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当前位置

首页 诗歌频道 散文诗 人世之眼

人世之眼[ ]

作者:沿著島嶼的邊緣 时间: 2024-3-30 21:50 阅读: 178 评论:0
导读:忧郁的情感无法突破僵化的姿势,某种野蛮的思念彷徨不定并因一阵冷风消散了它方才拢起的实质。迅疾而澎湃的愤慨如同潮湿的木柴,一点火星被塞进纤维间你听见它哧的一声熄灭了。忧伤无处安置,发酵之苦艾混着泪水抿在 ...
       忧郁的情感无法突破僵化的姿势,某种野蛮的思念彷徨不定并因一阵冷风消散了它方才拢起的实质。迅疾而澎湃的愤慨如同潮湿的木柴,一点火星被塞进纤维间你听见它哧的一声熄灭了。忧伤无处安置,发酵之苦艾混着泪水抿在眼睑。隔墙、屋顶、窗棂被攫在宽厚的苦痛之掌心——你的睡眠还未结束,避开突如其来的白昼,扯起你的斗篷仿佛一只惶惑的飞鼠逃进我的阴影。延宕你浓稠的哀恸罢,积淀在独一个宁静而死寂的长夜,踩着我的步调沉进更深的梦来!


  即便如此,我仍然无法确定你是否真的睡了:睡魔的沙粒撒入你的眼睛,你要真的睡去,而不是等候我的亡魂推开寝卧的门。幻觉的梦——!白日的倒影切勿引渡至生活的真实,同你分明清晰的知觉混淆!受够了,因悲伤过度致使的对爱的渴求,食草者领受了和谐与美的世界,你难道也要将那薄弱的意识探进有毒的熏香中?我俯身投来无言的谴责,话语似乎悬而不坠。你再一次虔诚地进到颠覆的昼夜之间,你为我灵魂构想的安乐之地。夜的底子白了一片,冷冽的气温使一切都在横死的芦苇上结成灰斑。我朝你招手,那是对你的回应。可我说的话,你一句也听不见。无论如何呼唤或流泪。我忍受着生死的隔阂与罪恶的苦果,然而这些并无实体,生的人无法窥见,除非诗人。可怖的地域之景或是筛着细密白雪的冬夜不过是你神经编织起的图案,疼痛与晕眩统络了全部的感知,红和绿的蜉蝣一般的生物在闭合的毫无光线的黑暗中明灭。巴洛克,你究竟看见什么?还是一系列分明抽象却必须依附于具体幻觉呈现的你的欲望所在?你依托天主的信仰对灵魂发出的呼告是徒劳的尝试,此时我们置于空洞中,不断涌现的静谧裹挟着我们早已僵直的身躯。梦呵!是梦啊!我无意把你带入吊诡的虚幻,可你总有多种途径抵达。醒来,醒来,醒来!我推开你的时候,就向后倒去。你醒来,而我死去。
归来的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编者按】感谢老师赐稿!【审核:winshine】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

GMT+8, 2024-6-19 09:12 , Processed in 0.05778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