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老蒲扇

作者:万承毅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9-08-27 13:45 阅读:
【摘要】:后山的棕叶子树就是制作蒲扇的原料。这种树是野生的,叶片狭长,约莫三四十厘米,条条相连,铺呈大半圆。叶片的末端不再连生,而是分叉开去,像一把把匕首朝天刺去。叶柄也长,小三角锥一般,非常立体。制作蒲扇的时候,就用镰刀割下叶柄,保留十至二十厘米的长度,这就是扇柄了;再用剪刀将分了叉的叶子减去,留下一个天然的扇形满叶——扇子基本上就完工了。如果讲究一点,再用旧布给叶片边缘镶一圈边,使其不那么锋利即可。仔细闻,蒲扇还有一股天然的清香呢!真算得上天赐良品。
  记忆中,暑假是一串灼热而惬意的日子。

  暑假的白天一般适于睡觉、休闲,夜晚则适于纳凉、闲聊。无忧无虑、自由自在,除了炙热袭人之外,基本上没什么烦忧了。炽热的地气蒸腾,溽热的山风呼扇,从晨光熹微到夜色阑珊,热力十足,基本上没个停歇。骄阳日日烘烤,人人熏蒸其中,真令人不堪其热啊!

  说到消暑利器,不外乎空调、电扇、空调扇等现代化产物了。但在二十多年前,一盅老鹰茶,一把老蒲扇,才是纳凉消暑的必备品。尤其是蒲扇,制作简单、风力十足,成为男女老少的最爱。

  后山的棕叶子树就是制作蒲扇的原料。这种树是野生的,叶片狭长,约莫三四十厘米,条条相连,铺呈大半圆。叶片的末端不再连生,而是分叉开去,像一把把匕首朝天刺去。叶柄也长,小三角锥一般,非常立体。制作蒲扇的时候,就用镰刀割下叶柄,保留十至二十厘米的长度,这就是扇柄了;再用剪刀将分了叉的叶子减去,留下一个天然的扇形满叶——扇子基本上就完工了。如果讲究一点,再用旧布给叶片边缘镶一圈边,使其不那么锋利即可。仔细闻,蒲扇还有一股天然的清香呢!真算得上天赐良品。

  夏天日头毒,乡邻们干活除了戴个草帽,一般还带着蒲扇。走路上坡时,蒲扇可以扇风。干活累了歇息时,蒲扇可以当坐垫。歇够了起身时,拿着蒲扇在身后“啪啪”两下,可以把尘土抖落。甚至后背痒痒时,将蒲扇倒个个儿,用扇柄伸进后背挠一挠,嘿,不痒了。有时候,蒲扇还成了“黄金棍”,小孩子不听话时,大人们就一把蒲扇拍过去,不过,蒲扇拍人,气势大,一点儿都不痛。小孩子们则喜欢用蒲扇当遮阳伞,烈日下在额前用蒲扇搭一个“凉棚”,凉爽宜人。

  到了家家户户干完农活、吃完晚饭的时候,月亮初升,晚风和畅,乡邻们三三两两相聚村头的泡桐树下、或者田头的水井边,端着老鹰茶,摇着大蒲扇,有一搭没一搭地侃大山、唠闲话,实在是惬意极了!蒲扇就像助兴的道具,“呼呼”“呼呼”,扇得月影婆娑、月光散淡,人们谈得更欢了!乡间蚊子多,偶尔有人被叮咬了一口,只听见“啪啪”两声巨响,蒲扇又成了灭蚊利器,拍打之人总觉得效果奇佳。夏夜的时光,乡邻的谈笑和着村口的犬吠、咕噜的井水和着细碎的人声,都在“呼哧呼哧”的蒲扇摇曳的背景声中惬意地逝去。

  在这个溽热的暑假,曾经被乡邻们挥舞着的老蒲扇穿过二十多年的时光,再次摇曳出一串串凉爽沁人的回忆。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