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乡村

作者:万承毅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9-08-27 13:42 阅读:
【摘要】:  冬天的乡村是阒静的。早晨,懵懵懂懂的初阳迟迟未到,乡村里一片寂静。唯有早起的农人在浓雾里活动,在黑暗中劳作。大白菜是这个季节的产物,农人们趁早砍掉成熟的白菜,准备去掉烂叶、去掉菜头背到市场里卖。小径上的小花小草还顶着露水俏皮地摇曳,打湿了农人的裤脚。农人对此却浑然不知,背着一背篼白菜回家洗污除垢去了。一切都在浓得化不开去的晨雾中进行,冷得浸骨的气温丝毫没有拦阻到农人。
  一入冬,乡村就安静下来。

  村里的阿猫阿狗都变得乖顺可人,悄无声息。村口的歪脖子老槐树,叶子凋零,身子虬曲,枝丫孤独,好像一把把伸向苍穹的利剑,在无声地呐喊、无言地申诉。村头的刘家河水不再“哗哗啦啦”,而是沉静着、阴郁着,脉脉流淌。

  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喉咙,冬天的乡村偃旗息鼓、气焰消弭;又仿佛被一记莫名的拳头击晕了脑袋,冬天的乡村沉沉郁郁、混混沌沌。再也看不出曾经的欢呼雀跃,再也看不出曾经的桃红柳绿。

  冬天的乡村是阒静的。早晨,懵懵懂懂的初阳迟迟未到,乡村里一片寂静。唯有早起的农人在浓雾里活动,在黑暗中劳作。大白菜是这个季节的产物,农人们趁早砍掉成熟的白菜,准备去掉烂叶、去掉菜头背到市场里卖。小径上的小花小草还顶着露水俏皮地摇曳,打湿了农人的裤脚。农人对此却浑然不知,背着一背篼白菜回家洗污除垢去了。一切都在浓得化不开去的晨雾中进行,冷得浸骨的气温丝毫没有拦阻到农人。

  冬天的乡村是闲散的。孩子们上学走了,乡村里所剩不多的大人们才开始做自己的早餐。在灶头上生火、添柴,热一热昨晚剩下的冷饭冷菜。吃罢,人们有的上山找柏树丫、青杠树丫,或者其他各种各样的柴木;有的围着火炉话话张家长李家短;有的忙着请杀猪匠杀年猪;有的忙着给家里做大扫除……快过年了,一切都显得散淡而有序。

  卖白菜的人回家了,背着背篼,揣着用白菜换来的票子,乐呵呵地,干什么都咧着嘴。放下物什,又开始忙着为即将回家的小孩子做午饭。袅娜的炊烟在各家各户的屋顶上升起,犹如房屋喘着大气,“呵嗤呵嗤”。随后,各种锅碗瓢盆交响曲飘了出来。

  冬天的乡村是凝重的。尽管是稀稀疏疏的小雨,却也是最好的理由,人们可以暂时不理会庄稼地的需求,而是串东家逛西家,在火炉前围着烤烤火,在猪圈前聊聊收成,在柴堆前说说红烧包谷种……一切都慢条斯理又主题鲜明。湿漉漉的机耕道上,脚印渐渐多了几个。天色阴沉沉的,看不出老天的阴晴圆缺、嬉笑怒骂,只觉得它心情不太明媚。远方高高的山脉上,隐隐约约有了皑皑的白雪的身影。

  铅灰色的阴云渐渐多了起来,天色愈加黯淡,一天就快结束了。大人们回到家,打开锅盖,又围着锅儿灶儿忙碌起来,等着即将归家的孩子。待孩子吃完晚饭,做完作业,大人们又烧好了热水给孩子们洗脸洗脚……是啊,一天一天的忙碌,不都是为着家里的小孩子吗,整个乡村的明天,不都是靠着这些小孩子吗。

  入夜,乡村滚进了炭坑里一般黑黢黢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冬夜,农舍人家沉沉睡去。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