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已逝,十月如期

作者:雄鹰展翅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9-09-30 15:46 阅读:
【摘要】:九月的黄昏,总显的些许单调,少许沉寂。一缕晚风拂过,还是记忆中的的清秋,却荡漾了全部的思绪。望着枫叶摇曳的姿态,总免不了感慨它在随日月轮回,四季变换中来了又走,可曾顾及有心者对它的垂青;青黄交替的节点又将如期来临,它是否会留恋盎然青翠的曾经?
  今天是九月的最后一天,是九月尾巴的最末端。这个九月,就如此这般悄然划过了,如流水般流淌,没有痕迹,亦不再忧伤,只是风清云淡。心情伴着悠扬绵长的音乐,缓缓地用心灵文字记录下了些许的感动,无论过去多少年,再次回顾时,我仍然感动于那些真情流露的瞬间,感动于生命里来来往往的过客。

  九月的黄昏,总显的些许单调,少许沉寂。一缕晚风拂过,还是记忆中的的清秋,却荡漾了全部的思绪。望着枫叶摇曳的姿态,总免不了感慨它在随日月轮回,四季变换中来了又走,可曾顾及有心者对它的垂青;青黄交替的节点又将如期来临,它是否会留恋盎然青翠的曾经?

  时常在心底与枫叶相论,却比它多了一份七情六欲,也注定不会像它一样安守在一个位置阅尽世事沧桑,无动于衷;它又多了一份坚持,守的住寂寞,耐得住清苦,不谙世事,静享快意一生。也许,二者本不该如此相比,因为谁也说不清谁的茫然经历,谁也道不明各自的优柔岁月。或许只能在清秋黯然的日子思念着彼此的思念。

  原本一直想在桌旁放置一盆水仙,亲自洒水培植,看它成长为雪宫弄影。桌上的书籍杂物总不能给它腾出一片空间,因而总被搁置。以前不懂花,现在也不懂,仅是羡于水仙的无尘俗态,萧然韵香,用以提醒自身泰然处世。曾在七月的流火中摘过一支艳红的花朵,赠与其人,停驻在曲径亭前,看流水徜徉,柳叶相伴,宛如凌波仙子。自恋与陶醉在那一刻已然无存……

  青春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伤,它属于自己的感叹,在思念的碎月里,煎熬着。能想起的那些往昔印刻在脑中,不停的编织着一张网,一张犹如过去你携舞弄清影的网,遮住了重新审视她人的眼。那些无尽的想念在清秋中停留,不诉他人,不能不诉自己,品尝着独有的心事无法升华,尔后,消失在平常的印迹里。

  或,我真的是个薄凉的人,骨子里头,透着冷漠与淡然,那许多的事情,过了,我便就此结束,放在了心底,不再轻易掀起伤疤,也不再刻意记起,只在某些个相似的黄昏,不经意间往事历历涌上心头,引至愁绪满腹,而太多的时候,我如此且行且惜,没有丝毫犹豫。

  无奈靓丽影,只是旧时人,有一种难以述说的情愫只能在一纸便笺上随文字排遣,与段落结缘。闻著文字散发的气息,咀嚼着一段苦涩,与枫叶一起,让思念,留守在九月的清秋。

  经年后,当我不再年轻,没了爱的激情、没了爱的渴望、没了爱的冲动,那时,我静静坐在时光的隧道中,在素白的光阴里,翻阅起这一纸愫语,我想,我还是会展颜轻笑,不悔于今日的执念。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