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随笔 > 如歌岁月 > 夏日旧事

夏日旧事

作者:万承毅 来源: 原创转发 时间: 2019-07-26 09:09 阅读:
【摘要】:泡桐树种了很多年,粗壮,粗糙,且命运多舛。有一年因为路过的车子把它的腰肢生生撞掉了一大块皮肉,看起来触目惊心。数年之后,它才慢慢愈合,有伤痕,黑褐色,像一张开口欲言的嘴巴。这不碍着它。每到春末夏初,淡紫色的花朵纷纷飘落,它就会支起一个大凉棚。硕大的叶片重重叠叠,还生出许多令女孩发怵的“汗条狗儿”———一种跟蚕极为相似的虫。这些“汗条狗儿”成了男孩的法宝,用木棍把它从掉落的叶片上夹起来,把那扭动着的肥硕身躯突地一下伸到女孩面前———“啊!”吓得女孩魂飞魄散、惊叫连连、夺路而逃。“哈哈哈……”男孩得意极了。
夏日旧事

  关于夏日的记忆,和老家屋前的一棵泡桐树有关。

  泡桐树种了很多年,粗壮,粗糙,且命运多舛。有一年因为路过的车子把它的腰肢生生撞掉了一大块皮肉,看起来触目惊心。数年之后,它才慢慢愈合,有伤痕,黑褐色,像一张开口欲言的嘴巴。这不碍着它。每到春末夏初,淡紫色的花朵纷纷飘落,它就会支起一个大凉棚。硕大的叶片重重叠叠,还生出许多令女孩发怵的“汗条狗儿”———一种跟蚕极为相似的虫。这些“汗条狗儿”成了男孩的法宝,用木棍把它从掉落的叶片上夹起来,把那扭动着的肥硕身躯突地一下伸到女孩面前———“啊!”吓得女孩魂飞魄散、惊叫连连、夺路而逃。“哈哈哈……”男孩得意极了。

  到了夜晚,泡桐树下成了宵夜和乘凉的好去处。

  宵夜是我们这里的方言,就是吃晚饭。因为父辈整日在庄稼地劳作,为了避开正午毒辣日头,愈发早出晚归。待大人们晚上回家已经七点多,再在灶头上忙碌一阵,喊“宵夜了”时,已八九点钟。我和弟弟就在泡桐树下倾洒一盆清水,然后搬两根条凳并在一起,端几根小木凳围在边上,再一碗碗地端上菜饭。然后,一家人聚在泡桐树下,开始宵夜。炒藤菜,拌黄瓜,番茄汤,偶尔有个炒腊肉,我和弟弟就在里面翻拣瘦肉,这时候奶奶就会念念叨叨。

  宵完夜,我和弟弟再把这些“家当”收拾进屋。父亲再次倾洒一些清水在泡桐树下,再用大丫扫扫除尘土,再洒水。一股股热气蒸腾上来,混合着尘土的气味,很呛鼻。过了一阵,地上的水渍完全干透,反而清凉起来。月亮从对面黑黢黢的山梁升起,屋前的庄稼地里有黄瓜、茄子、番茄、冬瓜,高高矮矮的,投射下黑黢黢的影,许多萤火虫在里面穿来穿去。一塆子的小孩都出来了,大人也出来了,大家都聚集到这棵泡桐树下。父亲早已搬出了几根条凳,大人们就坐在这里闲聊。小孩子们坐不住,在泡桐树前后藏猫猫,在坝子上玩游戏,到庄稼里捉萤火虫,到不远处的水井边洗脚……

  夜深了,大人们陆续散去,“罗狗儿,走哦,回家啰。”“梁二娃,该睡觉啰,不耍啦!”边走边朝夜色里喊。小孩子们听到后,恋恋不舍跟小伙伴说再见了。父亲见人们走得差不多了,就搬出凉栈来,躺在上面休憩。我们姐弟俩也不愿进蒸笼似的屋里睡觉,赖在凉栈上。一大两小三个人躺在夜风里,清凉,惬意,一会儿就睡着了。睡得蒙蒙憧憧,母亲在喊:“走哦,进去睡。”于是惺忪着睡眼任由母亲抱着或扶着自己进屋了。一夜无梦,不热。

  到第二天早上,一出门,就见泡桐树被烈日投射下灰黑的影子,有一丝荫凉。不多时,烈日愈猛,热浪来袭。夏日滚滚,即使呆在树下,也无济于事了。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