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当前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景物散文 沙枣之香

沙枣之香[ ]

作者:宇风 时间: 2023-10-7 19:51 阅读: 514 评论:0
导读:说来惭愧,对于沙枣,我之前是从未见过的。来岳普湖五年,一直困顿于烦琐之中,极少再去山水之间。所以立夏那日与作协同好们接待地区采风前辈一行,提及沙枣树时,我所想到的是平日所见的枣树模样——一人来高的树, ...

      说来惭愧,对于沙枣,我之前是从未见过的。来岳普湖五年,一直困顿于烦琐之中,极少再去山水之间。所以立夏那日与作协同好们接待地区采风前辈一行,提及沙枣树时,我所想到的是平日所见的枣树模样——一人来高的树,弯弯曲曲的枝丫上,挂着些许椭圆形的叶子,青色会变红的果子……也会开花,绿色的。

       等到车在沙枣公园停下,见到沙枣树那一刹,我发现所有的想象都是多余的。在蓝天下,一条绿色巨龙在天地间无限蔓延开来,沿着公路伸向无垠的天边。枝丫参差,肆意生长,或伸向蓝天,或指向远处,算不上长得周整,却别有一番洒脱。叶子也如枝条那般,随意地长着。如果说枣树是文雅女子轻笔细描的簪花小楷,那这沙枣就是大自然以大地为纸、风做狼毫、四季成墨,豪迈挥笔,一气呵成的狂草,打破世间的条条框框,直抒人心意,胸中郁结已久的闷气为之一空。

       漫步走近沙枣林,凝神轻嗅,有一丝香气萦绕在鼻尖,若有若无,闻不清晰。正纳罕间,一阵风袭来,顿时一股从未见过、却又极为深刻地香扑面而来,自鼻尖进入,穿过鼻腔直达全身,之前所有的疑虑都不见,只脱口一句“好香”。

       这时,才细细观察起沙枣花来。花朵比桂花稍大一些,花瓣是金色的,细长,花蕊也是金色的。我凑前闻了闻,气味很淡,飘在鼻外,香得不是很真切。跟着一群人走入林中,才发现之前那些的不真切,不过是风开的玩笑。香,浓香、无处不在的香,从前方后方,从梢间叶间而来,自你的每一个毛孔进入,沁透身体的每一处。这香气不是香水那种侵袭的香,也不是幽兰那冷漠的香,带着大自然独有的狂野气息,香得洒脱、香得畅快。仔细轻嗅,发现这香,香得很有层次感:温馨又略带热烈的,是阳光下蒸融的香;不羁且跃动着的,是随清风拂来的香;带着青草特有气息的,是自旷野缓步而来的香……明明浑然一体,偏偏却又让人找出几分层次来,实在是妙不可言。

       沿着木廊,一路细细赏看,入目的依然是无边的绿色,金色的小花都藏在了叶底,只是人在树下细看,或微风吹落几许落英在脚前时方才有所察觉,仿若他们不是这方天地的主角。但是这醉于花丛中的蜜蜂,翩翩于丛间的黄蝶,寻香而行的我,又有谁是为了看绿叶呢?

       从中间一个木亭往前的拐弯处,任女士说:“此处风景不大好,花开得不盛。”我仔细看,原来是树枯了许多,一半生机依然,一半却已是叶死枝干,花开得确实稀疏,我却从中品出了几分枯山水的意境。其实这一路行来,我观树底,依旧是岳普湖所常见的碱土,星星点点长了几株小草。听人说起,此处原本是一片盐碱地,后有人栽下树种,经多年生长,方才有着百里长林。

       这一刻,对于沙枣,我已是从观赏变成喜爱了。沙枣的品质,恰如君子。

       芍药、牡丹、郁金香等名贵花种,非肥沃之土不能生存,非澄澈之水不得繁茂,长成于园圃之中,需园丁精心照料,虽是美丽但却脆弱,一阵疾风,一场暴雨就是枝残叶落。而沙枣,长于寸草难生的盐碱地中,所饮的不过是地下的苦水,所承受的却是二月的沙暴,六月的狂风,腊月的酷寒,这些苦难并没有摧毁沙枣,它们把根扎进了地底,将头顶向了蓝天,等到春残花败,初夏到来之际,他们却在百花之后肆意绽放这冲天香阵,恰如前贤所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沙枣花开,藏于叶底,不炫耀于世,恰如君子之才,不刻意炫耀,不上台张扬,藏巧于拙,守正于心。但是,正如绿叶藏不住花的芳香,君子守拙也并非是自暴自弃,只要勤于学问,常修己身,总有浓香冲透长空的时候。

       而君子之行,不脱尘于世,不孤芳自赏,应如这沙枣一般,芳香不藏于朱楼奇园,生于道旁,长在人间,每天上班下班的人,穿行在这林间,摇下车窗就可以享受这无边奇香,在香中洗去一身疲惫,继续书写生活的乐章。

今夜共华月色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祝融峰之行
【编者按】感谢老师赐稿!【审核:winshine】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

GMT+8, 2024-6-19 10:02 , Processed in 0.06700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