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漫天飞雪的日子[ ]

作者:九满 时间: 2022-1-12 11:26 阅读: 361 评论:0
导读:下雪了,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簌簌飘落下来。不知是雪领来风,还是风推来雪,风雪总是联袂而来。雪下得越大,风刮得越紧;风刮得越紧,雪下得越猛。直刮得人抬不起头,睁不开眼,直不起腰,连出气都感 ...
       下雪了,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簌簌飘落下来。

       不知是雪领来风,还是风推来雪,风雪总是联袂而来。雪下得越大,风刮得越紧;风刮得越紧,雪下得越猛。直刮得人抬不起头,睁不开眼,直不起腰,连出气都感到艰难。

       雪花满天飞,空气中弥漫着清冷的气息,一切都被冰封在雪中。

       平时满河床七股八叉的藕池河,这会儿缩成了一条条的细线,在毛绒绒的冰雪下面萎缩着;夏日里高傲清冷的荷,也不得不低下高昂的头,少了青葱时的骄气,留下一池塘的孤寂;树枝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而那些四季常青的松树上,则背负着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

       被人类遗忘的,还有那广袤、平坦的田野,连麻雀也不来了,它们安然地卧在白雪之下。仿佛它们就是只属于田野自己的,无边的寂静,无上的庄严。如果没有炊烟从高高的屋顶上方的烟囱里徐徐飘出,大雪下的村庄,就是一个被封存的世界。

       许多的房屋紧闭,村子里的人,似乎全都消失了,连同昔日里那些喜欢斗嘴吵架的男人女人。路上难得见到一个行人,偶尔有人走过,他们也总是缩着脑袋,揣着手,弓着腰,口中冒着寒气,不停地向前小跑,似乎一停下来就会冻成冰棍似的。

       树枝被吹得咯咯作响,晾晒在屋外的衣衫瑟瑟颤抖着。寒流从门缝里穿堂而入,屋子里寒气逼人,冷若冰窖。清晨,母亲总是第一个起床,孩子们依然蜷缩在棉被里,处于自我封闭状态,沉寂在深深地睡梦中,犹如动物冬眠在泥土之中,毫不理会大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早饭熟了,食物的香气跳着蹦着,经过多道柴门,经过高高的门槛,挤进被窝里,钻进我们的鼻孔里。我们毫不动心,任调皮的香气在房间里游来荡去,一阵一阵地诱惑着我们的肚子,任小肚子咕噜咕噜地唱着空城记。最后,我们还是在大人的千呼万唤中慢吞吞地爬出来。

       打开门,地面上、屋顶上、道路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的毯子。看着满眼的雪,会有些犹豫,要不要踏上去将这画一样的世界给破坏掉。母亲总是深深地吸一口气,发一会呆,这才“呼哧、呼哧”地踩着这世上最干净的雪,给冻了一宿的鸡鸭猪们喂食。父亲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轻了,似乎像夏天那样,扯开大嗓门训斥家人,是一件不合时宜的事。 

       有时候,母亲也会让我们去跑跑腿,做点诸如去地里扯几根葱蒜、去池塘里洗一把青菜之类的活计,我们没准会哼哼唧唧起来。当然,哼唧完了该干的还是得干,不然,一个巴掌飞过来,不比冰雪的伤害轻多少。

       吃过早饭,一家老小围坐在温暖的火炉旁,任凭窗外冰冷的雪花敲击窗纸。把身心浸泡在芝麻豆子茶里,享受在书香中,抑或东西南北地拉着家常,随意地拾起生活中被忽略的点点滴滴,总结着一年的喜怒哀怨乐,憧憬着来年的幸福美满。将所有的烦恼,化作一块块的柴禾,投进轰轰作响的火炉里,手烤在红彤彤的火焰上,忽然间就忘却了生活中的所有苦痛。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不知不觉就从心里面暖和起来了。
       
       父亲趁着雪天翻出所有的农具,一阵叮叮咚咚之后,蹴在后门口,点上一支纸烟,看着满天飞舞的雪花,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吹着。门吱呀一声开了,隔壁的老汉叼着一支烟,披着一身雪花进来了。老哥俩相互谦让着又点上一支烟,吧嗒吧嗒地抽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闲话,话题离不开瑞雪,离不开农具,离不开庄稼,离不开收成。

       乡下的孩子天性野,我们在屋里呆久了,就不得不冒着严寒出门走走,来到雪地上,听到的只有自己踏雪的脚步声,看到的只是自己的一袭瘦影,影影绰绰,跌跌撞撞。雪有半腿把子深,脚一踩一个前倾,腿一抬一个窟窿,就这么“呼哧、呼哧”地往前走,嘴里哈着一股股白气,眉毛上织起一层层霜花……

       麻雀找不到吃的,成了流浪汉,一群群地在屋外盘旋。别看雪花是柔软的,它们一旦形成规模,积雪盈尺,那就成了一堵封在大地上的白色石墙,麻雀那尖利的喙,也奈何不了它。母亲怜悯那些麻雀,打开门,将稻谷撒到户外喂养它们。

       鸡们也变得懒惰起来,知道旷野里寻不到什么食物,便蜷缩在房前屋后的某个角落,若有所思地望着北风从眼前疯狂地掠过,这让它们看上去更像是一群哲学家。鸡的眼睛里看到的这个世界,是怎样的呢?跟我一样是寒冷又哀愁的吗?我不清楚。我只是学着它们的样子,放低身体,却将视线朝向无边无际的天空,那里正飘着雪花,绵绵不绝地落下……

秋天的思绪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故乡的大河
【编者按】雪景描绘的很细致入微,由远及近,描写雪花,河床,村庄。像一组镜头由天空拉伸到河滩,再到近处的村庄。再拉近,便看到屋内火炉旁的大人孩子,院子里的麻雀、鸡们。感谢作者赐稿!【审核:winshine】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10 09:47 , Processed in 0.04022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