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童年的记忆[ ]

作者:马晓春 时间: 2021-9-1 11:36 阅读: 202 评论:0
导读:独处时,总会怀旧,带着淡淡的忧伤。喜欢听怀旧的经典老歌,沉浸在儿时的欢快。翻开那张发黄的小学毕业合影,辨认昔日的玩伴,回味逝去的童年。 曾经的记忆,停留在了脑海,有一群群玩伴,印在了心里;曾经的记忆 ...
       独处时,总会怀旧,带着淡淡的忧伤。喜欢听怀旧的经典老歌,沉浸在儿时的欢快。翻开那张发黄的小学毕业合影,辨认昔日的玩伴,回味逝去的童年。
       曾经的记忆,停留在了脑海,有一群群玩伴,印在了心里;曾经的记忆,流淌进了血液,有一张张笑脸,铬在了心底。想起那些,走来的影子,最后躲进夜里,钻进甜蜜的美梦。记忆啊!熟悉的伙伴,零零碎碎地,迈进了思念的巷道。照片中一张张幼稚的面容,一个个陈旧的着装,一幅幅灿烂的笑容,一排排简陋的校舍,勾起我对儿时的无限眷恋,脑海中绘成一幅多姿多彩的童年画卷。
       上小学时,由于无钱购买练习本,我们将操场当做练习本,在地上练字、画画,可用功了。戴着军帽的男同学,扎着小辫的女同学们,穿着打了补丁的衣服,吃着粗茶淡饭,滚铁环、踢毽子、玩石子、滑冰车…….,玩得可开心了。我和男同桌尤其喜欢养蚕,我们摘桑叶的足迹踏遍了临近的村庄。有一天,看到半山腰的榕树叶(可替代桑叶)后,我和同桌迫不及待的爬上山,够不着的我使尽去摘,突然,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当醒来时,浑身酸痛,等来的是奶奶疼惜的责怪声。
       每到星期天,我们结伴采摘野生中药材,拿着换回的一枚枚硬币和“毛毛”钱,步行20里路,去县城购买课外读物和连环画。有一次,在回来的路上,突遇倾盆大雨,就在我俩躲在路边树下绝望无助时,突然一辆北京吉普车停在了眼前。“快上车”,时任县委副书记的舅爷喊我。我们胆怯的上了车,一路不敢作声,享受着平生第一次坐小车的好奇和快感。坐小车,成了我和同桌向小伙伴们炫耀、同学们羡慕的话题。那种感觉,比现在坐飞机都觉得舒适、兴奋。
  最让我留恋的还是老宅里的三棵树,一棵是桑树,一棵是李子树,另一棵是杏树。一到秋季,紫色的桑枣、黄橙橙的李子、黄里透红的杏子,惹得小伙伴们一个劲地讨好我。“来我家摘桑枣!”,成为小伙伴们最想听的一句话。
最让我开心的事情就是看电影、看电视了。那时,在农村一个月能够看上一到两场电影,在有黑白电视的邻居家花五分钱看一集电视剧,那是最开心的事了,每当听说村里要放电影、听到邻居家演电视剧时,我甭提有多高兴了。我会兴奋得吃不香,睡不好,只盼时间快点,我总是快快吃完晚餐,早早赶到放映场地,或邻居家的院子,等待那美好的开始。站在放映场地看电影、坐在邻居家的院子看电视,有说不出的激动、满足和快乐。
童年我也是很爱劳动的,要帮父母干农活是份内的事,春天拉粪播种,夏天灌溉农田,秋天就更忙了,割麦子、碾场、拉草、犁地,冬天要帮父亲开农用四轮车搞拉运。
       童年的记忆真的很多,很多,无法用文字记录,也无法表达我对儿时的怀念。
       我真的非常眷恋生我养我的那片热土,想念无忧无虑的儿时生活,想念那个山、那条河、那条沟……,偶遇而立之年的儿时伙伴,看看日益衰老的父亲、母亲、叔叔,我更怀念那段烙在记忆深处的岁月。


广播电视人印象(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旧书情结
【编者按】【审核:】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1-10-21 10:07 , Processed in 0.05739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