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命》第二章 突破口在哪[ 驼铃文学社 ]

作者:七十老汉 时间: 2021-1-31 14:01 阅读: 377 评论:0
导读:内容简介   《命》是一部反映改革开放初期官场生态的长篇小说。   作品围绕做事业这条主线,依托广阔的背景和复杂的矛盾,刻划众多官员形象,展示他们令人喟叹的生活与命运,揭示他们对理想、事业、爱情、金钱 ...
第二章

  突破口在哪


  开阳位于岭南之南,巍峨的五万大山从北往南绵延,蜿蜒的鸳河和鸯河自西往东流淌。由于两河交汇之后形成了一段半边清半边浊的河面,人们称之为鸳鸯江。鸳鸯江似乎特别眷恋开阳城,流经城北时突然拐一个弯,往北流了三十多公里,才又掉头往东奔向大海。
  历史上,开阳地区不乏土匪为患、军阀争斗、金戈铁马,也不乏土木兴盛、商贾云集、文人荟萃。据《开阳志》记载,从初唐以来,历代君主均在开阳设衙,使之成为屯兵御敌的重镇。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开阳设置行政专员公署(简称行署)。从此,开阳地区更不乏中华民族的风范,与新中国同频共振,经受风雨,砥砺奋进。
  开阳行署下辖开阳、广南、博山、桂山、高凉、兴隆、昌平等七个县。前三个县丘陵少、平原多,后四个县丘陵多、平原少。坐在飞机上鸟瞰,前三个县的县城宛若三座嘹望哨掩映在茫茫的林海中,后四个县的县城恰似四颗珍珠镶嵌在碧绿的玉带两旁。
  在这片广袤的原野上,大自然用鬼斧神工劈成的山、水、洞、岩,子民们用心血汗水建造的庙、塔、庄、阁,虽然不像黄山、泰山、黄河、长江等名山大川那样显耀、显赫,但也不乏万千景致。那个葛洪炼丹七七四十九天的玉岩洞,那座“门庭虽小,祭祀特灵”的冼太古庙,那口苏东坡流放途中沐浴过的冰泉,那道恰似柳宗元笔下“万径人踪灭”的佛子山,那间石达开统帅兵马入川前凭吊死难战友的兄弟阁,以及李宗仁韬光隐晦居住三年的明未朝清初建筑,每天都招徕众多游客。
  中国最有影响力和最畅销的辞书《现代汉语词典》,汇集了百名学者的智慧,将“岭南”注释为“五岭以南”。但是,此注释尚未昭示开阳四季飘香、生机勃勃的内涵。
  开阳设立地区行署那年,本省主政者第一次来开阳视察,那软糯清香的雁鹅粘米饭,鲜嫩爽脆的通心菜,口感绵绵的大莲藕,富有奶油味的蜜菠萝,清甜肉厚的荔枝,入口极易脱核的龙眼,肥嫩不腻的三黄鸡,皮薄甘香的扣肉,以及下锅煎煮便可冒油的鸦塘鱼,等等,都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一路视察一路夸赞:“开阳是我在陕北窑洞梦中的鱼米之乡。”开阳地委书记请他留下墨宝,他捋捋旧军装的衣袖,轻拈狼毫,濡墨笔端,疾书下九个飘逸跌宕大字:“千州万州不如开阳州”。书罢,他叮嘱部下,务必“以粮为纲,多种经营,实干巧干,福祉百姓。”也许是本省主政者的指示发挥了作用,也许是有关部门的大力扶持,开阳地区连续五年喜获粮、钱双丰收,并建起一批果场、林场、鸡场、猪场、牛场。其中,广南的万亩荔枝场,兴隆的万亩龙眼场,博山的万头鸡场,桂山的万头猪场,开阳的万头牛场,都在不短的时日里“闹”了个“亚洲第一”,被极端热爱家乡的秀才们写进了各自的县志。
  且不管上述“亚洲第一”是否真正的第一,但在骇人听闻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许多人都不惜跑上几十里路来开阳地区籴“黑市米”,然后偷运回家,捱过可怕的饥荒年月。
  开阳,一块令人向往的风水宝地!
        
       然而近五年,也就是常浩然出任地区广电局长这五年,开阳却遭受了“糖衣炮弹”重创:三任地委书记先后中箭落马。
  第一任落马书记阎肃,因受贿二十万元,病逝仍然被开除党藉。
  第二任落马书记李顺,因受贿五十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第三任落马书记孔子健,农历正月初八与一名副专员同时被“双规”。据说,那位被“双规”副专员竟创下全国受贿新高。
  拔出一只萝卜,牵动一片菜地。一桩桩经济案件牵涉了不少人,就连行署专员也因为收受红包被“曝光”,而不得不辞职“软着陆”。
  一连串惊心动魄的政治风云,应了开阳一句不甚雅观的民谚:肥婆跑步———波未平,一波又起。
  极善哗众取宠的小报,连篇累牍地刊登三任地委书记中箭落马的新闻。一时间,小报畅销,开阳纸贵,地、县、镇、村四级干部议论纷纷,老百姓们争相传闻。
  与别的地方一样,开阳的街头巷尾也不乏惊人之语。
  惊人语一:开阳的书记们真是“前腐后继”啊!
  c 惊人语二:如今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副科以上干部隔一个抓一个,也错不了几个!
  惊人语三:北京、上海、广州等大拔市,以及深圳、珠海等经济特区,至今都没发现贪官,开阳怎么净出贪官?难道腐败无特区,反腐有禁区?
  惊人语四:开阳地区这些年经济发展最快,怎么三任书记都被抓了?怪哉!
  惊人语五:我宁愿要改革开放、让民众富裕的贪官,也不愿要闭关自守、使民众一贫如洗的“清官”。
  惊人语六:三任地区书记接连中箭落马,开阳到底中了什么邪?
  惊人语七:唉,腐败是气候出的!
  一个地方,三任地委书记相继中箭落马,这在新中国的政坛上实属罕见。开阳地区,一下子在全国出了名。

  开阳地委大院和开阳行署大院同时建在解放路东段一个废弃了近千年的古校场里。当年那位专门研究阴阳五行的风水师,推荐在古校场兴建党政机关办公楼的理由,是说将来那里会出很多达官贵人。从外表看,地委大院和行署大院各自独立,有着同样大小、同样式样的大门,门口摆放着同样大小、同样式样的石狮子,门牌分别为108号、109号。走进里面才发现,两座大院其实是相连相通的。这也许是为了便于“一元化”领导吧。
  让人猜不透的是,两个大院牌匾的文字颜色完全不一样。党委牌匾的文字一律是红色,而政府、人大、政协牌匾的文字一律是黑色。这一红一黑,到底蕴含什么寓意呢?事情过去了近半个世纪,知情人恐怕已经不多了。
  两个大院都有一些陈旧的“红房子”。这些“苏式”制品,伫立在众多中式建筑旁,依偎在杜鹃、金桂、九里香、黄金叶等花卉怀抱里,掩映在榕树、棕树、木棉、玉兰、芒果、荔枝、龙眼、杨桃、菠萝蜜等乔木中,呈现另类的中西合壁奇观。阅历深者看上一眼,便会联想到“老大哥”,联想到“中苏蜜月”,联想到愚昧、盲从、落后,也联想到改革开放、建设发展。
  地委大院有一栋H形三层大楼。此楼在开阳并非坐大,然而外观气宇轩昂,内部结构实用,其地位在众多楼房中“至高无上”。一楼,除了有值班室、接待室、文印室、杂物室,还有一个能坐五百号人的大会议室——地委和行署召集地直单位一把手们开会的地方。二楼,归地委办公室六个秘书科使用。三楼,除了地委正副书记、地委秘书长办公室,还有一个小会议室。从大楼启用那天开始,地委领导们就常常聚集在这个小会议室议政理政,凡是关系到国计民生和人事变动等重大事项,无一例外都在这里决定。因此,这栋H形三层大楼一直就是个神秘莫测而又特别现实的地方。

  “一年一小变,五年一大变”的奋斗口号,是开阳地委、开阳行署1992年提出来的。现在已经五年过去,开阳城发生了很大变化,原先冷冷清清的解放路东段繁华起来了,商店鳞次栉比,密集如蜂房蚁巢。各个商家为了招徕更多的顾客,都在门面张贴了“疯狂大减价”、“亏本大甩卖”、“全店大清仓”、“卖到你好笑”等广告。这些广告隐藏着赚了大钱的笑脸,也掩饰着生意不好做而又不得不硬撑下去的苦瓜脸。两旁人行道上,菠萝蜜树枝桠像一支支巨大的臂膀往路中央伸展,凭空托起一道弧形的绿荫,给暄嚣的闹市增添了许多柔情。每逢秋季,这道挂满浅黄色灯笼状果实的空中长廊便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孔子健被“双规”那天,开阳地委来了一位新书记。来人姓曹,名自若。
  曹自若的书记职务其实也不算新,因为他此前已担任瑶山地委书记三年。去年秋天,他奉命进中央党校地厅级干部培训班学习。今年春节后,他本来还要继续进京受训,但省委特事特办,命他赶赴开阳,并提请中央任命他为省委常委,使他成了开阳第一位副省级高官。
  前三任地委书记相继中箭落马,使相信风水的人们对当年给地委、行署大院选址的风水师表示了极大的愤懑。而曹自若成为开阳地区第一位副省级高官,又使相信风水的人们眼睛一亮。
开阳是个富庶地区,也是个复杂地区。曹自若能够驾驭政局,加快开阳发展吗?开阳的干部群众都特别关注。
  曹自若四十五岁,额头方正,印堂发亮,鼻梁坚挺,嘴唇厚实。行署副秘书长傅强见过其人之后,认定曹自若绝非平庸之辈、等闲之人,于是逢人夸赞:“曹自若书记是个睿智稳重、有出息的人,谁想阻挡他升官都难。我敢预言,五年后正省级肯定有他一份。你不信?你看看他又长又大又肥厚的耳朵吧,那绝对是福禄寿的标志!”
  来到开阳上任,曹自若深深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开阳地区人口占了全省七分之一,相当于曾被中国誉为欧洲一盏社会主义明灯的阿尔巴尼亚人口两倍,相当于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位居世界前列的卢森堡人口二十倍;自己已经成为开阳各项事业的参与者、实践者、策划者、推动者,开阳新的重大历史将在自已的手中书写,岂可儿戏!
  曹自若于是不分昼夜阅读资料,处理重要事务,召开必要会议,深入基层调研,向各方面人士了解情况,参与重要的应酬,忙得不可开交。尤其是整肃吏治、疏导干部思想、振兴经济这三件大事,仿佛三座大山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上任第三天吃过晚饭,曹自若撑一把折叠式雨伞,冒着寒风细雨走访地委、行署所有的离休老领导。曹自若逐家逐户地拜年,逐个听取老领导的意见,并请老领导出主意和推荐人才。老领导看到他谦虚谨慎,实心实意听取他们的意见,个个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给他提出了很多意见和建议。
  十一点半,曹自若在返回宿舍路上看到行署办公楼三楼亮着灯,心念一转便走上去。
  来到三楼,曹自若透过玻璃窗看到常务副专员高如鹤在伏案疾书。他轻轻敲了三下门。
  高如鹤摘下老花眼镜走去开门:“哟,是曹书记呀!”
  “高大哥,这么晚你还在忙呀!”
  “你不是也没有休息吗曹书记。”高如鹤五十八岁,腿长、腰长、脖子长,一副鹤形长相。
  “我刚才去离休老领导家,给老领导们拜个晚年。”曹自若将折叠式雨伞放在门角。
  “应该的。哎,老领导们都好吧。”高如鹤给曹自若斟来一杯热茶。
  “老领导身体都很好。他们非常关注时政,关注开阳的改革开放和建设发展。”曹自若坐下椅子,喝一口高如鹤斟来的热茶。
  “老领导们德高望重,正气凛凛,对现在的许多事情看不惯,很义愤。据说,阎肃、李顺就是他们联合告倒的。”高如鹤两眼灼灼有神,额头的皱纹宛如龟裂的土地,似乎风一吹便会散发出田野的气息。
  “哦。”
  “老领导们关系广,对官场知根知底,要举荐一两个干部,易如反掌;要把告状当作一项事业来做,也没有不成功的。我们应该认真重视他们的政治资源。”
  “对对对。哎,你给老领导拜年了?”
  “还没有。”
  “为什么?”
  “我拱到你们书记前面去?成何体统!我过两天去也不晚,因为没过十五还是过年。”
  “哎,这么晚你还在忙什么呢?”曹自若喝着茶问。
我刚才约财政局三位局长来挖一下财政的潜力。”高如鹤咧开嘴笑笑,“曹书记,这些天你天天拉我去搞调研,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新官上任三把火,是吧。”
  “哈哈哈……”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分管钱财,必须为你做好粮草准备。”
  “谢谢、谢谢。”
  高如鹤十分感慨,毫不在乎地说:“曹书记,地委、行署原来计划要搬迁两个大院,财政留下了三千万元征地费和盖房费。但是我不明白,两个大院位置非常好,又宽阔又平整,设施也很完善,搬迁它们有什么意义呢?我建议地委复议,因为侈糜之风不可长,艰苦奋斗作风不能丢!”
  曹自若频频点头:“刚才离退休老领导也说到两个大院不应该搬迁这件事。高大哥,我请你在四大班子联席会上提出复议。”
  “好!”高如鹤点燃一支555,深深吸了两口:“曹书记,我以前还提过一个建议,被否定了,现在可否重提?”
  曹自若显得很有兴趣:“您请讲、您请讲。”
      开阳地区地处内陆,不靠海,不沿边,也不是“老少边”。不靠海,搞不了三角洲经济;不沿边,发展不了边境贸易;不是“老少边”,享受不到国家的有关扶持政策。历史上,开阳凭借鸳河、鸯河两条河道搞运输,有着明显的区位优势,但是随着世界性进入航海、航空、高速公路时代,开阳的区位优势已经丧失。一年前,高如鹤根据先富地区“要想富,先修路”、“道路通,百业旺”经验,建议地委、行署集中财力,拉直、拓宽、硬化六条县际公路,大力改善投资环境,建设一个以开阳城为中心的半小时经济圈。然而,他这个建议被人家以远水解不了近渴为理由给否定了。
  “唉……”高如鹤重提旧事不免有些伤感。
  曹自若眼睛一亮:“远水是解决不了近渴,但是能够解决长远干渴之水才是有源之水。我们不能光是盯着眼前的利益,必须立足长远,干好当前,才能从根本上加速开阳发展。”曹自若用右手揉揉嘴巴旁像个大括弧的皱纹。“高大哥,我请您详细说说。”
  高如鹤很受感动:“好——”
  “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高如鹤今天晚上与曹自若谈工作,像遇到了知音,于是敞开思想,把心中的忧虑如实告诉他:前些年开阳上上下下一窝蜂大搞经济开发区,结果导致基本建设投资过热,经济领域出现泡沫,不但留下了不少无效工程、烂尾工程,而且使各县的财政不同程度地出现赤字,个别县甚至连干部教师的工资都不能按时发放。
  曹自若打一个手势:“高大哥,这个情况我知道了,你说一下困难吧。”
  “我和有关人士估算过,现在要拉直、拓宽、硬化开阳的六条县际公路,总投资将超过三个亿。”高如鹤额头上凸显丘陵般的皱纹。“唉,资金难筹啊!”
  曹自若眼睛又一亮:“高大哥,你已经有了筹资方案?”
  “最理想的方案是请省交通厅大力支持,由交通厅出资七成,开阳出资三成。”高如鹤一边说,一边用左手拿的烟蒂点燃右手拿的555。“最不理想的方案,也要请交通厅出资一半。”
  “好,两个方案都好。”曹自若又用右手揉揉嘴巴旁像个大括弧的皱纹,“高大哥,你熟悉开阳的干部,你要给我推荐些人才啊。”
  高如鹤非常惊讶:“曹书记……你这么快就要洗牌?”
曹自若爽朗地笑笑:“不。我不会用一朝天子一朝臣那套旧皇历。同样的一支队伍,我也要带好它。但是,不用人才绝对不行!”
  “哦,那我首先推荐广电局长常浩然。常浩然这个人想做事、做实事、做成事,决策能力和实施能力都很强。他在三个乡镇做过领导,在县委、政府六个部门工作过,做过广南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县委宣传部长、县委常委。对了,他还参加过四清运动和三线建设,经历广,阅历深,人品好,官声好。”
  曹自若没有回答高如鹤,但他的两只精明眼睛仿佛在对高如鹤说:“好!。”
  “曹书记,你有政治优势,你要亲自出马跟省交通厅交涉啊!”高如鹤这边向新来的地委书记推荐老朋友,那边也不忘全局工作。
  “我听你的高大哥!”曹自若知道高如鹤的话里隐含自己是省委常委的意思,便又爽朗地笑笑,并朝高如鹤点头致意。“这些天,我一直在思索工作上的突破口问题。巧了,你和离休老领导都给了我很重要的启示。”
  “我给了你重要的启示?哎,那你选择的突破口在哪里?”
  “我打算从复议地委、行署两个大院的搬迁计划突破。”
  “哦?”
  “高大哥,你前面已经说清楚了,侈糜之风不可长,艰苦奋斗作风不能丢。”
  “我明白了。你这是提纲挈领,纲举目张!”
  心有灵犀一点通。两位敏锐、正派的领导人心领神会,四目相交,相视而笑:哈哈哈……

《命》第一章 前尘若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命》第三章 卑微的为官之道
【编者按】【审核:】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1-10-21 10:37 , Processed in 0.055873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