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当前位置

首页 短篇作品 短篇小说 知忧

知忧[ ]

作者:阿违 来自: 原创 时间: 2022-8-31 07:03 阅读: 983 评论:0
导读:译坐在桌前,左生静静地看着他,教室中已经快没有人了。离去的同学那句记得关电扇仿佛还萦绕在耳边。夕阳斜打在译的身上,译一边处于晦涩的阴暗间,一边处于耀眼的光芒,神色是万年不变的模样。那是 一种冷然。 他 ...
      译坐在桌前,左生静静地看着他,教室中已经快没有人了。离去的同学那句记得关电扇仿佛还萦绕在耳边。夕阳斜打在译的身上,译一边处于晦涩的阴暗间,一边处于耀眼的光芒,神色是万年不变的模样。那是 一种冷然。
他就像那执掌正义手持天秤的公正的忒弥斯女神,似乎从不会为任何人偏心一点。
而左生早已习惯了他这样的神色。但他不喜欢译这个样子,似乎没有任何人能在他心里留下痕迹。
      译几乎从来不拒绝别人的请求,他对所有人似乎都是这样的。他们似乎很近,又似乎咫尺天涯。每当想到这一点,左生心里也会有些许疼痛可左生还是一直把译当做了朋友,就像此刻他知道答案依然半开玩笑地问道:“马上毕业了,你会想我吗。”
“才不会。”译笑着回答,仿佛是在回应他的玩笑。
左生看着译冷白如瓷的脸庞知道他说的是真话但,依旧笑着嗔怪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译也笑了起来,他从桌下拿了一盆花“诺,你想要的花,我叫我父亲出差的时候带了一盆,就当是你的毕业礼物咯。”
左生惊叹道:“知忧花,我想要好久了!”他连忙抱住花盆端详着这一株蓝紫色的花朵,然后十分高兴地笑了起来“谢谢你!译。”
译低垂着眼眸,淡淡地笑了起来……
金属的精美书签递给了译,左生已经忘记译那时的神色了,反正总是淡淡地如同水彩一般。 
      毕业了大家都四散而去,消散于人群间。
左生并不是过于感性的人,对于这样离别的场面已经是第二次。
知忧花被放在窗前,忧郁的蓝,淡淡的艳。
左生喜欢知忧花的花语有善解人意的含义,不过他忘记了另一个含义,他正打算心血来潮去查阅资料,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哥哥。
“左生,我已经在新城安顿好了,收拾一下,明天我就接你好吗?”左生的父母离去的早,只剩下他和哥哥相依为命,因为工作原因哥哥调去了新城。
左生现在毕业了,他考的是新城的学校,也没有留在这座城市的理由了,他连忙答应,挂了电话,一边沉思一边叹息,然后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 
      高铁到站的指示灯响起,人潮蜂涌而出,左生一手抱着一盆幽蓝色的知忧,一手拿着沉重的行李,等着哥哥来接他,也许是行李有些沉重他有些脱力,他感到有些眩晕半佝着背倚在行李箱的拉杆上,微微地喘气,在人群中瞄着哥哥的身影。
他突然看见一个背影——是译,人群如潮湿一般裹挟译而去,留下了一个单薄的背影,左生扔下行李,仿佛忘记了自己的疲惫一般,下意识地去追逐译,他穿过人群仿佛一条逆流而上的鱼,他忍不住叫了译的名字,时间仿佛静滞了,人群似乎不再流动,而只有译自顾自地渐行渐远。
 
      “译——”他想抓住他的手忍不住叫了出来引得路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突然有人猛地抓住左生的手。
“你在干什么?”
左生回头一看——是哥哥。他又望向前方,译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时间浮光掠影,他不禁怀疑那到底是真的译还是他的幻觉
一种奇怪的,有什么破碎的感受,他有预感今后再也不会见到译,他有些低落,但其实他自己也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没什么,哥哥……”
左生把自己的东西安置在了新的房间,然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左生从来不是个念旧的人,他不喜欢去回忆过去的事,因为对他走向未来毫无意义,所以知忧花被放在了哪个角落,左生平淡地度过他的每一天,尽管知忧花就放在临窗的桌前,但是不提起他也不会刻意注意。
时间似乎可以消磨一切,可左生大梦一场梦见过几次译,有时候有一种强烈的想去见译的想法。
对此左生沉默了,无论是语言还是思想。
某天夜里他突然间惊醒,他不经意间看见了知忧,皎洁的月光如流水倾泻在花上,倒影慢慢化开化为那个日思慕想的背影——是译,译慢慢转过头看着左生,他嘴角轻微地上扬带着淡淡的笑意,然后张口做了一个口型,下一刻就在左生面前分崩离析。
左生只是有些平静地看着这一幕,这一幕说不上诡异,反而有一丝淡淡的忧郁,淡的如同轻烟一般,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梦见过译。 
      时过境迁,左生依旧是左生,只是年长了一些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书桌依然是书桌如果不是墙角的花蒙了灰尘也看不出来时光流逝。
左生日夜奔波着,有一次加班到深夜,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像多年前的夜晚一般月光如水,左生触景生情望向了知忧,而知忧花早已凋谢多时,恍若隔世,一些记忆也涌上了心头。
记忆中那个叫作译的人抱着知忧花对他露出浅淡的微笑,他的脸被艳丽的蓝色衬托的越发苍白。
       知忧……善解人意,知忧的另一个花语是什么来着,左生头痛了起来。哦……我想起来了。
原来是暗含忧伤。
当年年少时的记忆似乎被勾起,当年年少不懂的事如今也懂得。
课堂上总有咳嗽声,似乎从某时起就再也没有停过。
脸色苍白的译,瘦弱的译,笑的浅淡似乎随着知忧花的枯萎一下子破碎了。
“左生……你不是说过你喜欢知忧花吗……”
译带着浅淡的笑意,有些得意的晃了一些一下花盆……
左生苦笑着。
可我也只是提了一次啊……
他仿佛不知今夕是何年,双手有些颤抖慌乱地找出陈旧的蒙灰的同学录,打开它的扉页似乎要经历一段过往,他找了好久才找到了译的电话,它夹在了众多姓名之间,蒙了灰尘。
他拨通了电话已经是十年前的电话了……他听着电话拨打的声音化作一阵忙音。
“您拨打的是空号。”
左生坐在椅子上心如明镜。 总是叹多情总被无情伤,却不知东边日出西边雨。情意短浅,春昼绵长。
看上去很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半醉职场
【编者按】感谢老师赐稿。【审核:winshine】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

GMT+8, 2024-6-19 08:15 , Processed in 0.05990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