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江畔的毕业时光

作者:万承毅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9-07-30 20:07 阅读:
【摘要】:米兰·昆德拉说,聚会都是为了告别。我们也不例外。最后一餐在一家火锅馆,老师们都来了,全班同学都在,大家放开了,从不喝酒的满起,能喝的用盆。老师开玩笑说,还怕馆子经不起这种喝法。老板说放心,他已经拉了一车老山城。泡沫浮起又趴下,很多话说了又说,梦想与现实,理想与现实,爱情与现实,友情与现实……毕业就是分水岭,过了今天,就走进现实了。
  当欢呼雀跃的毕业生、各种奇葩的毕业照在各种媒体上层出不穷时,回忆也跟今夏久久徘徊的雨水一般,纷纷扬扬、飘飘洒洒了。

  多年前的仲夏,我也即将毕业。

  学校在嘉陵江畔不远。习习江风,点点帆影,茎茎芦苇,脉脉斜阳……一帧帧画一样的景致,吸引了无数自由浪漫的学子。课余和周末,这里成了学子们的天堂。新生们在这里阅读,恋人们在这里呢喃,毕业生在这里眺望……成丛成簇的芦苇,见证了多少人的青春;风起浪涌的江水,聆听了多少人的心语。年复一年,学子来了又去,只有新生的芦苇还在摇曳,只有滔滔的江水还在奔流。

  毕业生,校园对他们已没有传说。食堂里的打饭师傅永远没有表情,饭菜永远不及看上去那么美,青莲池的水永远凝碧无澜,蘑菇亭下永远枯叶片片……操场边的那棵歪脖子老槐,数年来一直不见长高;图书室的那本杂志从刚进校园到现在,位置都没有变;宿舍底楼的宿管阿姨喉咙嘶哑,每晚准点大叫“关灯关灯”;就连满心敬佩的博学的老师,也开始终日不见人影……毕业生是校园里内心荒芜的那一群。

  最后的时光让他们惶惑不安。满口豪言的如今处处碰壁,不声不响的却悄然搞掂一切,生龙活虎的如今蔫头蔫脑,平淡无奇的却前途光明。“同一个老师教,差别怎么这么大”的疑问问倒了父母。好不容易聚到一起,就开始打扑克、编风铃、听音乐、看电视。毕业时光,必须用忙碌来打发,这样才能填充内心的惶恐。前途未卜的忙着找工作,找到工作的忙着谈恋爱,即将返回故乡的忙着寄回行李,留城的忙着联络人脉,惦念友情的忙着写同学录……尘埃落定后,相同的,只剩下去嘉陵江畔。

  那里有开心和不开心的回忆。曾记得,与同学一起到江边偷柑橘。傍晚才往回赶,却看不清来路,去守林人的小屋前讨要手电筒,守林人听说我们是学生,二话不说,将手电筒相借;殊不知,我们正是一群偷了他柑橘的学生。曾记得,与同学一起到江边野炊。鹅卵石搭起了灶台,芦苇秆成了柴火,沙堆里还可以烘洋芋和烤鸡蛋。曾记得,与友人一起去江边放风筝,线断轴漂,追逐时连一只鞋子也随之而去。曾记得,与朋友一起到江边闲逛。看孩童堆砌城堡,看老人闲坐钓鱼,看青年追潮逐浪,看巨轮轰鸣远去……那段永不再来的时光呵,真的永不再来了!

  我们熟悉的吉他王子呢?仍常坐沙滩弹唱那首《同桌的你》吗?他可以弹唱一辈子,同桌的你我却即将分别。芦苇丛中那些呢喃细语和嫣然巧笑呢?他和她刚刚牵手,看不见不远处一对恋人洒泪分手。还有,讲台上那些君临天下的讲演呢?主席台上那些面红耳赤的辩论呢?操场上那些相携相扶的友情呢?运动会上那些齐心协力的呐喊呢?考试前那些你问我答的默契呢?阅读时那些相视一笑的美好呢?生病时那些暖入心扉的问候呢?假期里那些快意人生的穷游呢?……相聚是缘分,分别是缘尽。同样的场景会在之后的日子一次次重复上演,只是,主角不同。

  失意的人来吧,郁闷的人来吧,在嘉陵江畔,让我们最后、最后一起吼一吼那些我们喜欢的歌:“海阔天空,在勇敢以后;要拿执著,将命运的锁打破;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彩地活……”“那一天,知道你要走,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当午夜的钟声敲痛离别的心门,却打不开我深深的沉默……”一遍又一遍,江水在不远处低低应和。

  “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只有毕业生知道此刻的珍贵。他们眷恋着并不可爱的校园,眷恋着永不再来的青春。

  米兰·昆德拉说,聚会都是为了告别。我们也不例外。最后一餐在一家火锅馆,老师们都来了,全班同学都在,大家放开了,从不喝酒的满起,能喝的用盆。老师开玩笑说,还怕馆子经不起这种喝法。老板说放心,他已经拉了一车老山城。泡沫浮起又趴下,很多话说了又说,梦想与现实,理想与现实,爱情与现实,友情与现实……毕业就是分水岭,过了今天,就走进现实了。

  第二天清晨,提着几袋书离开时,操场边的老槐在轻轻扬扬的江风里,掉落了一朵小花,夹在了书页里。毕业时光就这样翻了过去,永不开启。

  一只蝉开始鸣唱。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