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怀念我们家里的那条狗[ ]

作者:九满 时间: 2022-1-14 08:23 阅读: 94 评论:0
导读:小时候,我们家养了一条狗。它聪明灵敏,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尖尖的耳朵和黄色的鼻梁。我非常喜欢它,给它筑了一个坚固而温暖的狗窝。它有没有思想,我说不准,但感情确是有的。每次我从外面回来,一拐进家后面 ...

       小时候,我们家养了一条狗。它聪明灵敏,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尖尖的耳朵和黄色的鼻梁。我非常喜欢它,给它筑了一个坚固而温暖的狗窝。

 

       它有没有思想,我说不准,但感情确是有的。每次我从外面回来,一拐进家后面的那条小路,它就蹦蹦跳跳的跑过来迎接我,咬一咬我的裤管,舔一舔我的手掌,嗓子里发出“哼唧、哼唧”的声音,似乎它全部的欢乐都融在这里面。于是,我把它揽在怀里,摸摸它的头,它似乎很享受的样子,闭着眼睛,摇着它的那条黄尾巴。

 

       我从堂屋走向灶房,又从灶房走到门前的那口小塘,它也从堂屋走向灶房,从灶房走到门前的那口小塘,眼沁沁地,让我知道它对我的一往情深。

 

       我做作业的时候,它安静地躺在我的脚边,将它的下巴放在我的脚上,不停的哼唧、哼唧,一副幸福的神态。

 

       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带着它去四野“拉练”,它跑起来很逗,头一摇一摆的,看起来笨笨的样子。我躺在田埂上想着我的少年心事,它便对着我的耳朵说着狗语,声音很亲切,一句接一句,像在讲一件事,又像是在向我叙说一种道理。那眼神里,似有千言万语,想把它知晓的东西都讲给我听。我一动不动,似乎在认真地听着。可是,我哪里听得懂它的狗语呢?

 

       我去上学,在阴凉处休闲的它立即爬起来送我,我进了教室,它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我在外面玩耍,一会儿它就找过来了,跑过来扒我一下子,我想,它肯定是一觉醒来,在门口、在屋里、在床上都找不到我,才寻到这里来的。

 

       大多时候,狗静静的躲在那属于它自己的窝里静静地蹲卧着,想着它的未来,做着它的少女梦。我随便叫一声:“喂!”再等十秒,它就停止它自己的事情,迅速来到我的身边。它在我喂它吃的时候,更是做出一种很期待的样子,我喂它几粒米饭,它吃完后又贪婪地看着我并摇着它的狗尾巴,欢快地叫着:“哼唧、哼唧”,好像在说:“再来几粒吧!”它吃饱喝足后,悠哉游哉地舔舔我的脚,亲亲我的手,似乎是在向我表示某种谢意,并表演我教它的“地上打滚,匍匐前进,奔跑,捡回我的棍棒”等动作,惹得我一阵阵感动。

 

       渐渐的,我们一家人都视它为家庭成员之一,连当初最反对养狗的母亲曾手指它对我说:“我们人类还不一定比狗好,甚至还不如狗,不如狗忠诚,你看,不论主人富贵贫贱它都始终不离不弃,默默跟随。”从那时起,我就记住了母亲的话,领悟了狗的品行,将自己潜移默化地养成了一个孝顺、爱家、顾家的人。

 

       据说,狗的见识,会让一个走遍天下的人吃惊。它知晓什么是人,什么是鬼,而且它还能驱鬼。在它的叫声里:长叫人,短叫鬼。它用它的吼声,提醒人们是该防贼呢还是该防鬼了。我想,鬼的话它是应该可以听懂的,每当出现“呜呜呜”的鬼叫声,它就像听到了号角,得到命令般疯狂地叫起来,整个村子,甚至相邻的几个村子的狗都一齐叫起来,鬼就不敢进村了。

 

       晚上,人一睡着,村庄便成了狗的世界,喧嚣一天的人类再无话可话,土地和人都乏了。狗就在某个地方,与它的兄弟姐妹说着儿女情长,抑或与它的男友谈婚论嫁。偶尔意味深长地叫上一声,像是在给村庄听,又像是在给它们自己听。有时狗语大作,狗的声音在夜空飘来荡去,将远远近近的村庄连在一起。那是人之外的另一种声音,飘远、神秘。大地之上,明月之下,人们熟睡的躯体是听者,土墙和土墙的影子是听者,路是听者,它的兄弟姐妹、它的情人都是听者。

 

       随着岁月的流逝,它也成了一条老狗,这时的它很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它认识村庄里的很多人,经历了村庄里的许多事。它眼看着我们家缺吃少穿,眼看着我一天天长高,眼看着我的父亲某一天被抬着出了家门就再也没有回来……慢慢的,它不再在乎那一根猪骨头,也不再在乎飘进它耳朵里的那些风言风语了。它已经成为我们家的一部分,也成为村庄的一部分。

 

       那年,下柴市轰轰烈烈的打狗运动开始了,说是狂犬病在某地肆虐。村子里的侩子手叫我把连着绳子的项圈套在狗的脖子上,当时,那狗太信任我了,它还一个劲的拿舌头舔我的手,完全不知道当时自己面临怎样的处境。侩子手见我套住了它,就走过来接过我手中的项圈和绳子,用项圈死死地勒紧狗的脖子,用棒槌狠狠地敲打狗的头颅。那一声声的狂吠哀鸣,在撕着我的心。我受不了它的哀号声、挣扎着望向我的眼神,那是怎样的震惊、悲屈、绝望与痛恨啊!再看母亲,早已背过身去,泪流满面,她实在不忍心看它这悲惨的一幕……

 

       后来,母亲见我很怀念那条狗,便问我,再养一条狗吗?我摇头,不了。我不会说出和母亲一样的话,可是我们都知道,那条狗在我心中,在我们家人心中都是无可替代的,即使我们可以用新生的生命来填补我们对逝去的情感的空缺,可是,我更愿用缺位的方式来对它做永久的祭奠。

候鸟飞走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飞马村—路过的村庄
【编者按】感谢老师赐稿!【审核:winshine】

最新评论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2-5-21 23:04 , Processed in 0.03086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