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小资电影剧本《两个人的车站》[ 星月文学社 ]

作者:泰勒王 时间: 2021-1-29 09:15 阅读: 580 评论:0
导读:故事一  淡入  外景 火车站台边的铁轨---清晨  雾气散射在迷蒙的大地上,初阳熙照。  这是一座在城郊结合处的火车站,不远的地方有几辆早班的火车头在慢慢的行驶,时不时发出鸣叫声,火车头前部的照明灯不停 ...
故事一
  淡入
  外景 火车站台边的铁轨---清晨
  雾气散射在迷蒙的大地上,初阳熙照。
  这是一座在城郊结合处的火车站,不远的地方有几辆早班的火车头在慢慢的行驶,时不时发出鸣叫声,火车头前部的照明灯不停的闪烁着。
  镜头对准铁轨中央,曙色渐亮,淡淡的红日升起照射在前方两条平行延伸的铁轨上……
  
  外景 城市中的轻轨车站---清晨
  一辆轻轨列车在朝阳的映衬下缓缓的行驶穿越在城市的中央。(音乐起)
  
  外景 大街上---清晨
  外滩的海关大钟指向六点。(特写)
  大街上人群开始出现熙熙攘攘的景象。
  
  内景 男主人公家中---清晨
  屋内传来阵阵的电话铃声。
  镜头摇视整个房间的全景,这是一间不大的卧室,屋内摆设非常的杂乱,但在墙壁上却挂着许多素描和水彩画稿,地板上也有被风吹落的零散着的画纸。
  窗帘被晨风轻轻吹拂。
  镜头摇至床边上的电话机旁,只见一只手从毯子里缓缓的伸出,然后拿起电话听筒。
  男主人公:(脱画音)喂,找谁?啊,什么?你打错了。
  
  外景 郊外的铁轨边---清晨
  伴随着轻柔的音乐,男主人公在铁轨边晨跑,他身行稳健,步履轻快。
  男主人公:(旁白)几乎所有的清晨我都是这样度过的,我喜欢每一天的重复和平淡,也许这就是我想追求的人生哲学,在我看来世间所有的人和事都是重复演变的,我相信自己和每一个人都有着或多或少缘分,即便是一个陌生人我也很执着的认为我们曾经在某一天的某一个地方见过,只是你不记得罢了……
  伴随着旁白,一名邮递员骑着自行车从男主人公的身边驶过。
  男主人公继续跑步,镜头反打至那个骑车的邮递员,两个人此时已经擦肩而过,我们看到那个邮递员的长相和男主人公是一模一样的。
  
  外景 城市中---清晨
  ---男主人公在外滩边跑步。(朝阳下暗红色的剪影)
  ---男主人公在宾江大道上跑步。
  
  外景 一所教堂门口---清晨
  男主人公跑到了一家基督教堂的门口,只见做礼拜的人群陆续的走入教堂,男主人公在门口不小心撞到了一名女子,但他并没有在意,只是回身低头打了个手势,表示歉意。那个女子也没介意,自顾急匆匆的走入教堂。
  
  外景 闹市口---清晨
  男主人公跑到了街口的一家露天外卖小吃摊位前,他觉得有些饿了。
  男主人公要了碗豆浆和一根油条,找了个座位坐下,吃了起来。
  男主人公:(旁白)有时候我回觉得上帝是个缺乏想象力的作家,因为我们所遇到的人和事情在不断的反复中。你信不信,我们肯定坐过同一辆车,甚至用过同一个碗,同一把调羹,同一双筷子。
  男主人公吃完后起身离座远去。小吃摊位的老板拿走碗筷洗刷后又放回原来的桌子上,一会儿又来了一名客人,那客人拿着手提包,一看就像个上班族,他在那位子上坐下来叫道:“老板,来一碗豆浆,一根油条。”老板连忙到上豆浆,那客人吃了起来。镜头给个特写,那个客人和男主人公的长相依然是一模一样。
  
  外景 轻轨站边---早上
  轻轨站外是一片草地,男主人公正坐在草地旁的一个长木椅上。
  男主人公:(面对着镜头向观众说道)哦,我差点忘了自我介绍了,别人都叫我小毅,毅力的毅。我是一个喜欢在平凡生活中寻找幻想的理想注意者,我脑海中的故事多如牛毛,可是很少有人能静静的从头到尾听完我的故事,是啊,连上帝都是一个蹩脚的小说家,何况我呢?不过,有一件我亲生经历的事一定要说给你们听,故事的开头就发生在那个轻轨站里,大家有兴趣的话,就和我一起上去看看。(说完对着镜头招了一下手,转身走向那个轻规车站)
  
  内景 轻轨站---早上
  一辆轻轨列车停靠在站台边,门一开,上班的人流开始纷纷涌动着走进和走出车厢。
  列车发出“嘟嘟”的鸣叫声,车门关闭,此时有一个年轻人背着包快速的从自动扶梯上跑向列车,但最终还是晚了,车门被关上,年轻人很失望的看着列车缓缓的远去。
  这个年轻人就是我们的主人公小毅。
  小毅错过了一班列车,他无趣的在站台上来回度步,他发现自己的鞋带松了,于是哈腰去系鞋带,但当小毅在系完鞋带抬起头的一瞬间,突然发现在铁轨对面的站台人群中闪现出一名身穿橙色衣裙的女孩,那清爽的橙色好似幽谧世界中的一朵奇葩,在恍惚的人群里逡巡飘荡。(高速,慢镜)
  小毅被这名女孩的惊艳登场所震撼,他瞬间感觉自己所有的意志都集中到那个女孩身上,他慢慢的站起身目不转睛的注视对面站台女孩的一颦一笑。
  只见那女孩斜挎着包,手里捧着一本书,清风吹拂着她的长发,她时不时的看看手腕上的表,显然很焦急的在等待着列车的到来。
  小毅不经意间身子向铁轨深出靠拢,也许他想稍微近距离的观察一下那个女孩。
  一辆列车从从小毅的这个站台行驶进来,列车停靠,遮挡住小毅的视线。小毅很焦躁的走到列车的尾部想再看一眼对面站台的女孩,可是还是视线受阻,他又跑到车头,依然看不到。此时车门关闭,列车缓缓的启动离去。
  列车过后,小毅终于又看到了那一抹鲜亮的橙色。
  此时对面的列车进站了,车身再次遮挡住小毅的视线。
  不一会儿,列车驶走,留下空空的站台。
  小毅有些失落,甚至有许惆怅。但他猛的清新过来,他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指针,随后重重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表情懊丧,显然他因为先后错过了两辆列车,所以上班要迟到了。
  
  外景 大街上---白天
  ---小毅走在大街上。
  ---小毅走进一幢办公楼。
  ---傍晚时分,大街上流动着下班的人群。
  ---红绿灯特写,来回穿梭的车辆。
  ---小毅走在回家的路上。
  小毅:(旁白)我并没有因为今天的迟到而苦恼,相反我觉得那抹橙色照亮了我封闭已久的心灵之门。
  
  内景 轻轨站---早上
  小毅手拿着一台DV摄象机朝对面站台上的那个橙色女孩窥视拍摄。(特写,DV取景框内女孩的近景和特写)
  小毅:(旁白)我发现了一个具有张力的故事线索,就是那个女孩带给我所有的想象空间,我甚至能嗅到她身上的气味,但我始终有种错觉,也许她并不是活生生的,说不定她仅仅是我思维中的幻想。从此以后,我每天都能看到车站对面的她,我实在不愿意错过上班前的这道清新优美的风景,她给我冗长的生活片段不经意中带来了戏剧性的高潮。我一直在等待,等待故事的发展……
  那个女孩似乎看到了小毅拿着DV摄象机在拍自己,她感觉有些不自在,于是在站台上开始来回的走动,时不时的开始隐藏在人群中间。但在摄象机中拍出来的,却是那女孩飘逸婀娜的优美举止。
  
  内景 小毅家中---晚上
  小毅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素描画笔正在全神贯注的作画。
  我们看到画纸上所显现的正是那个橙色女孩。
  镜头在家中摇视一周,只见墙壁上挂着有三四幅那个橙色女孩的画稿。
  
  内景 轻轨站---早晨
  一辆列车驶出车站。
  小毅静静的矗立在站台的前侧注视对面站台上的橙色女孩。
  那女孩似乎也不避讳小毅肆无忌惮的窥望,而是极其自然的站立着,有时甚至故意展现一下自己的身段。
  小毅:(旁白)一个多月来,只要是上班日,我几乎天天都会看到那另人期待而又神秘的橙色,我甚至有些天特意提早赶到站台上选择一个最佳的位置来恭候她的到来,我就像是在看一场期盼已久的精彩演出。然而让我吃惊的是她好象知道在纷纷的人群中有一个属于她自己的观众。在我注视她的同时,她也用同样的目光回敬着我,有时就像一场意志的较量,但十有八九我都会败下阵来,我不知道为何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不敢正眼看她。这时候,她会以温馨的一笑解脱我的窘境。可有时她的目光会转为沉思,这时我便会感到受了遗弃,感到自己的多余。
  伴随着旁白,对面站台上的列车驶入,那个女孩走入车厢,列车渐渐远去……
  
  内景 小毅家中---晚上
  ---小毅独自坐在窗台边仰视夜空,思绪万千。(中景)
  ---(闪回)那个橙色女孩站在站台上,她的仪态依然婷婷娉娉,优雅清丽。(中景)
  ---小毅坐在窗台边回想。(近景)
  ---(闪回)橙色女孩在站台的人群中走动。(慢镜,近景)
  ---小毅坐在窗台边面色呈现憧憬和喜悦之色。(特写面部)
  ---(闪回)橙色女孩在站台中注视着列车的到来。轻风拂面,黑色的长发时不时穿越她的脸膀。(特写)
  
  内景 办公室---白天
  小毅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呆呆的看着窗外,似乎他的思绪还停留在那个橙色女孩的身上。
  猛然间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小毅刹那间乍然回魂,他回头看了看,是他的部门经理。
  经理:(语气中带着盛威)你这些天怎么了?上班迟到,工作时间又发呆。
  小毅:(低着头,不好意思)啊,对不起。
  经理:以后自己注意点。(说完转身离去)
  小毅吐了一下舌头。
  此时有个同事把头伸过来。
  同事:(凑近小毅,低声说)怎么?是不是恋爱了?魂不守舍。
  小毅:(很腼腆的一笑)还差的远呢。
  同事:(对小毅眨了一下眼睛)主动一点,没错的。
  小毅听完后,笑了笑,继续工作。
  
  内景 轻轨站---早上
  小毅走入轻轨车站,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小毅看了看自己站台,又看了看对面的站台,他思索片刻后毅然走向另一个站台。
  小毅来到了那个站台。他想在熙攘的人群中,找到那个橙色女孩。
  小毅左右环顾,希望那另人期盼的橙色早点出现。
  站台上人很多,小毅不停的张望,可奇怪的是,他却没有找到橙色女孩,似乎连影子也没有。
  小毅异常急切的从站台的一侧寻找到另一侧,依然没有。
  镜头连续的叠化小毅寻找的脸部特写。
  一辆又一辆的列车驶入又驶出,渐渐的,站台上只剩下小毅一个人。他异常落寞的站在那里。
  
  内景 轻轨站---早上
  小毅:(旁白)连续几天我都定时定点的去对面站台寻找那个心仪已久的女孩,可是不知为何?当我一旦身处对面站台时,女孩就像蒸发消失了一样。可是我只要走到自己的站台就能很清晰的看见她。她虽然就在我身边,可我就是无法和她近距离的见面接触,我如此这般的徘徊在两个站台之间,可是……难到真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或者她根本就不存在。哦天那,我开始紧张起来,简直不可思议。
  随着旁白
  ---小毅在那个站台望眼欲穿的等待橙色女孩的出现。
  ---小毅异常失望的走下站台,回到自己的站台。
  ---小毅抬头,他猛的发现那个橙色女孩就站在对面的站台。
  ---小毅连忙再次从自己的站台奔跑下来,又从新跑到对面的站台。
  ---一辆列车行驶来,那个橙色女孩跟随着人流步入车厢。等小毅赶到,那辆列车的车门早已关闭,随后慢慢开走。小毅失望的目送远去的列车。
  
  内景 轻轨站---早上
  ---小毅继续在那个站台寻找那个女孩。
  ---人群渐渐的变稀少,小毅还是没有等到橙色女孩的出现。
  ---小毅神色暗淡的走下站台,来到自己的站台。
  ---列车驶
---列车驶来,小毅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对面的站台,他步履沉重的走入车厢。
  ---小毅透过车厢的玻璃再次注视着对面的站台,突然,那鲜亮的橙色出现了,那女孩快步从自动扶梯上走到站台,看的出她行色匆忙。
  ---小毅惊讶的看着对面女孩的同时,自己的列车也开动了,他用手轻轻的在车窗上沿着橙色女孩婀娜的体态线条勾画着。
  
  内景 一间工厂的门房间---夜晚
  这是一间工厂的门房间。房间内亮着昏暗的灯光。
  门外下着小雨,小毅和他的父亲面对面坐着,在他两中间放着张木桌,桌子上有几个小菜。
  小毅正陪着他父亲在喝酒。
  父子两人边喝边推心置腹的交谈。
  小毅父亲:自从你妈去世后,我们爷两很少有机会像今天这样喝喝酒,谈谈心了。
  小毅:爸,你在这做的还习惯吗?
  小毅父亲:咳,一把年纪了,有什么不习惯的,人老了,一切都看透了。
  小毅:那你身体还行吗?
  小毅父亲:我啊,别的没什么用,就是身体还中用。对了,你有空也去看看你哥哥,以前的事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再说,他毕竟是你的哥哥,兄弟两能有什么事情不能化解的?
  小毅:(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对了,爸爸,我,我……(欲言又止)
  小毅父亲:你怎么了?
  小毅:(轻声)我有女朋友了。
  小毅父亲:(面呈惊喜)是吗?那好啊,你个小子还有两下子,什么时候带给我看看。
  小毅:恩。
  小毅父亲:来,我们俩干一杯。
  两人碰杯,随后一饮而尽。
  
  内景 餐厅内---晚上
  一家餐厅内,小毅正和他的同事朋友们吃饭聚会。
  饭桌上觥酬交错,大家纷纷举杯,笑声不断。
  一名同事正开玩笑的逼迫小毅说出自己的第一次的接吻和第一次的性经历。小毅红着脸,不断的推脱,席上其他人则在不停的起哄。大家笑声一片。
  
  内景 公交车上---夜晚
  小毅站在公交车上返回自己的家中,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左右。似乎车窗外还下着零散的小雨。
  车到了一个站点,上来一拨乘客,小毅猛的发现在新上来的乘客中有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橙色的衣裙,挎着包,手里捧着一本书。小毅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张大嘴吃惊的注视着那个女孩。
  此刻那个橙色女孩也感觉到了小毅的存在,她似乎也有些尴尬,只是动也不动的站在车门旁,眼睛故意看着车窗外。
  车子开动,小毅感觉浑身上下如同着火一般,极其不自然,他咳嗽了两声,又咽了一下口水,清了清嗓子。
  小毅的身体开始不经意的向那个女孩的位置靠拢过去,他移动的步伐很缓慢,但心脏却跳的异常的剧烈。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毅的身体离那个女孩已经非常近了,他能感受到女孩身上轻柔的香气,也能看到女孩白皙透亮的皮肤和乌黑卷曲的长发。
  小毅的心跳更加剧烈,他的额头开始流汗,他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应该做什么。
  然而就在此刻,公交车猛的一阵急刹车,那个女孩站立不稳顺势倒在了小毅的身上,紧接着车厢内的灯全部熄灭了。小毅感觉浑身就像触电一样,他顺势把右手轻轻的搭在那个女孩的腰间,奇怪的是那个女孩并没有阻止小毅的行为,她也没有立即从小毅的身上让开,虽然此刻车子已经开始平稳的行驶了,可那个女孩却不经意间把自己的头靠在了小毅的肩膀上。此时小毅即说不出是兴奋还是恍然,他的右手开始紧紧的搂住那个女孩的腰,生怕那美妙的瞬间会稍纵即逝。这两人此刻相拥的举动在车厢内其他乘客的眼中简直就是一对恋人。
  时间大概过去了半分钟,但这短短的三十秒对小毅来说好似一生一世。
  车到站了,灯也忽然亮了起来。也许是尴尬,那个女孩快速的挣脱小毅的怀抱。小毅发现女孩的脸颊微醺。紧接着那女孩走下了车门,脚步飞快的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小毅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喜悦的神色难以言表。
  
  外景 夜晚
  (小毅幻觉)
  月夜星空下的高层楼顶,小毅和那个女孩面对面的站立着,小毅西服革履就像绅士,那女孩身穿一件洁白的晚礼服,在月光轻柔的照射下宛如童话中的仙女。
  只见小毅缓缓的伸出手来,很绅士的向女孩做了个邀请的动作,那女孩跟步上前,握住小毅的手。
  夜风拂面,星空无限,伴随着音乐,两个人偏偏起舞。
  他们舞过屋顶。(叠化)
  他们舞过树林。(叠化)
  他们舞过大街。(叠化)
  他们舞过阑珊的灯火。(叠化)
  他们舞过行人惊叹的眼神。(叠化)
  他们舞过喧闹的都市。(叠化)
  他们舞过繁杂的世间。(叠化)
  (幻觉结束)
  
  内景 小毅卧室---早上
  伴随着闹钟铃响,小毅飞快的起床,他开始梳妆打扮自己。
  ---小毅对着镜子梳头,打上定型的发胶,然后在脸上涂抹护肤霜,刮胡子。
  ---小毅穿上新买的衬衫,系上领带。
  ---小毅在擦皮鞋。
  ---小毅最后对着镜子照了一番,感觉自己还行,于是走出房间。
  
  内景 轻轨站---早上
  ---小毅来到自己的站台,开始寻望对面站台上的女孩,他发现今天对面站台上的人非常的多,好像比平时多出一倍。他并没有发现那个橙色的孩。
  ---小毅来回的从左面站台走到右面站台,他睁大了眼睛不放过任何一个人影,可是他还是没能找到那期待的橙色。
  ---小毅又直接跑到对面的站台上,他在密集的人群中逡巡搜视,依然没有任何橙色的影子。
  ---小毅的身上开始出汗,他不停的来回奔波于两个站台上发疯式的寻找,可结果还是让他失望。
  镜头不断的叠化小毅寻找时的画面。
  ---列车一辆一辆的驶过又驶出,站台上的人也换了一披又一披。但最终那个橙色的影子始终没有出现。
  ---小毅身心力竭的蹲在站台上,他身边的行人乘客已经异常的稀少了,他失望的看着好似幻境的站台,看着飘移闪烁的人群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小毅:(旁白)我打算直接去向那个女孩表白,不管她在哪里出现,哪怕两人面对面站在不同的站台,我也要大声的对她表达自己的爱意。可是让人迷惑的事还是发生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找到那个女孩,那一抹鲜亮的橙色在毫无征兆下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剧目嘎然终结,当剧场的灯光亮起时,留下的是深深的不舍和无尽的回味与依恋。天啊,难道上帝这次突然变成了个故事高手,我遭到了严厉的惩罚和辛辣的嘲讽,当最后一般列车开走的时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措手不及……(音乐起,渐隐)

  故事二
  淡入
  外景 火车站台边的铁轨---清晨
  雾气散射在迷蒙的大地上,初阳熙照。
  这是一座在城郊结合处的火车站,不远的地方有几辆早班的火车头在慢慢的行驶,时不时发出鸣叫声,火车头前部的照明灯不停的闪烁着。
  镜头对准铁轨中央,曙色渐亮,淡淡的红日升起照射在前方两条平行延伸的铁轨上……
  
  外景 城市中的轻轨车站---清晨
  一辆轻轨列车在朝阳的映衬下缓缓的行驶穿越在城市的中央。(音乐起)
  
  外景 大街上---清晨
  外滩的海关大钟指向六点。(特写)
  大街上人群开始出现熙熙攘攘的景象。
  
  内景 女主人公卧室---清晨
  闹钟响声。
  女主人公庸懒的从床上爬起,她睁开朦胧的眼睛看了一下窗外的景色,然后把长发散开垂在自己的胸前。初生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好似轻柔的白纸。
  屋内的另一间卧室有人喊道:诺诺,那么就早起来拉。
  诺诺:对啊,累死了,我要给王老师打个电话,约好的,然后去教堂唱诗班。小雅,你和我一起去吧?
  小雅:你绕了我吧,好不容易熬到周末,你自己去吧。
  诺诺从床边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
  电话接通。
  诺诺:喂,请问,是王老师家吗?
  
  内景 小毅家中---清晨(同时)
  小毅:(脱画音)喂,找谁?啊,什么?你打错了。
  
  内景 诺诺卧室---清晨
  诺诺:啊,对不起,不好意思,打扰了。
  诺诺放下电话尴尬的做了个鬼脸。
  
  内景 诺诺卧室外的阳台上---清晨
  诺诺在给阳台上的一些花卉浇水,她动作熟练而优雅,并且细心的擦拭每一片花瓣的叶子。
  
  外景 教堂门口---清晨
  诺诺急匆匆的跑到教堂门口,由于脚步很快,她不小心撞到了一名正在晨跑的男孩身上,只见男孩回身低头打了个手势,表示歉意。诺诺也没介意,自顾的走入教堂。
  
  内景 教堂内---清晨
  这是一座充满着中世纪古典风格的基督教堂,教堂内刚刚举行完弥撒仪式。在错落的长排木椅上零散有至的坐着些虔诚的信徒,在正前方的高台出点燃着一根根白色的蜡烛,火光飘逸不定,唱诗班在高耸的耶酥像前朗朗的唱着优美而又肃穆的圣歌。
  歌声舒缓。我们看到诺诺身穿素白的长裙站在唱诗班中间异常恭敬的唱着圣歌。
  诺诺:(旁白)王老师,我现在终于毕业了,我有了工作,有了自己的住所,我现在每天上班,下班。平时种植一些花草,周末还会去教堂唱诗班。王老师,我喜欢这样简单的生活。可我有时候仍旧喜欢哭泣。虽然我长大了,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天真的小女孩了。
  
  外景 大街上---清晨
  ---诺诺骑着一辆自行车轻便的行驶在大街上,和煦的晨风轻轻把她的头发吹起。
  ---在一个轻轨站旁她把自行车寄放掉,然后脚步轻快的从自动扶梯走上站台。
  ---诺诺穿着一身橙色衣裙,斜挎着包,手里捧着一本书,清风吹拂着她的长发,她时不时的看看手腕上的表,急切的在等待着列车的到来。
  ---一辆列车远远的驶来,诺诺走入车门,她来到靠窗口的地方站住,然后用她明澈的眼神眺望车窗外的景色。
  ---此刻,在对面站台上,有一个男孩正痴痴的注视着诺诺。
  诺诺:(旁白)王老师,我住的这个城市四季是分明的。冬天有时可以看到雪。我的家在城市的南面,在那个轻轨站的旁边。那里有个有大落地玻璃的意大利餐馆,透过玻璃可以看到轻轨的列车一辆辆的开过。那是我常常去的地方。我喜欢在车厢内靠窗的位置站着发愣。我曾在那里看见我的好朋友和她的男朋友出现。他们一起牵着手上下车。可是他们都没看见我。
  
  内/外景 大街上---办公室---咖啡店内 白天
  ---诺诺走在上班的人群中。
  ---诺诺在办公室里整理文件。
  ---黄昏时分,诺诺走在回家的路上。
  ---诺诺独自坐在在一家咖啡店内悠闲的看着窗外行色匆匆的路人,然后底下头来,翻开一本日记本写日记。
  诺诺:(旁白)王老师,我喜欢这家咖啡店的位置,我喜欢看路人匆匆的步伐,我甚至记住了每一个行人的脸。所以不再有惊喜。可是现在我想一个人和一座城市的默契是多么美妙啊。这店主原来是在音像店调音响的。后来他说音乐就要杀死他了,所以他必须和音乐保持一段距离。于是他改为调酒和卖咖啡,顺便在自己的店子里放些音乐。这样他说他和音乐的距离刚刚好。他对我说其实调音响和调咖啡没有什么本质区别。都是一些不怎么高贵的艺术。他的咖啡店里总是有非常难得的音乐。他给我调配的整整一大马克杯的咖啡只收我五块钱人民币。我一边喝咖啡,他会在一边教我如何辨别咖啡豆。
  
  内景 轻轨站---早晨
  诺诺依然穿着那身橙色的衣裙站在人群中等候列车的到来。
  诺诺突然发现在对面的站台上有一个男孩手里拿着一台DV摄象机对着自己拍,诺诺起先以为他是在拍整个场景,可后来发觉只要自己走到哪里,那台摄象机的镜头就跟到哪里。诺诺感觉有些不自在,她看了一眼对面拿摄象机的男孩。
  诺诺开始在站台上来回的走动,时不时的开始隐藏在人群中间。虽然她想躲避那个摄象机,可是她还会不知不觉的伸出头来看看那摄象机背后的男孩。
  列车驶进车站,诺诺走入车厢,她再次来到了车窗前,然后透过玻璃又一次注视着那个拍摄自己的男孩,渐渐的,她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外景 花鸟市场---大街上---白天
  ---诺诺在逛花鸟市场,她来到一家摊位边蹲下身子仔细观察一盆仙人球。
  ---诺诺手捧着那盆仙人球走在大街上。
  
  内景 诺诺办公室---白天
  ---诺诺把买来的仙人球放在办公桌旁的窗台上。
  ---诺诺给仙人球浇水,然后用一块白布细细擦拭着仙人球上的针刺。
  ---诺诺庸懒的趴在窗前痴痴的看着那盆仙人球,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
  
  内景 教堂内---白天
  诺诺独自一个人坐在教堂的长木椅上,双手握着拳很虔诚的祈求着。
  诺诺:(旁白)王老师,我们以前也一同来过这座教堂的。它没有束缚和牵绊。惟有自由才使我们和上帝靠得更近。教堂每个周日会有四场不同时间的礼拜。我会来得最早。这个时候整个城市很静。上帝在这时候一定最有耐心听我们讲话。
  
  内景 诺诺家---夜晚
  诺诺来到家门口打开房门,她发现屋内是黑暗的,没有开灯。她摸着黑来到自己的卧室边上打算开灯,突然有一双手在后面遮住了她的眼睛,紧接着屋内的灯亮了。诺诺吓的大叫了一声,她转回头看,原来是自己的室友也是她最好的姐妹---小雅。
  诺诺:(埋怨)小雅,你又闹了,吓死我了。
  小雅:(打趣)怎么那么晚回来?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诺诺:没有啊,今天加班。(说完,走进自己的房间把包放下,一下子躺到床上。)累死了。
  小雅:(跟了进来)诺诺啊,最近有没有男孩子追你啊?
  诺诺:你说什么啊?怎么会有人要我啊。(突然想了想,然后翻身起来,坐在床上)我最近上班坐轻轨的时候,老是发现对面站台上有一个男孩用摄象机对着我,好奇怪。
  小雅:(惊奇)是啊?他一定看上你了,啊?他帅不帅啊?有多高?你喜欢他吗?快说啊。(拉着诺诺左右摇晃,要诺诺回答)
  诺诺:小雅,我怎么会关注那么多啊?
  小雅:如果我是你,我就主动去对面的站台找他聊聊。我会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啊?然后,看他的表情,呵呵,一定很有趣。喔,地铁里的爱情,好浪漫啊?(小雅闭着眼睛开始陶醉其中)
  诺诺:要死了,我这样问他,那不是很尴尬?
  小雅:有什么尴尬的?哎,说不定他是个星探,他想让你去拍电影,做明星,诺诺啊,你要好好把握啊。
  诺诺:你看你,越说越离谱了。
  小雅:对了,诺诺,我给你介绍男朋友好吗?我有一个同学,长的很帅的,人又高。
  诺诺:算了,小雅,我现在不想,你绕了我吧。
  小雅:哦,我知道了,你一定喜欢那个轻轨站里的男孩了,所以不想,对吗?
  诺诺:小雅,你胡说什么?(底下头,脸上泛起红晕)
  小雅:你看,脸都红了,还不承认。(说完,上去摸了一下诺诺的脸,两个人开始嬉闹起来。)
  
  内景 轻轨站---早上
  诺诺站在站台的前侧,她依然一身橙色的打扮。
  诺诺早就意识到对面站台有一个男孩在不停的观察自己,只是现在的诺诺并不避讳那男孩的注视,她竟可能的摆出一幅很自信的样子,时不时还转变一下自己的身段。
  诺诺:(旁白)王老师,我曾经企望一个男孩子来着。帮我,甚至只是看着我。我的“曾经”现在会在哪个角落里休息呢。可是我现在终于找到它了,也许就在对面。王老师,我是不是会喜欢那个男孩呢?可我又怎么可以这样做呢?因为我是喜欢你的。王老师,也许我的爱情就像一碗冷掉的汤。大颗大颗的眼泪掉进去,不会有人愿意再把它喝下。
  
  外景 城市的大街上---夜晚
  诺诺行走在夜晚的大街上,路旁的灯火迷离而绚烂。
  
  内景 书店内---夜晚
  诺诺在一家书店内翻阅书目。她在书架上拿出一本包装很精致的书。书的名字叫《简爱》。
  诺诺坐在书店的沙发上借助晕黄的台灯细细翻阅这本书。
  
  内景 诺诺家---夜晚
  诺诺打开自己的房门,她突然听到屋内有男女对话的声音。诺诺小心的闪到门后。
  小雅:(埋怨)你还知道来找我啊?你干脆以后不要再来了。
  一个男孩:(解释)我不是说了吗?我这次是出差。你看,我不是回来了吗。
  小雅:(不依不饶)出差那么长时间也不来个电话,说,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其他女人?
  男孩:(哭丧着脸)我的小奶奶,我哪敢啊?就你一个我都忙不过来,我怎么可能去找其他女人?
  小雅:那就是说,哪天你不忙了,就会去找别的女人了?
  男孩:不忙我也不会找的,我什么女人都不找,行了吧?
  小雅:可以啊,那你连我也不用找了。
  男孩:(不知说什么好了)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除了你我谁也不找,行了吧?
  小雅:……
  男孩:好了,我的小宝宝,别闹了,我们都分别那么长时间了,现在好不容易见个面,你看,来吧(说完抱着小雅吻了起来,小雅起先不愿意,可后来还是接受了。)
  诺诺在门外看着,觉得不好意思去打扰他们,于是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间,随手轻轻的把门关上。
  
  外景 大楼外面---夜晚
  诺诺独自坐在大楼外的台阶上,她静静的看着夜空中的繁星,若有所思。
  诺诺打开包,拿出那本《简爱》放在胸前,然后闭上眼睛,任凭晚风吹拂着她的面容。
  
  内景 轻轨站---早上
  诺诺走入轻轨车站,她停住了脚步,然后看了看自己站台,又看了看对面的站台,诺诺思索片刻后毅然走向另一个站台。
  诺诺来到了那个站台。她想找到那个注视自己的男孩,她希望能近距离的看看那个男孩子。
  诺诺左右环顾的寻找着。
  站台上人开始多了起来,诺诺不停的张望,可奇怪的是,她没有发现那个男孩。
  诺诺从站台的一侧寻找到另一侧,还是没有发现。
  镜头连续的叠化诺诺寻找的脸部特写。
  一辆又一辆的列车驶入又驶出,渐渐的,站台上只剩下诺诺一个人。她有些失落的站在那里。
  
  内景 轻轨站---早上
  ---诺诺站在自己的那个站台上,她期盼的看着对面站台。
  ---一辆列车驶来,诺诺所期望的那个人没有在对面的站台上出现,她异常失望的走入车厢。
  ---此刻有一个男孩子正飞快的赶到这个站台,但车门早已关闭,男孩喘着气,无奈的看着列车远去。
  ---诺诺依旧失望的注视着车窗外的风景,刚才那个男孩的行为她并没有看见。
  
  外/内景 大街---轻轨站---早上
  ---诺诺骑着车急急忙的来到车站下面,她匆匆的寄了自行车,然后快步的跑上站台。显然她今天来晚了,上班要迟到了,她焦急的在站台上等待列车的到来。
  对面站台的一辆列车刚刚驶走,在车窗里,有个男孩依然在默默的注视着她……
  诺诺(旁白)王老师,我有几次想去找那个男孩子,可是不知为什么,我一到对面的站台就再也看不到他了,好象我们之间始终隔着那五米左右的铁轨鸿沟,也许我们的缘分只有这五米的距离,一旦近了,就不存在了。王老师,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上他了,我等待着和那个男孩好好相爱。哪怕他依然站在对面看我,我依旧站在这里望他。王老师,我觉得我的爱情不一样,它是个由衷的草莓果实,它即使没有办法在热带生根,也仍旧活在原来的地方。好好的。仍旧在成长。就像我和那个男孩子,哪怕,永远都不见面。
  
  内景 诺诺的办公室---白天
  诺诺在给那盆心爱的仙人球浇水。
  
  内景 书店---夜晚
  书店内的客人异常的稀少,诺诺独自坐在靠窗的沙发上借助晕黄的台灯静静的看那本叫《简爱》的书。
  诺诺发现自己有些疲劳,她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马路上不知不觉下起了雨,雨点零散的打在玻璃上。
  诺诺看了一下手表,发现已经十点多了,她起身离坐走出了书店。
  
  外景 公交车站---夜晚
  诺诺守侯在公交车站旁。
  一辆公交车驶入车站,车门打开,诺诺走上汽车。
  
  内景 公交车内---夜晚
  诺诺跟随着一批乘客上车后,她站在车窗边。
  车内的灯光很昏安,她不经意间往车厢内的其他地方扫了一眼,猛的发现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是个男孩。诺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就是在轻轨站中经常注视自己的男孩。诺诺刹那间浑身开始不自然起来,她故意避开男孩的视线,怔怔的看着车窗外。
  车不知开了多久,诺诺突然发现那个男孩在慢慢的靠近自己,她在一瞬间心理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或者是冲动。诺诺感觉自己的脚已经木在原地好似动不了了,她的心跳的异常的激烈,额头上开始冒汗。
  诺诺下意识的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她忽的发现那个男孩子居然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而且离自己异常的接近了,她能感受到男孩身上的厚重的男子气息,诺诺的心紧张到了极点,她希望和那个男孩保持一定的距离,可是好象自己的脚并不听话。
  突然间公交车猛的一阵急刹车,诺诺站立不稳顺势倒在了男孩的身上,紧接着车厢内的灯全部熄灭了。诺诺感觉浑身就像触电一样,她发现那男孩把右手轻轻的搭在自己的腰间,此时的诺诺却觉得有一种异常温馨的感受。她也没有立即从男孩的身上让开,而是把自己的头靠在了男孩的肩膀上。虽然此刻车子已经开始平稳的行驶了。诺诺发现男孩的右手开始紧紧的搂住自己的腰,她自己说不出的喜悦、甜蜜还是紧张,她甚至生怕那美妙的瞬间会稍纵即逝。这两人此刻相拥的举动在车厢内其他乘客的眼中简直就是一对恋人。
  时间大概过去了半分钟,但这短短的三十秒对诺诺来说好似一生一世。
  车到站了,灯也忽然亮了起来。也许是尴尬,诺诺快速的挣脱男孩的怀抱。她发现自己的脸颊微醺。诺诺紧接着走下了车门,也许是害羞的缘故,她脚步飞快的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外景 诺诺家门口---夜晚
  诺诺神情恍惚的来到自己家的楼梯下,她并没有直接走上楼梯,而是转回身看看天空中的夜色。
  诺诺坐在台阶上,她的脸上不知不觉中泛起一丝笑容。
  诺诺突然发现在不远处的楼层平台上有两个影子在忽闪忽闪的转动,诺诺不解,她走上前仔细观察,此时那两个影子已经来到了大街上,是两个在跳舞的人,男的西服革履,女的青纱晚装,他们的舞姿虽然生疏,但在诺诺的眼中看来却异常的华丽秀美,然而更让诺诺吃惊的是,她发现那个跳舞的女生居然和自己一模一样。诺诺惊异的说不出话来,她快步跟了过去……
  诺诺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这两个翩翩起舞的影子。
  她跟随着他们舞过屋顶。(叠化)
  舞过树林。(叠化)
  舞过大街。(叠化)
  舞过阑珊的灯火。(叠化)
  舞过行人惊叹的眼神。(叠化)
  舞过喧闹的都市。(叠化)
  舞过繁杂的世间。(叠化)
  
  
  内景 诺诺家---夜晚
  诺诺和小雅分别趴在床的两侧。
  小雅:那么说,你们开始了?
  诺诺:开始什么?
  小雅:开始你们的爱情啊?
  诺诺:(起身,怀里抱着枕头)我不知道。
  小雅:这样吧,明后两天是双休日,我带你去好好的打扮打扮,先把头发做一下,最好挑染一下,再去买一套漂亮的衣服,你不要老是穿那套橙色的衣裙,都被你穿旧了。等星期一上班的那天,你一身全新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然后你们两个面对面走在一起,去享受爱情的美妙果实吧。
  
  内/外景 大街上---商场---美容店---白天
  ---小雅陪着诺诺逛街。
  ---小雅和诺诺在一家美容店做头发,诺诺的形象开始变的具有成熟女性的魅力了。
  ---小雅陪着诺诺在商场内挑选衣服,诺诺试了一件又一件。
  ---小雅和诺诺大包小包满载而归走在回家的路上。
  
  外/内景 街上---轻轨站---早上
  ---诺诺满面春风的在大街上骑着车。
  ---诺诺在轻轨站门口把车寄了,然后脚步欢快的走上站台,我们看到诺诺今天的确样子变化很大,她穿着一件白色的上衣,下摆口很大的时尚短裙,头发也挑染过,是亚麻色的,还带着卷曲,和以前的样子大相近廷。
  --诺诺来到自己的站台,开始寻望对面站台上的男孩,她发现今天自己以及对面站台上的人非常的多,好像比平时多出一倍。她一直在观测那个男孩的到来。
  ---诺诺来回的从左面站台走到右面站台,她睁大了眼睛不放过任何一个人影,可是她还是没能找到那个男孩子。
  ---诺诺又直接跑到对面的站台上,她在密集的人群中逡巡搜视,依然没有任何的影子。
  ---诺诺开始着急了起来,身上开始出汗,她不停的来回奔波于两个站台上发疯式的寻找,可结果还是让她失望。
  镜头不断的叠化诺诺寻找时的画面。
  同时镜头中开始出现那个男孩寻找诺诺的身影,但两个人由于今天的形象都有变化,再加上站台两侧的人流很多,因此在不经意间两人错过了很多次。
  ---列车一辆一辆的驶过又驶出,站台上的人也换了一披又一披。但最终那个男孩始终没有出现。
  ---诺诺身心力竭的蹲在站台上,她身边的行人乘客已经异常的稀少了,她失望的看着好似幻境的站台,看着飘移闪烁的人群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此刻,在对面的站台上,也有一个男孩异常没落的蹲在地上,但是诺诺却没注意到他,同样,那个男孩也没注意到诺诺。
  
  内景 诺诺办公室---傍晚
  诺诺呆呆的看着窗台前的那盆仙人球。
  诺诺:(旁白)王老师,我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找到那个男孩,我害怕起来。我想用很微弱的声音呼唤对面站台的那个男孩。他没有反应。我在选择离开的时候就明白,在以后的大多时间里或许我都会这样孤独。王老师,我要走了,我要离开这个城市,每天有多少人这样走掉了啊。他们的远方又是什么模样呢?我看到送行的人远了。他们有的哭了,挥着手,可惜这只手无法触及行者的远方。王老师,我的20岁来临前,我拥有了一个男朋友、一个梦编织的男友、他始终站在对面的站台看着我……
  (渐隐)
  
  黑幕上出现字幕
  几个月后
  内景 办公室---早上
  小毅走进办公室,这里是他新的工作地点,今天也是他第一天在此处上班。
  有一个女同事把他领到了一个靠窗的办公桌前。
  女同事:(对小毅说)你就坐这里吧。
  小毅:(对女同事笑了笑)谢谢。
  小毅突然发觉在窗台上有一盆仙人球。
  小毅:(问女同事)请问,这盆仙人球是你们公司养的吗?
  女同事:啊,它是我们公司以前的一名职员养的,她是女孩,很喜欢养花。
  小毅:哦,那女孩离开这里了?
  女同事:是的,她昨天刚走,听说是去外地工作了。(想了想)哦,我差点忘了,那女孩走前委托我告诉她的接替者,希望你能帮助她好好的照顾好这盆花。
  小毅:(高兴的回答)没问题的,我一定会养好它的。
  
  同一个场景
  小毅给那盆仙人球浇水。
  小毅若有所思的看着那盆交由自己照料的仙人球,他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了笑容。
  那盆仙人球在阳光的照耀下异常的鲜活美丽,似乎想要告诉小毅它以前主人那不为人知的故事。(渐隐)
  (淡出)
  
  谢谢观赏。
电影剧本《两个人的重逢》(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编者按】【审核:】

最新评论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1-10-20 02:30 , Processed in 0.05243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