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命》第三章 卑微的为官之道[ 驼铃文学社 ]

作者:七十老汉 时间: 2021-1-31 14:13 阅读: 579 评论:0
导读:内容简介   《命》是一部反映改革开放初期官场生态的长篇小说。   作品围绕做事业这条主线,依托广阔的背景和复杂的矛盾,刻划众多官员形象,描绘他们令人喟叹的生活与命运,展示他们对理想、事业、爱情、金钱、 ...
第三章
  卑微的为官之道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中国许多“国道”还没有“硬化”,路窄弯多,凹凸不平,晴天烟尘滚滚,雨天泥泞不堪。常浩然这天从省城坐大巴士返回开阳,三百公里路程花了七个多小时。回到广电局,常浩然召开了两个会:一是传达省广电厅关于打好全省一二三四五六工程宣传战役的指示,部署下属“三台一报”的宣传工作。二是听取专题调研组的汇报。
  龙传富、龚大年分别在汇报中指出,广南县和兴隆县去年冬天涌现的村级有线电视网,是开阳地区广电事业进入新发展阶段的标志。李哲等建议尽快召开现场会,促进村级有线电视网发展。常浩然表示赞同大家的意见。
  是夜,常浩然在宿舍里翻阅广电局的报表。突然,他的两只眼球被一串数字拖住了:全地区已建、在建的村级有线电视网共二十一个,其中一个由村委会和村民联合投资,其余均是私人投资。糟糕,违反上级的规定,有姓“资”的嫌疑了!
  那个年代,姓社姓资的问题还很敏感。如何扭转被动局面?靠广电局?广电局现在是可以拿出一笔钱收购这二十个网,使它们都变成姓社,但是以后私人建网越来越多怎么办?靠政府?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枚针。政府还不靠你部门拿办法!靠乡村?乡村企业这些年都成了“空壳”,哪来钱?理顺?变通?遇到红灯绕道走?
  常浩然烦噪地在房子里抽烟、踱步、思索,但是一筹莫展。看看十一点了,他毅然拿起手机拨打老同学、省广电厅事业处长左锋的电话。
  左锋和常浩然是省广播学校同班同学兼舍友,一个身材魁梧,一个中等身材;一个睡上铺,一个睡下铺;你抄我的作业,我抄你的笔记;你帮我打水,我帮你拿饭;你爬树抓鸟,我下河捕鱼,亲密得像兄弟。“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群众很少吃上肉,脂肪和蛋白质奇缺,肚子瘪得贴到背脊骨。由于营养不良,不少人生了浮肿病。平常,人们都拿玉糠喂猪喂鸡。左锋父母是粮所职工,知道儿子在饥肠辘辘的日子读书需要有营养补充,每月都从粮所买些玉糠做成饼寄给儿子充饥。左锋每次都与常浩然分享。左锋分配工作不么,被单位精减支援农业。为了改变命运,左锋随即应征参军,从此与常浩然失去了联系。后来,左锋从部队转业到省广电厅,常浩然也从广南县调到开阳地区广电局,分别三十一年的两个老同学才又见了面。

  常浩然这次在半夜打电话给老同学左锋,目的是请教有什么办法可以确保村级有线电视网姓社不姓资。左锋对常浩然说,各地目前都没有这方面经验。左锋接着又以军人的口吻说,老同学你大胆的探索嘛,争取创造经验,给全省走出一条路子来。常浩然放下电话想想,又拿手机拨打广南县上安镇广电站老站长梁晓天的电话。
  次日天蒙蒙亮,李哲从五楼自己住的房间走下宿舍小院。此时,四周依然一片寂寥。李哲于是倚着一辆小车吸烟。
  李哲屁股倚着的小车,已不是五年前那辆北吉212,而是十三年前的地委书记专座——黑色2•8老皇冠。
  李哲的打扮也不可同日而语了。他头戴耳塞,耳塞连着一只“掌中宝”。
  手机从“大块砖”变成 “掌中宝”,昭示着中国的IT技术日新月异发展,也昭示着时光的飞速流逝。
  不到一支烟功夫,常浩然从三楼房间走下宿舍小院。他跟李哲打过招呼便钻进黑色老皇冠,坐到司助的位置。
  李哲急忙扔掉烟蒂,钻进驾驶室发动老皇冠。
  晨曦透过小汽车的挡风玻璃洒进车厢,一阵阵迷幻的酡红映照在常浩然和李哲的脸上。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李哲在部队做班长。一次残酷战斗中,他身负重伤,被送进战地医院抢救,出院后荣获二等功,并被破格提拔为排长,六年后当上副营长,不久转业到开阳地区广电局任事业科副科长。常浩然上任发现李哲责任心强,性格耿直,当面是人背后也是人,决心培养他。常浩然让李哲从副科转为正科,并兼任局财务科长,使李哲成了“一星管二”的官。
  李哲的短处常浩然也清楚。李哲才小学毕业,学历太低。眼下提拔干部存在着“年龄是个宝,文凭不可少,才干做参考,关系最重要”的现象,如果李哲不拿一个高学位,前途将受影响。常浩然亲自跑开阳师专,给李哲报读了函授大专。局长如此关心,李哲下决心攻读,两年后拿下大专文凭。常浩然早已配备专职司机,但常常抓李哲开车。常浩然这样做,不仅因为李哲熟悉业务,一人可顶两人用,重要的是他要亲自带一带李哲。
李哲三十七岁,未婚。如果李哲仍然是个军人,大家都很容易理解,因为兵营封闭,兵营是青一色的男子汉,要找个合适女友还真不容易!但事情发生在地方一科之长李哲的身上,就不能不让人觉得奇怪,甚至怀疑此君心理或生理有问题。国家是推行晚婚,但从来没有提倡男子三十七岁不结婚!
  常浩然一直很关心李哲的婚事,多次张罗同事们牵线搭桥。殊不知,李哲却说自己有对象了。常浩然问李哲:“你的女朋友是哪一位?”李哲笑嘻嘻:“军事秘密、军事秘密。”常浩然最近又劝李哲:“你都三十七岁了,赶快结婚吧。”李哲依然笑嘻嘻:“快了。我的婚期只剩三年了。”常浩然张嘴就骂:“李哲,你搞什么鸟名堂?你千万不要信今年没有好日子、明年没有好日子那些鬼话。它妈的,年年有好日子,天天都是好日子!”而李哲却照样笑嘻嘻:“常局长,我的婚期是我自己定的,与算命先生无关。我不急,您看我鞍前马后为您服务五年,现在不照样年轻!”
  是的,在一阵阵迷幻的酡红映衬下,李哲的娃娃脸依然青春靓丽。
  然而一阵阵迷幻的酡红却遮不住常浩然满脸沧桑。看,常浩然头上的白发似乎经过上帝精心栽植,分布极其均匀,呈现一种原汁原味的自然美,给人以严谨、庄重、一丝不苟、明澄得象水晶般的印象。常浩然幸运了,不像某些男士上点岁数脑袋便像缝上黑、白、黄三色补丁似的,不得不借助化学液物来遮掩无情的岁月。
  此外,常浩然眉宇间的“川”字也执拗地显示着主人的年龄段。这个“川”字,是常浩然历经沧桑的见证与感悟生活的结晶,也是常浩然以自身感悟对“眉头一皱,计上心头”成语的诠释。这五年,他“过五关斩六将”:筹建电视台,筹建广播电台,筹建广播电视报;深入偏僻乡镇建立有线电视网,使全地区乡镇广播站都翻牌变成了广播电视站。同时,他征地六十亩,让干部职工花不多的钱便拥有一块土地建房子。特别是筹建电视台和筹建广播电台这两件事,他都是在没有财政拨款情况下自力更生搞定的,全国罕见!
  李哲亲身经历广电局的创业史,因此特别敬重领头人常浩然。每当注视常浩然花的白头发,李哲的眼睛便有热辣辣的感觉。“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李哲怀疑史书记载的伍子胥一夜间黑发全部变白的虚无,耻笑《白发魔女》中的狼女与《神雕侠侣》中的瑛姑一夜间白了头的谎谬,感叹常浩然为了事业付出了太多心血!
常局长,我们什么时候召开村级有线电视网现场会呀?”老皇冠刚刚驶进“国道”,李哲便张在嘴巴说话。
  “你说呢李哲?”常浩然反问。
  “我认为越快越好。”李哲侧脸看看坐在自己身旁的上级。
  “为什么?”常浩然又问。
  李哲振振有词:“广大农民渴望能像城里人一样看上有线电视。我们召开现场会将加快村级有线电视网发展,满足农民的需要。”
  常浩然摇摇头:“昨天的统计报表显示,全地区已建、在建村级有线电视网几乎都是私人投资,这与上级规定相悖!你作为事业科长看不出问题,昨天汇报会也没人提及,说明我们的主观条件不成熟。”
  “乡村企业现在几乎都成了空壳,国家对村级有线电视网又没有投入,我们不靠群众投资靠谁?而且这样做也符合邓公的‘三个有利’原则!”
  “邓公的‘三个有利’论断很英明,但哪些事情是三个有利,哪些事情不是三个有利,邓公怎能一一说清楚。发展村级有线电视网有利于传播党的方针政策,有利于传播文化科学知识,有利于普及法制教育,有利于促进精神文明建设,有利于农民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等等,何止三个有利!但是,人家也可以说你私人建网三个不利:所有权不利于姓社,播出权不利于姓社,管理权不利于姓社。”
  “啊——”李哲惊讶,“难道三个有利也能说成三个不利?”
  “不稀奇!秦朝有指鹿为马的事发生,后来的历朝历代有指鹿为马和指马为鹿的事发生。”
  李哲更惊讶:“你是说官字两只口,上面大下面小?”
  常浩然皱皱眉头:“李哲,现在不是提倡向前看吗?向前看很必要,但也不妨向后看看,看看历史进程中的艰难步履,听听历史进程中的阵阵呻吟。我相信中国不久将会迈进盛世,但未来依然有艰难步履,有悲哀,有呻吟。”
  “你的话有所指吗?”李哲不等常浩然回答又问,“你一向敢说敢干,怎么一下子胆子小了?”
  常浩然垂下眼睑:“我担忧。”
  李哲愣了:“你担忧什么常局长?”
  自从世界上出现官场,民众就担忧官员腐败,因为官员腐败严重影响民生。而官员则担忧官场险恶,因为官场险恶影响仕途。新中国成立后,毛 不断告诫共产党人必须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进攻,并杀掉贪官张子善、刘青山,使以官谋钱、以钱谋官、权钱交易等腐败现象几乎绝迹。但是,许多干部也被“以阶级斗争为纲”弄糊涂了,不敢、不能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各级红头文件强调不搞阶级斗争,不搞政治运动,思想活跃了,政治环境宽松了,但人们“心有余悸”的问题尚未根除。常浩然历经许多政治运动,知道“以阶级斗争为纲”和“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阶级斗争”意味什么。天晓得什么时候又以阶级斗争为纲,又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阶级斗争呢? 转型时期的中国,许多事情在理论上、实践上还混沌不清,达克摩斯剑随时会落下来。你勤勤恳恳、千辛万苦工作,一旦处理不慎就会触犯政治。这种悲情故事历史上多次发生。李哲没有历经政治运动,心里也没有文革的阴影,怎能理解常浩然的心境呢。
老皇冠这时驶进了广南县境。常浩然看看车窗外的原野,随即停止与李哲的交谈。
  李哲想,常局长也许对村级有线电视网有了新构想,自己不该干扰他,便也不说话,一边驾驶老皇冠,一边继续琢磨姓社姓资的问题。
  其实,常浩然已经放弃了对工作的思考,兴致勃勃地观看旷野的春色。
  常浩然不是一心赏景的游客,也不是专门赋诗填词的文人。他之所以着迷于眼前春光,原因是他曾在广南生活三十一年,广南是他走向社会,为自己的生存、发展奋斗,同时服务于社会的根据地,是他最熟悉、最亲切、最难忘的第二故乡。他不能疏漏眼前可以看见的环境和一闪而过的景致,即使很不起眼的一座丘陵、一片山林、一条溪流、一道沟壑、一张池塘、一块田垌,在他眼里都有当年的感觉和旧日的故事。自己年轻的一页早就像墙上日历被自己漫不经心地翻过去,留在了历史长河中,现在他要将它倒回来,重新欣赏精彩部分。
  “清明前后插完田”这句农谚,准确地昭示着开阳地区季节变化和农事活动进程。一个月前,北国依然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而春天已经用它的生命原色打扮开阳大地,并迅速渗透到花草树木中,数十平方公里的原野层林尽绿,嫩绿、翠绿、淡绿、浓绿、茶绿、墨绿,大片大片绿,赤橙黄红青蓝紫等色彩一丝不苟点缀其中。近处,黄豆苗、绿豆苗、花生苗、玉米苗、木薯苗、甘蔗苗等旱地作物葱翠欲滴,站在水田里的杂交稻蓬蓬勃勃直指蓝天。远处,在机耕路行驶的自行车、摩托车像一叶叶水中飘荡的小舟,山岗上的木棉树花朵犹如千万束鲜红火焰,五万大山像一艘庞大威武的航母在大海游弋,又像一幅硕大无比的水墨画悬挂天幕。啊,人在景里走,车在画中游!
  哎,左前方那个村子,不就是他参加“四清”运动住过的旺山村么!
  那年,他十九岁。“四清”工作队规定,队员在住户家严禁吃鱼、肉、蛋。户主八婶过意不去,叫儿子牛仔半夜里煮些小鱼、小虾、鸡蛋给他吃。他不肯,他也不敢违反工作队纪律。八婶噙泪规劝:“常同志,你每个月给我三十五斤粮票和九元五角伙食费,但是你最多吃上四五元、二十斤米,省下的钱粮都归了我家。这份情,我领了。因为你是共产党工作队。共产党为人民!平常,你和我们一样喝白粥、红薯粥、木薯粥,吃芋头饭、红薯饭、萝卜干、头菜干,一律不吃鱼、肉、蛋。这那里是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你要是弄出病来,我怎么对得住你的父母?唉,不知哪个不通情理的大官立下这条烂规矩。牛仔,我们不管它,你半个月煮一次宵夜给常同志补补身子……”
  时光过去了三十三年,常浩然每逢想起慈母般的八婶便热泪盈眶……
哎,右前方那个村子,不就是他戴着“牛鬼蛇神”帽子住过的人和村么!
  那年,他二十一岁,被批斗一年后遣送到人和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造反派”规定,“牛鬼蛇神”用餐前,必须在毛 像前下跪,并叩头一百次,以示“请罪”。这种“请罪”其实也是体罚,但总比在单位被关押、剃阴阳头、跪甘榄核、拳打脚踢、坐直升机、戴高帽游街等刑罚好受。在人和村,他不怕苦,不怕累,就怕别人疏远他。谁敢、谁乐意接触“牛鬼蛇神”!殊不知,温柔俊秀,善写诗文,年方十八的小芳却亲近他。一天,在清水塘积肥,小芳说:“常大哥,不要难过了。古语云,宁为太平狗,不做乱世人。现在是乱世,活着就是成就!”
  半年后,他被遣送去“五•七干校”“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离开村子前,小芳对他说:“常大哥,我爸是小学校长,和你一样是‘牛鬼蛇神’。我从小放牛、爱牛,我不怕‘牛鬼蛇神’,我喜欢你。”突然而至的爱使他惊讶,但未能搅乱他的心,自己已经戴上牛鬼蛇神的帽子,沦为人下人,还谈恋爱?还能有正常人的感情?不行,不行……他赶紧说:“小芳,我这个牛鬼蛇神如果娶你,简直是罪孽……我有爱人了,她叫蓝玉,蓝天的蓝,玉石的玉。”小芳捂脸啜泣:“常大哥,你永远是我大哥哥!”事后,他荒诞地想,现实将自己像麻疯病人似地剔出来入了另册,却偏偏剩下一把爱火。
  常浩然现在想起小芳心里依然内疚:小芳,我当时对你说的话虽然都是善意的,但还是欺骗了你,对不起……唉,蓝玉姐你究竟在哪里……
  光阴飞逝。常浩然在广南服了很长一段苦役,但广南也以博大胸怀给了他美好的事业和美好的家庭等珍贵的财富。“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孟子两千年前这段哲言,不就是昭示先苦后甜的生活体验么,常浩然服苦了役之后当上小官,不也是天意,不也是他的命么……
  常浩然一边遐想,一边哼起电视音乐片《将军的摇篮》主题歌《再见,大别山》:

  清风牵衣袖,
  一步一回头,
  山山岭岭唤我回,
  一石一草把我留……

  黄冠离开“国道”驶进了“县道”,常浩然发现一辆辆自行车颤悠悠地从小汽车旁边闪过,觉得有点儿危险,连忙让李哲放慢车速。
  李哲放慢了车速:“常局长,你不要再管村级有线电视网那些事了,就当不知道。像包产到户那样,群众自发搞的,与领导无关。”
  常浩然知道李哲是替他着想。但他不能按照李哲的主意去做。他要是撒手不管,自然没有大的责任,但会造成大的损失:缺乏引导,村级有线电视网必然发展缓慢,广大农民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有线电视?另外,如果私人建网越来越多,脏屁股就更难擦干净了。再有,我明明是知道,却要装作不知道,也太不光彩吧。
  “村级有线电视网的问题其实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问题,广电部那帮官老爷乱发文件!”李哲将牢骚发到广电司令部。
  常浩然非常感慨:“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村级有线电视网牵涉整个舆论阵地,绝非小事。广电部要面向全国,牵涉面非常广,更要摸着石头过河。平心而论,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面对姓社姓资问题,哪个干部不做了官老爷?李哲,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牢骚话了。”
  李哲像意识到了什么,红着脸问:“那现场会不开了?”
  “我觉得现在开现场会还不是时候。”常浩然有点儿无奈。“目前,我们即使勉为其难,也还可以擦净屁股,无非拿一两百万元收购这二十个村级网,使之变成国有资产罢了。但是,全地区有两千多个行政村呀,要是开现场会一下子弄出几百个村子私人建网,到那时候麻烦就大了!”
  李哲这下惊呆了:“那……那怎么办?”
“李哲,我小时候也有很浪漫的梦想,希望长大以后做科学家、教“育家、体育健将,甚至做统领二三十万兵马的大元帅。但是省广播学校停办以后,我的梦想变现实了,只想做一个工人,什么工种都无所谓,有个饭碗就行。当了干部以后,我努力工作,决心对得住每个月十五号领的那份工资,并保住来之不易的铁饭碗。当上小官以后,我升华自己的梦想,决心努力做奉献,不辜负党和国家的培养。再后来,我把想做事、做实事、做成事当作一种快乐,分享给他人,加倍享受快乐。同时,我逐渐确立了我的为官之道——安全第一,时刻警醒自己不要犯错误,以免一失足成千古恨。”
  “常局长,你的梦想很实在。但是,你的为官之道——安全第一,在领导人的讲话中,以及书本、文件、报纸、杂志里都没有呀。”
  常浩然想,古往今来为官之道何其多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能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三年穷知府,十万雪花银;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有权不用,过期无效,等等。我的为官之道也许最卑微,但这是我自己总结并愿意坚守的。
  他眯起眼睛看着李哲:"陈云同志说过,不惟书,不惟上,只惟实。李哲你有驾驶证,知道‘平安是司机的人生之本,违章是司机的肇事之源’这句广告词吧。司机不应该随便违章,丢掉人生之本;干部也不应该随便犯错误,自毁前程。所以干部政治生命不死也是硬道理。”
  “常局长,难怪你这些年要亲自起草关于安全播出、消防安全、财务安全等文件。你建立了规章制度,谁违反谁负责,与你无关。”
  “制订规章制度是安全防范一部分,更重要的是使干部职工在思想上落实。”
  “常局长,我不说你的为官之道很卑微,也不说你的为官之道很伟大,但我对你的人品、官品早就肃然起敬。”
  “我可不戴高帽。”
  “我是实事求是。”
  “李哲,改革开放是一篇做不完的大文章。邓公关于摸着石头过河的论述,体现人的主观能动性,体现唯物主义思想与实践精神,是改革开放最大的方法论。我们今天去上安镇调研,就是为了寻找安全稳妥的办法。”
  李哲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上安镇如果没有安全稳妥的办法呢?”
  常浩然凝视远方:“那就兵分多路调查研究,让你我的两双眼睛、两双耳朵变成几十双眼睛、几十双耳朵,看得更加宽广,听到更多声音。我坚信,基层的同志们一定有安全稳妥的办法。”

《命》第二章 突破口在哪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命》第四章 感恩的心
【编者按】感谢老师赐稿!【审核:winshine】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2-10-2 17:11 , Processed in 0.038473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