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军旅梦

作者:马晓春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9-07-31 09:34 阅读:
【摘要】:回忆像流星,划过无痕迹,模糊的眼睛,轮廓渐渐不清晰;回忆像流星,无法在记忆删除你,想起那曾经,属于我们的军旅记忆 。“那年我离开家,胸前戴红花,锣鼓他声声,挥挥手告别爸爸妈妈,还有生我养我那可爱的家,部队是一个家有我也有他......”听着这首歌《好男儿当当兵》,我总是回忆起那段难忘的军旅生涯,为自己曾经是一名军人而骄傲自豪。
  回忆像流星,划过无痕迹,模糊的眼睛,轮廓渐渐不清晰;回忆像流星,无法在记忆删除你,想起那曾经,属于我们的军旅记忆 。“那年我离开家,胸前戴红花,锣鼓他声声,挥挥手告别爸爸妈妈,还有生我养我那可爱的家,部队是一个家有我也有他。……”听着这首歌《好男儿当当兵》,我总是回忆起那段难忘的军旅生涯,为自己曾经是一名军人而骄傲自豪。

  那是一段终生难忘的历程,那是一段脱胎换骨的心路。1990年3月1日那个刻骨铭心的日子,父亲把我从学校叫了出来,要我准备去当兵。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使我恍如梦境,喜忧交加。于是,赶紧请假回家。此时,亲友邻居们早已在家等我,见到我后立即披红挂彩,我弱小身躯淹没在了一条条绸缎中。在奶奶、父母、叔叔的陪同下,我背满红绸缎来到了胭脂镇政府,然后与全乡应征入伍对象一起来到了康乐县人武部。

  穿上军装,心中油然升起几分光荣,几分自豪,浑身增添几分威武、几分庄严,几分自信。这一身宽大的军装,穿在我的身上,已找不到昔日的那个白面学生,我为此欢呼。军人,我终于成了一名军人了,童年时的梦想,我竟然实现了……是激动,是庆幸,我百感交集。

  在县政府招待所小憩后,我们坐上了起程的班车,奶奶、父母、叔叔拉着我的手泣不成声地叮嘱:“从今以后你就是一名军人了,在部好好训练,为家乡人民争光。”大脑一片空白的我,迷迷糊糊,不知是如何从班车上下来,又坐上火车的。随着火车越行越远,大家这才感觉到离别的悲伤,在默不作声的哭泣迷茫中,来到了天府之国——成都。然后, 又乘车来到了北宋著名文学家苏洵、苏轼、苏辙的故居——眉山,住进了西藏军区家属区库房。比起还处于荒凉、严寒季节的家乡,这里春暖花开、绿树成荫,甘蔗甜美、蕉桔飘香,简直是世外桃源。我似乎觉得这是一场梦,一场生命轮回的梦,一场虚幻迷离的梦。

  在清米汤、咸榨菜、白馒头的早餐和方便面、香蕉、甘蔗的午(晚)餐中(部队无清真餐),我们两个穆斯林新兵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饥饿感,与其他人一样训练最起码的队列,练习抵抗高山反应的气功。供奉着唐宋苏洵、苏轼、苏辙和程夫人、任采莲、苏八娘、王弗、王闰之、王朝云、史夫人及苏家六公子等十余人的塑像,以及红墙环抱,绿水萦绕,荷池相通,古木扶疏,小桥频架,楼台亭榭,古朴典雅的三苏祠,留下了我们欣赏的惊叹和难忘的记忆。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我们乘军车从双流机场坐上飞往拉萨的民航班机。平生第一次坐飞机,我们有说不出的惊喜和好奇。战友们摆弄空姐一会儿上厕所,一会儿要饮料,误饮苦咖啡喷出口的事至今成为笑料。

  一个多小时后,飞机降落到了荒无人烟的拉萨贡嘎机场。此时,机场远处白皑皑的雪山,一下子又将我们带到了另一个严寒的世界。我们赶紧穿上大衣,坐上部队的卡车,向拉萨新兵营驶去。一路上,看到街头平息叛乱不久,手握钢枪执勤的战士,我们的心头掠过一丝惊慌。由于高原反应,恍恍惚惚中,来到56095部队新兵营炮库。我们搭好通铺,才觉头重脚轻、胸闷气踹,在时睡时醒、迷迷糊糊中,度过了一个星期的适应期。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军训中,我第一次领悟到了,军人快节奏的生活,匆匆地起床、匆匆地洗漱、匆匆地吃饭、匆匆地晚点名,甚至匆匆地进入梦乡。严肃的军号,急促的哨声,紧急集合的脚步声,还有匆匆整装、匆匆到位、匆匆赶到集结地。这一切听来显得是那么不可思议。然而对于这种直线加方块的生活方式,我们新兵的确有很多人吃不消,特别是走出校门不久、整天吃不饱(新兵营还是无清真餐)的我,对军营的整理内务、紧急集合、队列行军、枪械拆卸、打靶投弹等高强度的训练,也是惶恐至极,多次要么没打好被包,抱着被子急速行军;要么裤子穿反,来不及系裤带,提着裤子紧急集合。

  在魔鬼般的训练中,在封闭式的新兵营,大家特别的想家,特别的吃不消。听说一位四川籍的战士受不了训练之苦,偷偷地跑回来老家,受到军法的处置。整天是严格的训练,整天是绿色的军装,整天是忍饥挨饿,有一天,我们看到了军营外不远处穿蓝衣服、戴蓝帽子的临夏货郎时,顿时泪如雨下,思乡之情溢于言表。由于吃不饱、训练苦,我就用大头鞋从军营外的小卖铺换回三十个黑面馒头,生怕吃米饭吃慌了的战友来抢,藏起来自己偷偷吃。想家了,我就写信回家,让父母知道我在部队很好,也省得他们担心,自己也可以借此缓解那份想家的冲动。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新兵训练结束后,我被分到了高炮连。从此,训练更紧了。枪炮的拆卸使用,单双杠体能训练,军体拳练习,五公里越野,内务整理,野外拉练等等层出不穷。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寒风咆哮中纹丝不动,炎炎烈日下挥汗如雨,特别是冬季穿单衣背着15公斤的枪弹、背包,20分钟内跑完五公里,这相当于在在内地身背30公斤的份量。高强度训练,根除了我从小频繁感冒的顽疾。训练间隙,我们在菜地里种上莲花菜、大白菜、笋子、土豆等,精心施肥,定时除草,一到秋季,成篮子的新鲜蔬菜送到了炊事班。同时,连队星期天开展文艺文学两用人才培训,更是忙得没有喘息的机会。每到开斋节,连队后山总会见到上坟的藏族穆斯林,这更加激起思乡之情。正是在军营这所综合性学校中,我不仅学会了吃苦耐劳、自信自强,也养成了在困难挫折面前勤于思考不断前进的作风,使我踏入社会以后,碰到再苦再累的事情也能轻松面对。

  火热的军营是力与美的完美体现,部队严格的训练,能练就敏捷的反应、矫健的身型和结实的肌肉,培养的是男子汉的阳刚之气、磨砺的是顶天立地的钢筋铁骨。经历过江泽民总书记来拉萨检阅时的欣喜,射击投弹演练时意外走火的惊险,野外拉练时高炮打靶的紧张,黑夜站岗时狼吼狗叫的恐惧,子夜时紧急集合平息叛乱的畏惧,特别是在泥潭中浑身泥泞苦战一个月,硬在沼泽地挖出拉萨西郊至哲蚌寺,一条宽宽的河流;硬是数九寒天用白酒麻痹后,跳进刺骨的拉萨河中,清理出成堆的垃圾……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转眼到了退伍的日子,在连队官兵惜别的泪水中、在部队首长的关爱叮嘱中,我戴着大红花,坐上到成都的军用运输机,换乘回家的列车,做完了一生的军旅梦。耳畔习惯了军号声、眼前浮现着军绿色。我热爱绿色的军营,热爱火热的军旅生活,是她改变了我的人生,给了我许多宝贵的东西,特别是一个军人的追求、意志和品格。

  军营里有欢笑,也有泪水,有成长的烦恼,也有成功的喜悦,正是因为生命中有了当兵的历史,我的回忆变得美好和珍贵,正是因为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军旅的壮丽人生并不是人人都能经历的,扛过枪、当过兵,必然是你一生的资本。

  也许,我们的军旅梦是那么的平凡,那么的简单,但平凡不是平庸,简单不等于单调。在当兵的起跑线上每位军人都是平等的,只要你有信心有毅力,肯吃苦能耐劳,就没有实现不了的梦想。战友们,在新的岗位上加油吧,是马就去驰骋草原,是鹰就去翱翔天宇,想要成蝶的蛹就要破茧,想要重生的凤凰就要涅槃。因为我们曾经是军人,再苦再累,再难再痛,都要坚强,坚决战胜,活出不一样的精彩人生。

  退伍二十余载,仍然梦回部队,仿佛灵魂已永驻不醒来的军旅之梦,时间已永远定格在当兵时刻,心灵已融入战友间躯体。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