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战友情

作者:马晓春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9-07-31 09:41 阅读:
【摘要】:绿色的军营,社会的熔炉。纵然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退伍后,又各奔东西,各务前程。以前的一切烟消云散,但彼此的牵挂,兄弟般的情谊,却越久越浓。这种友谊,不会被时光冲淡和抹去。不会被天涯海角割断和分离,像陈酒一样醇,像手足一样亲。
  “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红红的领章映着我开花的年岁,虽然没戴上呀大学校徽,我为我的选择高呼万岁。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不会后悔……”每当打开尘封已久的军旅日记,眼前总会浮现出那段火热的军营生活:连队领导的悉心教导、训练场上的流汗流泪、训练间隙的种菜洗衣、节庆假日的弹唱写画、战友之间的情同手足,一幕幕如电影闪过脑海,叫人难忘。

  日子一天天渐渐地逝去,岁月一年年无声地远去。过去的时光总是美好绚丽的,流逝的年华总是让人难忘的。“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战友,战友!这亲切的称呼这崇高的友谊,把我们结成一个钢铁集体,钢铁集体……!”这段军旅岁月里,我们这些来自祖国各地、素不相识的年轻人,为了一个共同目标,不约而同地走到了一起,结下了难以忘记的兄弟情谊。

  绿色的军营,社会的熔炉。纵然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退伍后,又各奔东西,各务前程。以前的一切烟消云散,但彼此的牵挂,兄弟般的情谊,却越久越浓。这种友谊,不会被时光冲淡和抹去。不会被天涯海角割断和分离,像陈酒一样醇,像手足一样亲。

  分别后的思念总是那么浓,再相见的期盼总是那么难。重回军营、战友团聚,总会在梦中浮现;青春花季、激情满怀,总会在虚幻中闪现。也许是好梦成真,春日的一天,与同乡战友久别重逢,重温那火热的军旅岁月和浓浓的战友情谊。

  二十多年了,相见时的那份激动与欣喜,无法掩盖岁月的痕迹。在感慨与激动里,我们开怀畅谈;在回味与感慨中,我们重温军旅。彼此的想念终被久别的重逢所融化,被真情的簇拥所感动。

  开心、激动,相逢的喜悦刻画在脸上,悠悠的思念释放在言谈里。彼此的情感仿佛穿透时空,拉回到从军花季。一切的甜美记忆如同美梦,回旋在军营生活。

  一切的变化,在时间的滴哒声里逐渐地隐去。一切的回忆,在梦境的虚幻中周而复始。悠悠的岁月,无情的时光,夺走了青春花季,夺走了军旅岁月。曾经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的战友,如今天各一方、很难相见。但军营时光酿造的浓浓兄弟情感之酒,却依然是那样的浓、那样的醇,一如既往地醉在心田里,沸腾在躯体中。

  人生是茫茫岁月里的一个过客,漫漫人生路,沿途风景看多了,对生活的感悟自然深沉了。战友间的那种胜似兄弟的情谊,伴随着自己一颗饱经人生风霜的心浸漫在岁月的长河里,慰籍着彼次一路欢歌。

  相见时难别亦难。不舍的心情随着血红的夕阳,把相聚的欢快刻画在春天的画卷里。别了,战友兄弟!这份情谊贯穿生命,穿越时空距离,彼此永远惦记。

  如果时间可轮回,如果时空可穿梭,我会倍加珍爱难以割舍的战友情,更加珍惜终生受益的军旅梦。在人生最美丽、最灿烂的绿色军营中,听着军号出发,同一战壕流汗,让自己的军旅岁月不再留下遗憾……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