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不变的爱情信仰

作者: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02-10 12:45 阅读:
【摘要】:无边的寂寞与空虚又弥慢在空旷的屋子。 大学毕业,我对去大西北支边的杨毅说我会等你三年,如今两年半过去了。在这个日益浮燥的尘世间,我知道自己的坚守与等待也有一些无奈,有一些焦急,然而,我都一天天走过来了,我全部身心的爱,我的思念,都完整地守候
  无边的寂寞与空虚又弥慢在空旷的屋子。

  大学毕业,我对去大西北支边的杨毅说我会等你三年,如今两年半过去了。在这个日益浮燥的尘世间,我知道自己的坚守与等待也有一些无奈,有一些焦急,然而,我都一天天走过来了,我全部身心的爱,我的思念,都完整地守候着相聚的一天。

  我偶尔也上网,进聊天室,在虚幻中寻找一些安慰。我惊诧于现代人对感情的随遇而安和及时行乐。他们在网上寻找一夜情,寻找短暂的情人,只是因为他们的爱人出差或者出国,他们是如此耐不住寂寞的煎熬,如此不愿委屈自己。现代情感承受不住短暂的时间空间的分离。因为那还不是一段真正的感情,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感总会经得住沧海桑田的变迁。

  而我知道我在等我终生的恋人。我未来的丈夫。我一直在寂寞地等。不止大学毕业后这三年。我已经等了很多很多年……那年我上高一。16岁。懵懂慌乱的季节还未从稚嫩的梦中惊醒。已经十年过去了。再回首,时间会无情地过滤掉多少足迹与沧桑,然而它又愈加清晰地定格了岁月深处刻骨的悲喜。

  很普通的一天。只是阳光应该很温暖。蓝色的连衣裙裹住纤弱的我,在人潮如涌的台阶上,上课铃响了,来来往往的慌急的人群,我来不及躲闪已经和迎面的一男生相撞,撞我的人转身,惊诧地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我,忙低头把我扶起,“对不起,对不起!”他的同伴喊他快走,老师去了。他却专注在他的过错中,很小心地弹掉我身上的泥,“摔疼了吗,不要紧吧?”我抬起头,纯净的目光洒落在我身上,那种真实的温和,那种诚挚的内疚,那一刻,如果真有洞悉一切的神明,它会真切地看见一个女孩荒芜的心田上初次被惊醒的片片涟漪,如同春风吹动了封冻的冰河……多年后想想,那个让我颤动迷乱的眼神,那种由责任、温厚、宽容与怜爱交织成的眼神,已经日渐地在中国男人的身上消逝。

  那一天后,我走上了所有女子命定的道路。我小心翼翼地打听出他叫杨毅,是一个成绩优秀的高二学生。也是在这一年,我开始暗暗发现了自己的美,开始痴痴地为席慕蓉的诗落泪:

  总是要在凋谢后的早晨

  你才会走过 才会发现

  昨夜就在你的窗外

  我曾经是怎样美丽又怎样寂寞的一朵

  我爱 也只有我才知道你错过的

  昨夜曾有过 怎样皎洁的月

  当我忧伤地发现了自己的美,我心里想的是杨毅。他不知道,是他,开启了一个少女长长的苦涩甜蜜的梦,把她沉睡的身心推进了青春涅磐的门槛。

  然而自从那天,在现实中我却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我常常站在人潮如涌的教学楼前,我几近绝望地一次次留心了校园的各个角落,没有杨毅的影子。

  整整一年过去了。再开学是高二。然而开学典礼上,猛然间只有我看得见的一种光亮惊醒了心不在焉的我,世界瞬间在我眼中缩小成了一片舞台,我认出,发言的学生代表正是杨毅!真的是他,气宇轩昂又文质彬彬的样子。我已经不清楚那一刻我的举动,一向文静安分的我在众人哗然的目光中失态地站起身,直到同伴素素将我使尽地摁倒。

  我回到宿舍成了她们的笑柄,“这小妮子,看不出来啊!”我惊喜的心不理会她们的嘲弄,有谁知道,我一年多魂牵梦绕的渴盼,我生命中第一次纯净的秘密的思念。现在我知道了他仍在离我很近的同一片蓝天下,而这会温暖我寂寞的心灵。

  一天,我走在校园里,感觉背后有男生叽叽喳喳,我回头,杨毅在他们的指点下朝我走来。他温和的目光里已经有了与岁月一起增长的严峻与深沉,我第一次大胆地看着他,可是我的眼睛终于模糊。

  “你是高二的?你认识我吗?”

  我的泪水哗哗流下。聪明的他,歉疚忧伤的眼神很快代替了惊愕与惶惑,他伸出手要替我擦泪,然而终又缩回去。我低头匆匆走开。

  此后我惊喜地发现我竟会经常地碰见他。每每看见他真实地在阳光下坦荡荡地走来,我会不知所措地置身于绚丽羞涩的光晕里,颤颤地低了头,而他必会小心亲切地招呼我,有时从远处跑到我身边,只为了和我笑笑就走开。

  素素经常给我上课:“雪儿,你这个大傻瓜,别陷落得太早,你现在哪知道什么叫爱,等你上了大学,那里的男生精彩得如同城市的霓虹灯……”

  可是我只希望在那个深深的温和的目光里沐浴一生。

  一晃又一年过去,他高考完那天,我从家里赶往学校,我的目光越过凌乱的人群,默默地看他说说笑笑地走出考场,然而他看见了我,跑过来,一如两年来对我的小心亲切又无邪的样子。我们无言地走在七月黄昏的街道上,斑驳细碎的阳光像是我说不出口的忧伤。他说:“雪儿,你回家吧,我会给你写信,好好地——用功,学习,嗯?”

  又一年的花开花落,我高考完,说什么苍天不负有心人,我只知道造化弄人,我无可奈何地走到一个遥远的城市,而素素和杨毅成了校友。

  大一国庆节放假,我想动身去杨毅所在的遥远的S城的大学,我的思念一如既往,只是隐约中随着青春的岁月一起,有了少许莫名的情欲的渴盼。而杨毅竟来了。他说怕我去找他不安全。我穿着素色长裙跑下楼,他以极短的时间打量我,“雪儿,你长大了啊。”我激动地面对他的愈来愈深遂的目光。杨毅,我心可鉴,但是你的心,我什么时候能够看得清?我想说,为了我自己的缘故,我不愿意妄想自己比现在更好,然而,为了你,为了在你心中有一个较高的位置,我祈求上苍让我千倍的美丽、聪慧、贤明和富有。

  意外之中,我们没有发生什么,保持了不属于我们那个季节的淡然。他恰到好处的多情向我躲避着什么。杨毅,我们都长大了不是吗。好吧,我可以等,可以等你发现,等你说出你的爱。

  我们在一起终究是快乐的。他的光华曾经指引我走进青春的门槛,如今,他的属于一个男人的心胸与抱负又一点点地丰盛着我的心灵。他一直在告诉我,并且试图让我相信:生命要有所付出与追求,因为这付出与追求,要舍弃很多,要超越人自私的成分……三年的光阴真是如梦。放假时他仍会在我的祈盼中来找我。有时看着他眼中我似懂非懂的渺远的光芒,我想我也愿意我们就这样淡淡地走过一生。
【编者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