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走出自憐的象牙塔[ ]

作者:藍光雨 来自: 原創 时间: 2022-2-22 01:00 阅读: 372 评论:0
导读:年少轻狂的十五岁,我当时是个准备应付联考的国三学生,生命中有许多人生的风雨交加,只是不晓得何时会遇见,该如何面对自处呢? 从小到大,我根本沒有写作的天份,尤其早在国小时候就是典型的作文苦手,我不会写作 ...
      年少轻狂的十五岁,我当时是个准备应付联考的国三学生,生命中有许多人生的风雨交加,只是不晓得何时会遇见,该如何面对自处呢? 从小到大,我根本沒有写作的天份,尤其早在国小时候就是典型的作文苦手,我不会写作文,往往母亲帮我开头,我才有办法写下去。 或许年少轻狂的我,不知道人生其实苦与乐常环绕着人们,我就是最好例子。 记得,我其实想读新竹女中,然而母亲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不好,母亲在三个孩子的养育,她为我操心担忧的泪水如海洋广阔,了解我的写作的心,打从一开始我的写作兴趣如此高盎,她百思不解,因为母亲的娘家的父老兄弟和成群女儿,都是务农为生。 我的父亲是大家庭的农家子弟,最讨厌阅读小说,甚至讨厌现代文学,他是修理的工程师傅,读书考卷都是及格边缘。 所以我真的存在说不出来的哀伤与自怜心情,母亲是传统守旧的父母膝上长大,国中毕业开始当电子工厂的作业员,她不懂写作,理所当然的在我的写作之路沒有帮的上忙,现在的我是一个劳工,只是身体状况不能长期工作,但是薪水每次领到,我全数交给母亲。 我住在台湾的基隆市,在写作方面也投过国语日报,只是石沉大海,写的言情小说在言情小说出版社审稿过不了,我的生活在工作z中度过,当我告诉母亲想在简体中文网站连载言情小说。 弟弟妹妹只是捧腹大笑,毕竟编辑都对我的小说看不上眼,我完全对简体中文字一窍不通,说不定我们单亲家庭要落下红雨了。 弟弟妹妹都是直率的人,沒有恶意,所以母亲建议我在巴哈姆特小屋写作,如果网路写作状况不错,以后再试试看,至少不会给自己无形的压力。 二十岁的我,出社会工作一年,开始在巴哈姆特小屋写作,然后认识的巴哈好友相处的不错,我常常去逛空想奇谈的创作版,然而我的小说写作进步了吗?沒有进步,人物死板板,沒有灵魂生命气息,我写的好差劲,个性有些自卑,变得愤世嫉俗,后来认识轻小说家月亮熊大大和亚苏大大(最近返回巴哈去看当年的好友近况,亚苏似乎成为镜文学作家),然而我不想向命运低头,死心塌地屈服当劳工,将年轻的兴趣捨弃。 我开始走出自怜的阴影,学习阅读简体中文小说,我不必自卑,也无需跟他人比较,就常想母亲的名言”妳就是妳,独一无二的自己,耶稣基督单单爱妳,只因妳是无价之宝。” 然后,我开始漫长的简体中文小说阅读过程,我不再隐藏在自怜的象牙塔哭泣哀伤,展开迈入中年的奇蹟写作人生。
辞旧迎新,元旦感怀(散文随笔系列之四//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飛躍生命的奇跡
【编者按】感谢作者赐稿!【审核:winshine】

最新评论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10 09:44 , Processed in 0.03224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