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拥抱你孤独的灵魂[ ]

作者:遍踏阡陌 时间: 2022-3-6 20:26 阅读: 167 评论:0
导读:拥抱你孤独的灵魂   我一直想为你写一点什么,但却总是不知道该写什么。只是每次想起你的时候,心里就感觉到无以名状的沉沉重压,迷思和感伤、难舍和愧疚、失落和惆怅……潮水般袭来,还有那些对已经泛黄的过往的 ...

  我一直想为你写一点什么,但却总是不知道该写什么。只是每次想起你的时候,心里就感觉到无以名状的沉沉重压,迷思和感伤、难舍和愧疚、失落和惆怅……潮水般袭来,还有那些对已经泛黄的过往的执持忆念,对猝然临之的当下的手足无措,对渺茫难期的未来的惶恐不安……纠缠裹结,愁城难解。这种感觉让我仿佛背负着一笔与日俱增的宿债,我若一日不曾偿还,它便日甚一日的涨大加重,也一刻不停的反复碾压我的内心,直到它支离破碎,那无言的痛苦也就被复制成无数份而叠加累积……每当这样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被层层叠叠的黑暗包围,那黑暗从窗口、从门缝绵绵不断的涌入,慢慢将我淤埋,使我艰于呼吸视听,几欲窒息。我知道,若要求得解脱,唯有靠近你,再靠近你,品读你苍老的容颜,拥抱你孤独的灵魂,倾听你内心的声音,体味你无言的悲喜……除此之外,别无它途。

 

       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虽然你我暌违已久,但你从来没有走出我的意念。包围你的空气也包围我,改变你的岁月也改变我;清风掠过你也掠过我,月光照耀你也照耀我;无声穿越你也穿越我,泪水流过你也流过我;我目力所尽的地方抵达你,我情感倾斜的方位指向你——你一直伫立在我的心里,深深地楔进了我的梦里,你知道吗?

 

     人海茫茫,江水滔滔,从来不能阻断我对你的梦牵魂萦,然而我却不敢轻易靠近你,非独近乡情更怯,无语泪阑珊,还因为我知道你老了,但是我不敢想象你到底老成了什么样子,我怕你的目光的触碰会使我土崩瓦解,我怕你那无声的叹息流经我的耳畔会使我痛彻心扉。

 

      当我千里辗转风尘仆仆的来到你的面前,与你默然对视的时候,一个传说从遥远的记忆中遽然归来,不由得让我感慨系之:

 

        ——两个萍水相逢的旅人投宿同一家客栈,交谈中,夸耀起各自家乡的高楼。

 

      一个说:我家乡的楼顶有一个鸟窝,破了,鸟蛋从高楼坠落,落地时,已变成了小鸟,小鸟冲天而飞,又回到了楼上。怎么样?

 

      另一个朗声一笑:我家乡楼上有一个小女孩不小心从楼顶坠落,落到地面时已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了。你说怎么样?

 

      虽然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这个传说,但是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让我有荡魂摄魄之感,两个人不约而同的使用的坠落一词,细思之下,让人有些汗洽股栗。

 

      如果把我们生存的空间旋转90度,那么,我们在滚滚红尘中的颠簸踉跄就恰如筋疲力尽的攀爬,也浑似身不由己的坠落;无论我们怎么努力,都难以逃脱终极宿命的坠落。你权势熏天,你富可敌国,你有倾城倾国之貌,你有潘江陆海之才……那又如何?是的,人生的苍老也就是一场坠落吧,来不及拥抱朝霞,就已经手握黃昏;来不及细赏春光,就已经打点秋霜;来不及品味青春,就已经独立斜阳……流年如丝,波澜不惊,悄无声息倏忽而过。你还在错愕中没有回过神来,它便把生活变得面目全非,等你回过神来,人生就已是余额不足左支右绌了,而这样的过程又是那样的快,那样的简单,又是那样的干净!

 

      我真的老了,而你却比我想象中的更老。你一定惊讶于当年的风华少年归来已是两鬓微霜,而你的摇摇欲坠的桑榆暮景也确乎超出了我的想象。

 

      经过很多年与岁月的艰难角力,你确乎耗尽了生命的所有能量,已是风烛残年,岌岌可危,之所以勉力支撑顽强挺立,是不是因为你身兼大任,心怀使命,所以你才能勇毅似山坚强如铁?

 

      我知道你也曾年轻,虽然你诞生伊始就颇显寒碜,但就如同出生在贫寒人家的孩子也拥有崭新的生命一样,那时候,你的脸上还没有岁月的发梢掠过的痕迹,你的身上没有风雨馈赠的伤痕,雪籽敲打你头顶的瓦片宛如清脆的琴音,阳光把杨柳的细枝投影在你的身上时,你给人们呈现的是一幅精致水墨画卷。

 

      春天来了,你的四周,杨柳吐出了嫩芽,泛着油脂般的光泽,青草从泥土中探出头来,在风中得意的招摇,那些不知名的矮小瘦弱的野花羞涩的绽放,吐露着淡淡的幽香……忙碌的春燕衔泥而入,在你的屋梁上精心的打造它们的安居工程,虽然它们总是把鸟粪撒得满地都是,但是,你从不蹙眉掩鼻,反而敞开怀抱,满心欣喜的接纳了这些天使般的精灵。那呢喃燕语上下翻飞,好似漫山遍野高高低低的鲜花,使得小小天地生机勃勃,再过不久,乳燕出巢,你的快乐与幸福从眉梢眼角溢出,随着高飞的玄鸟而融入蓝天。

 

      春风柔和,春阳微暖,静谧美好,天地同醉,而你,你似乎也舒展了筯骨,自信在挺立在一派春光之中。那时候的你,简陋而不失刚健,粗略而不失温柔;那时候的你,不只是为你的孩子们遮风挡雨,你更在他们的心里灌注了温暖的亲情,你成为了他们心灵的庇护所。

 

      荏苒光阴终将童年的稚气换作了少年的英气,你的孩子在你无声的陪伴与呵护中长大,而长大则意味着别离,天各一方是上帝的安排,也是生活的召唤,风雨也走,冰霜也走,他们没有选择,只能作别日渐衰老的你,去尝试另一种可能。你知道他们都是被命运和机遇催逼出发的人,像饥饿的野兽一样,逡巡于自己的命途。

 

      时光的流转带来了世事的变迁与人事的凋零,多年以后,父亲的生命时钟永久地停在了一个寒冷的冬天,他驾鹤西去,从此长居天国。他亲手打造了你,却首先真正告别了你。

 

      母亲渐渐年迈,不能独自守候你了,她也要跟随儿子们滞居岭南。母亲说,与你告别时的最大遗憾就是不能将你装进行囊,携以之南。千种思量,万般不舍,母亲泪眼婆娑,泣涕涟涟,一步一回头,一声一离别,最终还是把你孤独的留在了故乡。而你,也只是沉默不语,一脸木然不动声色的目送母亲的背影渐渐淡出你的视线。

 

      你知道随着母亲的离开,你就将开始漫长的孤单留守,那些熟悉得身影,那些稔熟的乡音都将远遁他乡,陪伴你的只有曾经的故事和沉淀在你心灵深处的过往的悲喜,还有杳然无凭的等候。

 

      可是,你为什么不说话?你的心里真的没有涟漪吗?也许,你的悲伤,你的落寞,都已不能诉之以言辞吧?或许你是真正的智者,因为你知道,不必徒然感伤,也无须欷歔嗟怨,更无须顾影自怜、形影相吊,留得住的都不是真正的风景,凡尘俗事终究是要阴阳转身,踏出红尘落花成冢,世界从来便是如此,生活中最大的秘诀乃是与时间坦然相处,暂求两安。光阴的眼中,我们都是流浪的孩子,你也是!在你的怀抱中生活过的人,一个一个离你而去,这不是遗弃,是命运对各自作了不同的安排。其实,每个人都会被生活遗弃,只是各有不同的时机和方式吧。

 

      而今天,今天我终于站在了你的面前,可以清晰的看见你周身密布的裂纹,恰如你沧桑的泪痕,原来这么多年来,你固守着脚下的土地,也并非心如止水,你以老态龙钟之躯,与那些后起之秀比邻而立,难免自惭形秽,那孤单,那落寞,那酸辛,那凄楚……在阒寂无人的静夜化作汩汩浊泪无声的滑落。

 

      走近你,贴近你瘦骨嶙峋的身躯,我仿佛听到了你沉重而缓慢的心跳,我仿佛也听到了发自你灵魂深处声音,那声音遥远飘缈,如丝如缕,有倾诉,有告白,有欣喜,也有责备……还有那恍如来自远古的忧郁而幽邈的叹息。

 

      自从母亲离开你以后,你是不是有一些自暴自弃了?因为我看到,你的屋顶和正墙虽然已是陈旧不堪,但总算是没有倾圮,但是走进你的室内,却可以看到,整个房屋后墙已经荡然不存,室内仅存的少量几件木制家具已开始腐烂,那腐朽的气息弥漫在狭小的空间。我觉得自己的秉性像极了你今天的模样,再多的波折与磨难都不会写在脸上,再深的忧伤也不会轻易让人察觉,打掉了牙齿吞进肚里,打折了胳膊藏在袖里,我笑并不一定是因为真的想笑,我唱也不一定是真的想唱——就像你,不来到你的身后,则不能发现你隐藏了多少岁月对你的无情摧残。

 

      所以我知道,多年来与风雨抗衡,与岁月对峙,早已耗尽你的心力,垂老迟暮的你,已是自存且艰,无力去庇护那些在你怀抱中的存在。我无意责备你,相反,我非常理解你,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谁又真的有能力与时间匹敌呢?只是看到这一番景象,丝丝悲戚酸楚密密麻麻布满心头。

 

      但是我坚定的相信,经历了如些漫长的艰难岁月,一定有一种坚如磐石的信念的力量在支撑着你,日月飞沙走石,时光剑拔弩张,而你不为所动,经年累月静守默待,因为你知道你的孩子们即使远迹天涯,也终有归期,你一直精心收藏着他们的欢笑与泪水,你一直小心翼翼的呵护着那最初的梦想与温暖。你相信,那些在攘攘红尘中奔波的孩子们一定回来看你一眼,世界日渐凉薄,人心却永远不会冷却,所以,岁月的风刀霜剑没有摧毁你羸弱的身躯,流年的千回百转也没有折断你绵长的苦守……

 

      是的,可以这样说,不是你需要他们,而是他们需要你。有你的存在,他们就不会是浮萍断梗,也不会是孤鸿残雁;有你的存在,他们心有所系,情有所托;有你的存在,他们永远不会迷失于头顶的星空,永远不会畏惧脚下的归途;有你的存在,山再高,水再远,他们也会一路寻找着回家,有你的存在,人越老,情越坚,他们的心中会永远充满天伦的馨香。

 

      匆匆一晤,灵魂相拥,胜似千言万语,朝圣般的返乡之旅,是为了心灵得到滋养,但是卑微的人生永远在路上,不能停留,因为他们没有安歇的权利。我也该踏上奔赴异乡的路途了,因为那里能供养我的肉身。心为物役,趁波逐浪,有着太多的无奈,愿你懂我,虽然我说不出一句话。

 

      未来也许有更多的苦难,刧波终究难渡,我知道有一天岁月会将你彻底湮灭,但是,在我心中,你是永恒的存在,倒塌的、灭失的只是你的形体,你的灵魂无处不在,永远放射着耀眼的光芒,穿透时空,照亮你的孩子们未来的里程!

 

      青山岳立不移,长河奔腾不息,世事虽然有代谢,时间却永远不会有尽头,正如我对你的绵绵不绝的炽爱与感恩,永不衰老,永不凋谢,永不离场,永不谢幕,拥抱你的灵魂,我永不孤单,也绝不悲戚!

 

      我的老屋,无论有形还是无形,也无论今生还是来世,你会一如既往等着我,而你的灵魂也如影随形的陪伴着我,对吗?

故乡的土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编者按】感谢老师赐稿!【审核:winshine】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2-5-22 00:05 , Processed in 0.049238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