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骑走江湖

作者:明然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9-07-30 19:43 阅读:
【摘要】:日暮时分宜初终于回家了,第二天是星期一,他得清早六点三十分钟以前赶到学校去上班呢!“去时空车七小时,回时满载希望归,十三小时一百三十多公里,磨烂了裤裆亦不悔,一心只为把苦难丢开去”……宜初每当和朋友谈起这段经历便总是自豪的说起这几句话,脸上亦不无骄傲的神气……
  一九八五年的夏天,被灸热的太阳烤得枯黄的野草无精打彩的低垂着高傲的头,路边树上的知了在有气无力地叫着:知---了、知——了,知了。这天是星期五,上午十点四十五分宜初上完了自己的课程,便匆匆动手做午饭,十一时三十分宜初吃过午饭,便拿来毛巾顺手擦了把脸,认真的检查起自己那辆己经骑了三、四年的永久牌51型自行车来。

  早在上个星期天宜初就开始准备今天的远行了。上星期六他己经用公费医疗在定点的医院请熟悉医生开出了两盐氯化钠盐水,这是预备上路后解渴时用的,免得在路上要买水喝。这次的目的地是鄂南的黄梅小池,全程有一百三十多公里。宜初在八三年与妻子结婚后不到半年,妻子便患上了人听人怕的大病――鼻咽癌,这在当时可是震惊十里八乡的大事情。

  宜初今年二十三岁。为了给妻子治病,宜初家里己是债台高筑,欠上了超过万元的债务。为了还清债款,宜初不得不铤而走险去贩运在当时控制特别严格的卷烟。无论是在陆路还是在水道上,设立的层层关卡森严,为了躲避检查,宜初终于想出了个好办法:单骑去进货。这样既节约了来回柒块多钱的路费,又可于关卡管理疲惫时迅速过关而一举两得。

  宜初是一个小学老师。人长得可是身材高大、体格魁梧,高鼻梁、丹凤眼,国字型的脸上五官端正,清澈的眼睛里透着精明和干练的气质。叫人一看便知是一个有胆识,有气魄的男人。贩卖香烟:这在那个年代来说是属于严重的投机倒把行为,作为一名老师,宜初心里也很明白这个道理,可家里的困境时时困扰着他,尚在后续治疗中的妻子要继续治疗,嗷嗷待哺的幼女宴哺养,亲戚朋友处的借款要尽快还上,这对于一个月工资只有四十一元的宜初来说无疑比三座大山还要沉重。他就是二十年一家人不吃不喝也还不上债款哪!所以他便无法可想地加入到了在当时称作投机倒把的行列了。

  十二时多一点,夏日正午的日头似火。宜初把两瓶氯化钠盐水和一条旧毛巾放在自行车前面的蓝子里,在后车架上绑好修车的工具袋和一只小型汽筒,戴着一顶破草帽上路了。由芗溪到中官的二十几公里沙石公路上厚厚的尘土被车碾过时黄尘漫天,宜初不时腾出左手捂着口鼻躲避那呛人的黄尘。宜初边骑车边想:总计一百三十多公里的路程,我得保持体力要匀速前进呢,不然到最后怕骑不动了,争取在天黑以前到达浔阳就好了。因为小池就在浔阳的对岸,两地隔江而望。这样想着宜初真的就这样做了,待到中官时宜初己几乎成了个土人,灰头土脸,汗水和着黄尘一道一道写在脸上,活象古装戏中的大花脸滑稽极了。

  终于松口气了。因为由中官至浔阳的公路相对要好走些了,整个路程是简易的柏油公路。宜初在路边的水塘里用毛巾洗了把脸,又喝了两口塘水便再次骑上了单车向浔阳而去。一路经北炎、五里、马影、文桥、均桥、三里,于下午五时左右来到了鄱阳湖口的重镇:石钟镇。在这里要乘座渡轮过江,宜初在渡口待汽车上船后立即赶着自行车也上了船。二十分钟后渡船靠岸,宜初一看日头己是两斜了,还有二十几公里的路要赶呢,便迅即拿起盐水咕咚、咕咚猛灌了一气,顺手把空瓶丢在路旁,此时两瓶盐水己喝光殆尽了,用手一摸身上,干了汗的地方有一层细细的盐粒泛着银白的光呐,裤裆里己是热辣辣的烫人了。再难受也没有办法,路还必须得赶,前面还有很多事在等着呢!宜初艰难的骑上车继续前行,身影里己看出有了许多的苦涩和无奈……

  八0六、新港、液化站逐渐抛在了身后,傍晚七时许,宜初终于赶在天黑之前到达了浔阳,住进了滨江路一户他常常搭宿的吴大娘家里。他长长后吐出了一口气:我终于来了,我胜利了。宜初真恨不得好好为自己庆贺一下,可身子一挨上地铺,便觉得浑身骨头似散了架样提不起来了。吴大娘闻见宜初一身臭汗味,知道这孩子实在是太累了,心疼他,端来一碗热水给他喝。宜初见吴大娘照顾自己,强打精神接过热水,连连道谢。翻身从袋中拿出带来的米粉和干硬的馒头就着带来的咸菜吃了起来,这便是他今天的晚餐了。

  晚上,睡梦里宜初梦见吴大娘家着火了,火烧得好大好凶,好猛好旺哟,我们都没躲过那场大火,被火包围了没能逃出来,当火快要吞噬自己的时候一惊便吓醒了。听到外面有车驰过的声音才定了神,身体却仍在颤栗着……

  第二天清晨起来,宜初洗漱以后便推着自行车动身去搭乘过江的轮渡,船上己是满满的过江客了。呜……呜……呜……三声汽笛过后渡船离了江岸,斜着向对岸开去,不时发现有烟草稽查人员戴着红袖章从面前晃过。

  下了船,宜初骑上单车就径奔烟草(地下)交易市场而去。由品种而至价格逐一谈妥:宜初选定了三件货,一件楚北牌、一件福星牌、一件金童牌香烟。付完烟款,为了躲避检查,宜初又去买来了几只火柴包装盒和电视机包装盒,三箱烟分五次过江。每次赶着自行车上船后,他的心揪得紧紧的,生怕被稽查抓住,颤颤竞竞地攥着龙头把手扶着自行车,手心里全是汗水。苍天有眼,不知是伪装得太好,还是闹哄哄汗气太熏人,连续五个来回宜初竟安然地把香烟全部运过了江来了,这时己是傍晚六点多了。宜初想去炒个菜吃碗饭,一摸口袋发现只剩下五块多钱了,心里舍不得。便去小吃摊上买一毛钱一个的烧饼一下子买了五个,找老板要了点开水就是晚饭了,家里带来的米粉和馒头己吃完了。吃好了以后再买了五个,这是第三天早上的饮食了。

  星期天的凌晨四点,宜初就起床了。他赶出自行车,把用电视机包装箱和火柴包装箱改装的香烟在自行车后架上绑好就准备上路了。他要在早晨七点三十分钟以前,石钟渡口渡船上的稽查人员没上班以前过江,必须赶上六点三十分的每天第一班轮渡才最安全。夏夜的星空,星星眨着细眼在注视着宜初,闪动着关切的目光,在为他祝福。路边野地里不知名的虫儿在给宜初唱着送行曲,为他奏着凯歌。路面上很黑看不清路,宜初打亮手电用嘴咬看含在口里照着前面的路,一路艰难骑行。由浔阳至石钟渡口一路弯多,坡多而且陡立,车上拖着近百斤的货物较之空车来时艰难了许多,未及十里宜初己是汗流如雨,却并不敢停下来歇息。

  天慢慢放亮,能看得见路上的情况了,紧赶慢赶宜初终于如愿赶上了第一班轮渡过了鄱阳湖口,躲过了最为严厉的检查一关了。下了船,宜初不敢下渡口及石钟镇多作逗留用尽所有力气骑车飞过石钟辖区在三里外的一处破窑里放好车子,坐在地上拿出先一天买好的烧饼充饥。实在是太饿了,干硬的烧饼吃在嘴里囫囵就吞了下去,喝一口吴大娘给准备的凉开水,摊开双腿靠着窑壁就休息下来了。这是裤裆里湿湿的,低下头一看裤子上都有红印了。这才知道己经磨破了裆都流的了,宜初眼睛一酸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强忍着痛慢慢又爬了起来、推出车子上路了。他只有一个目的:回家,回家,我要回家!这一路他不敢坐在座垫上骑车,只有一直站在脚踏上不停的运动,踩着车子前行。时而不注意时被座垫顶了裆部便钻心的疼,还有汗水流过时那滋味可不好受,火烧火撩般生疼。

  下午两点四十终于来到了中馆,终于到了家门口只剩下二十几公里的路程了。宜初花八角钱炒了一盘粉丝跨着双腿站在路边吃了,向摊主要了一杯凉开水喝了。胃里有了食物人便也有了精神和气力了,宜初心里带着希望回来了,虽然这二十几公里的路很难走,但心情放松了人也就舒坦多了。哪怕裆里火烧火撩的难受,想到这次的成功,这点苦又算什么呢?宜初这样想着。

  日暮时分宜初终于回家了,第二天是星期一,他得清早六点三十分钟以前赶到学校去上班呢!“去时空车七小时,回时满载希望归,十三小时一百三十多公里,磨烂了裤裆亦不悔,一心只为把苦难丢开去”……宜初每当和朋友谈起这段经历便总是自豪的说起这几句话,脸上亦不无骄傲的神气……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