敞亮,我是绝歌的希望之花,我是褪色的火焰。

  我是灰色的天际,我是每晚想你的泛黄字句,我是莱茵河的愿望,我是非洲雄狮的畅想,我是野狼箫叫的悲伤,我是随意飘荡的梦想——狂躁的梦乡。

  ——安静的睡去吧。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