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清水乡村,恋炊烟人家

作者:雄鹰展翅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9-01-11 14:46 阅读:
【摘要】:炊烟散尽,老屋安静。饭后,温度上升,我一个人漫步在村头,不觉已到小溪深处。此地未有人影,脱鞋,丢衣,轻轻走入溪水中,水除百病,水润全身。轻轻的水,洗尽繁华,平和的心情,忽而水花四溅,忽而静观彩石。凉凉清清,美美观观,花儿低头,月儿高挂,一天就这样结束,岁月就这样静止不前。
居清水乡村,恋炊烟人家

  月下乡村,格外宁静,听不见一丝繁杂之声。清风拂来,翠竹响动,沉静的心,开始渐渐苏醒,接触季节赐予的美好。偶然间,有花香,有饭味,萦绕鼻尖,有月嫣,有星星,高高而上,真是稀奇。守着这份宁静,安居清水荡漾的农村,恋炊烟人家,喜老屋深情,心在梦在,梦存心乐。

  清风弄影,群星止步。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水乡,或遥远,或近在咫尺。此地春光明媚,鸟语花香,远离凡尘喧嚣,未有权利相争。来到这里,烦躁的心也会安然;枯燥的岁月亦有味道。有的人选择在这里早早归隐,因为已经看尽城市的繁华,有些人花甲而归,只为寻找原本属于自己的根。知道不知道,故乡就在那里,懂或不懂,山村依旧向你招手。所以我离不开水乡,离不开老屋,离不开家人,离不开那阵阵炊烟。

  露水满枝,天将破晓。偏远的农村,天没亮,村民已经开始起床,或是生火摘菜,为孙儿孙女准备早餐;或是背着箩筐及早出行,此时赶集能买到便宜的东西,或是去溪边割草,准备牛羊所需的草料。如果要说坐听山风,耳闻奇事,只有像奶奶辈这般人物,没有俗事烦身,不想走远。由于没有睡眠,早早起来,在门前慢走着,吸收新鲜空气,忘记苦恼,安享眼前这美好时光。而我,起得比较晚,待到打开窗帘,太阳已经布满村庄。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身为农村人一生离不开溪水,活着的时候,要溪水养;百年归去,也需要溪水清洗全身,下辈子方能无病无痛,安然无事。奶奶年纪大了,格外珍惜农村的生活,一草一木,格外关心,一山一水,格外亲密。她常说,自己追求不高,不恋繁华,不求美食,深秋寒冬,温饱足矣。只需守着心里那份执着与平淡,春去秋来,云开雾散,喝着溪水,枕着月光,心与四季,梦与村庄,长此安居,富贵不恋。

  炊烟散尽,老屋安静。饭后,温度上升,我一个人漫步在村头,不觉已到小溪深处。此地未有人影,脱鞋,丢衣,轻轻走入溪水中,水除百病,水润全身。轻轻的水,洗尽繁华,平和的心情,忽而水花四溅,忽而静观彩石。凉凉清清,美美观观,花儿低头,月儿高挂,一天就这样结束,岁月就这样静止不前。

  山高水低,鸿雁南飞。每个清晨都代表最美的一天,每个午后都收获不一样的喜悦 。新春佳节,心情渐好,又是新的一天,天露出鱼肚皮,阳光在秋水的映照下,别具色彩。偶然间,站上山颠,放眼望去,莲山红叶,山川秀丽,溪流壮观,余音飘渺。刹那间,薄雾四起,一缕缕,一阵阵,像一条条丝带,悬挂在山腰上,不经意间,模糊了村庄本来的模样。

  夜幕降临,路灯高照。溪水还在响动,只是听的人越来越少,人们已经进入梦乡。而我坐在花梨树下,放一首好听的歌,音量不大,却少了纷扰,忘了苦恼,拾到久违的平静。月在高空,梦在老屋,缓缓触摸不堪的心事,开始懂得释怀,心与乡村,却再也难以分开。

  大千世界,云云村庄。寻常地方,看一眼可以淡忘。可是世居清水农村,离了水则离了情,离了家亦离了梦,缠绵悱恻,繁华如梦,亦没有百转柔情,炊烟人家,水乡温柔。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