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订阅

长篇连载

  • 黄河岸边,拐弯处。 义均见到大禹,翻身下马,急问:“工地上突发的疾病怎么样了?” “没事了。”大禹笑道,“谢谢太子对治水前线的关心。” “我奉父皇之命,赶来看望大家,了解疾病情况。”义均脸上浮现笑容,“ ...

  • 墨姑到工地上了解了大批民夫上吐下泻的原因是食用不洁食物导致大面积持续中毒。于是,她采集了几种青叶煮成药汤,让部分患者饮用,竟然很快解了毒。墨姑便找到大禹,请他下令让人迅速去深山采摘这几种青叶。大禹起初 ...

  • “我们请许由来到我家住了几天。奇怪的是,我女儿十分喜欢和尊敬他,开始叫他老爷爷,第二天就叫他爷爷,仿佛亲的一般。许由亦十分喜爱我女儿,俨然把他当做小孙女。他夸苗苗从小具有慈悲怜悯的爱心,具有始祖炎帝神 ...

  • “那好吧!”许由笑道,“就去府上一遭。” “把马牵过来。”墨财主对佣人挥手。 佣人把马牵了过来。 “请老人家上马。”墨财主躬身对许由道。 “骑马?”许由笑了笑,说,“我还是自己走吧!” “老人家,别客气。 ...

  • 墨财主的独生女儿原叫“苗苗”,在她11岁那年春暖花开的一天,墨财主骑马带着她,和佣人去另一个镇赶集。途径一条僻静的山路,他们看见荆棘丛生的路畔上倒着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头儿。 “父亲,下马!”苗苗惊叫。 “做 ...

  • 有云侯闻言,一步跨到墨财主面前,反问:“你是谁?” “我是这宅院的主人。”墨财主没好气地说,“你们是什么人,到我这儿撒野?” “噢,这么说,你是墨老爷了!”有云侯给墨财主深施一礼,“多有打搅,请海涵。” ...

  • 墨财主宽敞的大院里,上房门虚掩着。屋里,墨太太揩眼抹泪,不住地叹息。 女佣人走了进来:“太太,你别难过了。” “我能不难过吗?”墨太太叹口气,道。 突然,大院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男佣人从柴房出来,朝门 ...

  • 一眼望不到头的山川大道,老将军后羿率领的几万兵马顶着冷风行军。启、汤涂、索英、雷起、汤升、卓云等人仍然跟在老将军后面,只是人人沉默,个个不语。 “传令下去,加快速度,一定要在天黑前赶回蒲板。”后羿对传 ...

  • 冷风呼啸,雪花飞舞。 巍峨壮观的羽山(在今山东与江苏交界处,本书作者曾登上此山,并对这座山及其周围环境进行实地考察)山顶上,一株株苍松翠柏以及几座搭起的新木屋都变成了银灰色。 几个身着皮袄、棉衣的青年人 ...

  • 后羿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家父离开蒲坂前,的确表示过要到这里。”启看看仍有些生气的后羿,又道,“我哪里敢打诳语啊!” “令尊怎么表示的?”后羿皱眉。 “当时,朝廷诸多官员力劝家父登上大位,但家父不为所 ...

  • 陡峭险峻的中岳嵩山覆盖着薄薄的积雪,在冬日的阳光映照下,闪烁着刺眼的银光。 森林茂密的山峰下,一支数万人马的队伍浩浩荡荡穿行在枯枝与乱石杂陈的山道上。启和后羿各骑高头大马,走在队伍最前面。启看上去不到 ...

  • 帝都蒲坂,清雅酒楼。 一豪华雅间,公子启(大禹唯一的儿子)宴请朝廷副司马(兵马副统领)盖亦将军,他身旁坐一位十三岁的漂亮少女,是盖亦的独生女儿,名叫盖源,小名源源。 酒至三巡,启仍连连向盖亦敬酒。盖亦微 ...

  • 大司寇皋陶官邸。 宽敞的客厅,烛光闪烁。 皋陶捧着盛满浓茶的茶杯饮了一口,将杯子放到茶几上,对旁边伏在桌沿上审视山川地图的儿子益说:“大禹失踪,太子又找不到,先帝国丧已过,我中华大国总不能这般朝堂无君吧 ...

  • 距逍遥楼不远的东岳府,烛光闪烁。 东岳希仲心神不宁地在砖铺的地面上来回踱步。 “大人,太子已有多日没去逍遥楼了。”宋清沮丧地走进来,放下手中的礼帽,继续道,“倾城倾国已安置到逍遥楼的高档房舍歇息了。” ...

  • 大风呼啸,飞沙走石,中华帝都蒲坂的大街上早已没有了人影。黄昏时分,天黑得犹如午夜。纵横交错的街道空空荡荡,街道两旁的商铺、饭馆以及各种生意场所大都关门闭户,惟有祈福街上的逍遥楼灯火通明,许多歌女与众多 ...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2-5-22 00:11 , Processed in 0.03116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