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永不消逝的韵味[ ]

作者:九满 时间: 2022-1-13 04:41 阅读: 202 评论:0
导读:上初中的时候,我已进入青春期了,喜欢读闲书,便多了本能以外的梦幻。读茅盾的《子夜》,读着读着,便倾慕起林佩瑶来;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又为冬妮亚的优雅大方而陶醉,甚至悄悄地欣赏电影中的女秘书,隐隐地 ...

       上初中的时候,我已进入青春期了,喜欢读闲书,便多了本能以外的梦幻。读茅盾的《子夜》,读着读着,便倾慕起林佩瑶来;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又为冬妮亚的优雅大方而陶醉,甚至悄悄地欣赏电影中的女秘书,隐隐地感觉,她们身上,言行举止,有一种乡村女孩所没有的韵味。

 

       那天,我去村后的藕池河挑水,远远地,看见一位去河边浣衣的姑娘,仿佛仙女从天而降,火红的衣袂飘逸着,肩上的扁担颤颤悠悠,两只水桶起起落落,轻盈的步伐,仿佛随着音乐的旋律在舞蹈。那韵味,绝对不是乡村姑娘能有的。同村的周老师告诉我,她呀,是村办小学吴校长的朋友,刚从乌嘴中学调来下柴市,叫凃月萍。

 

       河边,凃老师高卷着裤脚,拧干刚刚漂洗干净的花衫,素嫩的手拂了拂前额的秀发。见我过来,主动与我打招呼,替我打水。倏然,我嗅到一种从未闻到过的淡雅的香味,若隐若现,幽幽地飘来,令人沉醉。我感觉,在凃老师身体的周围,有一圈肉眼看不见的光晕,随着她的身体而律动,那味道,便是从那光晕里飘出的。我想走近,更近些,可我不敢。直到接过她递来的水桶,我还在痴痴地望着她那秀美的小腿,让水洒了我满手。我舔着手上的水,那水,也有了凃老师的味道,分外甘甜。

 

       唉!城市姑娘,就是与众不同,就是有那么一种特别的韵味。那时,我感到她的名字也是那样的雅致,美得不同凡响,月和萍连在一起,就有了一种说不上的意境,尤其是和妙曼的她联系在一起,何止蓬壁,连天地都生辉了。

 

       几天后,在学校的操场上,我见识了凃老师的另一种气韵。乌黑的长发辫梢系着手绢,蓬松着像一只大彩蝶,秀眉轻轻一挑,从雪白整洁的牙齿里,飘出美妙动听的歌声——她在指挥大合唱。白皙的额头、脸庞上,沁出细小晶莹的汗珠,像荷叶上的晨露般闪闪烁烁。那笑容,像朝霞下的花朵一样灿烂,不是田野里的油菜花,而是电影里绽放的白牡丹。带花的白衬衣,是那么合体,女性的曲线美闪现无遗,鼓鼓的,随着她的手势而颤动。吸引着我的目光,她却浑然不觉。

 

       那天,上课铃声刚停下来,她就腋下夹着备课本,手里拿着教鞭从容地走进教室,轻快地走上讲台,接受我们全体起立,向她表示的敬意。她告诉我们,她是我们班新来的英语老师,随后,她优雅地一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她的名字:凃月萍。那五个白嫩的手指头肉鼓鼓的,只有每节周围才凹进去;那只动作熟练、挥洒自如的手臂,像刚出锅的馒头,又白,又嫩,又透明。我体内酣睡的荷尔蒙迅速被唤醒,让我有了亲吻并占有那圣物的念头,我有些燥热,手颤抖着,攥紧,我能感觉到手心浸满热汗。她讲课极富激情,抑扬顿挫,让我完全沉醉在她言辞的精辟的底蕴之中,往往连她所用的词都没听见!

 

       下课后,凃老师轻盈地来到我身边,面带微笑地对我说:“九满,听班主任黄老师介绍,除了英语,你的各科成绩都不错,你不要偏科啊!”她嘴里吐出的美妙绝伦的气息送到我的鼻腔里,一种气场便迅疾向我的周身扩张,一瞬间,我所有的感官都晕乎乎的,心脏像打了兴奋剂,不听话的狂跳……可是,纯洁无邪的她,全然感觉不到这些细微的举动使我受到多大的折磨。

 

       我迅速站起来,接受凃老师的训话,时不时地点点头。而我心中的仙子——凃老师,将她的言语化作涓涓细流流入我的心田,去滋润、去抚平、去慰藉我的心灵,让我从中感受和领略许多丰富深远的意蕴,并享受她那沉冗冗地关怀。我目不转睛地望着凃老师,她微微开启的小嘴,活像一颗熟透的红樱桃,嘴唇薄薄的,特别富于激情,此刻的我,像碰到了一株令人怜惜的罂粟,想揽过来好好地爱着,却又不敢。积淀。

夜 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乡间榨油坊
【编者按】感谢老师赐稿!【审核:winshine】

最新评论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10 10:26 , Processed in 0.03448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