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花黄 菜花香

作者:雪中梅花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9-09-23 17:00 阅读:
【摘要】:菜花黄、菜花香……故乡这热情奔放、馨香怡人的油菜花伴着这首母亲爱的摇篮曲,给了我童年留下许多温馨的记忆。这些记忆已经深深植入我的骨子里,就算岁月的沧桑掩埋一切,它也会像这故乡的油菜花一样。每年都会,把最辉煌的花势绽放给自己的大地母亲。

  那年,我回到了故乡,正是油菜花开的季节。只见,一片连着一片的油菜花依着地势,一层层、错落有致,像一张黄色的花毯,铺满了眼前的坡坡梁梁。远处黄绿相间的山峦色彩清秀、明艳,像似大自然的神来之笔,涂抹的一幅幅优美的画卷,清新、典雅。给人一种静美的享受。

  记得儿时,我喜欢在油菜花开得时候,来油菜地玩。小伙伴们互相追逐着,和小蜜蜂赛跑。蹑手蹑脚捉菜花上好看的蝴蝶。蝴蝶飞起来,又落在不远处的花上,再去捉,再飞,被蝴蝶引着满地的跑,惹的大人们一顿呵斥。然后,采一把油菜花一路疯跑到柿子林里,玩捉迷藏,让花香伴随着自己一整天。

  现在,我走在去老屋的那条路上。脚边的油菜花肆意的开放着,一股一股浓浓的香气,直扑我的鼻翼。我索性蹲在油菜花丛里,尽情地吸吮这磬人心脾的花香。油菜花一簇簇,一丛丛、黄艳艳的在枝头绽放着。像少女一张张清纯、鲜亮的面容,那么的妩媚动人。让人不忍心打搅她们美丽的心事,只能在一旁静静观赏,慢慢地沉醉在那香气宜人的花丛中。

  小路在花海里,弯弯曲曲前行着。嫩黄、娇艳的油菜花,簇拥着我一步一步向老屋走。浓郁的花香弥漫在空气里,让人有些醉意。娇黄的油菜花一片片地,像一条条黄色的彩带环绕着一个个村庄,缠绕住了清清的小河,挽住了白云。它在故乡的黄土塬上编织出一幅幅优美的图案,渲染着苍凉的关中大地上。

  朦胧中,母亲哼着那首,菜花黄、菜花香的曲子走来。春风轻轻吹拂着她黑黝黝的头发,黄艳艳的油菜花映照她红润清秀的脸。也许,她是来麦地锄草的,那块紧挨着小河的绿油油的麦地,不就是我们家里的地吗?我定睛细看,花丛中已不见母亲的身影。是做梦吧!可是,那首耳熟能详的曲子,却在我耳边回荡着、回荡着……

  我仿佛看见,在老屋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把幼小我抱在怀里,轻轻在我身上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拍打着,这首轻柔的摇篮曲从母亲嘴里唱出来。柔柔地荡漾在小屋里,仿佛时间如水一样缓缓地流动在旋律上。火苗跳跃着,在母亲脸上写满了安详。

  风儿轻轻唤醒了我。此时,油菜花海里荡起一道道黄灿灿的波浪。无数的油菜花儿,像一群欢呼的人们,一个个振臂高呼,掀起一浪高过一浪的热潮。我的心儿与它们一样的兴奋,老屋古色的屋脊已在绿树丛中显现出来了。我像扑入母亲怀中的孩子,急切切向它的大门奔跑而去。

  门打开。母亲走了出来,那满头的银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我扑上前去,拉住母亲的手,“大声说:妈我回来了!”母亲惊喜看着我,嘴唇哆嗦着。“你是吗?是我的继儿吗?”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我也是热泪盈眶,“是我!是我呀!妈。”

  “你终于回来,这一去这么多年,让妈想死你了。”说着母亲用她你青筋突起的手,在我的脸上抚摸着,泪水从她那干枯的眼窝里流了出来。

  “妈!我这不是回来了嘛,你怎么又伤心了。”

  “妈没哭,妈这是高兴啊!走,咱们回屋说去!”说着母亲又破涕而笑。坐在老屋的土炕上,母亲把我端详了许久,“小时候,你是那么小我以为养不活你了,谁知现在长大这么壮实。想想那时,妈就不该把你送到新疆去,那么远,想见你一次这么不容易。”说着摸摸我这儿,看看那儿。

  “妈!你忘了,小时候你经常给我唱的那个菜花黄、菜花香的歌。我看见这菜花又黄了,就想起它了。”“对对对!你还记得这些?”母亲惊奇地看着我说着。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沉思起来……

  菜花黄、菜花香……故乡这热情奔放、馨香怡人的油菜花伴着这首母亲爱的摇篮曲,给了我童年留下许多温馨的记忆。这些记忆已经深深植入我的骨子里,就算岁月的沧桑掩埋一切,它也会像这故乡的油菜花一样。每年都会,把最辉煌的花势绽放给自己的大地母亲。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