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闯荡在都市边缘》第006章[ 青藤文学社 ]

作者:冷月888 时间: 2021-1-29 15:12 阅读: 248 评论:0
导读:第006章 家族旧恨气难消 又添新仇存芥蒂  连续多日的绵绵细雨过后,丝丝凉风从苏家坡的山梁上掠过。到了晚上,已感到了些许的凉意——火炉般的夏天总算煎熬过去了。  “成贵,在忙着呢?”二叔正在院里用柳条编 ...
第006章 家族旧恨气难消 又添新仇存芥蒂

  连续多日的绵绵细雨过后,丝丝凉风从苏家坡的山梁上掠过。到了晚上,已感到了些许的凉意——火炉般的夏天总算煎熬过去了。

  “成贵,在忙着呢?”二叔正在院里用柳条编筐子冷不丁有人在背后叫了一声,转头一看居然是姚明谦来了。

  这个几乎老死不相往来的邻居突然登门让二叔感到意外,脑子迅速转动起来,暗自琢磨苏睿这个惹祸精已经出门了呀,家里还有哪个孩子和他们家姚兵打架了?

  尽管捉摸不透人家来的目的,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二叔忙放下手中的柳条抓起拐杖站起来说着客套话:“哦,明谦来了呀,有啥事吧?”这句看似正常寒暄的话此时说出来感觉有些不合时宜,好像没事就不能来似的,不过两家的关系也确实如此,这让两个人都感觉心里有些拧巴。

  二叔把拐杖夹在咯吱窝里,瘸着腿准备给他搬一把椅子,姚明谦看他腿脚不方便,连忙说:“不用了,成贵,我说两句话就走。”

  二叔不再客气从口袋里掏出烟盒,用手抖了抖抽出两根烟给姚明谦递上一根,问:“啥事?”姚明谦俯身接过烟掏出自己兜里的打火机帮他点起,然后再点起自己嘴巴上的烟,这个过程两个人好像跟老朋友一样自然。
      学校设在南坡的两间废弃的土坯房里,这个破旧不堪的土坯房在村里有一定的历史地位,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那里是批斗坏富右分子的小队部。这个见证历史的土坯房早已破破烂烂,年久失修屋顶有几眼窟窿,下雨天还滴滴答答的漏水,椽木被雨水腐蚀以及木虫的侵咬早已千疮百孔。平时大家怕不安全很少踏足于此,它曾经的癫狂也早已被人遗忘,现在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小队长姚明贤刚传达了镇领导的通知,庄稼人就张罗了起来,他们深知文化的重要性,只有读书识字才有真正的出路。老辈人因为没文化才守在这片贫瘠的土地里刨食苟活,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孩子们身上,不能让他们跟自己一样也窝在山沟里过面朝土地背朝天的生活了。

  各家各户在这个时候没有丝毫的私心,懂活路的人不计工钱扒了屋顶上被虫侵咬的椽木和旧瓦,还有的人从家里搬来了椽木材料,几天功夫就把这间废弃的土坯房修葺一新,然后找来木头锯成木板做成桌椅板凳,一个简陋的教室就算大功告成了。

  作为一个民办老师,姚明谦上课没有准头,农忙的时候就在家里忙活一阵子,忙过后就用石块敲击那口当年用来召集村里人开会的铁钟,每当听到响起‘铛铛铛’的铁钟声,孩子们就知道要去上学了。

  姚明谦像过去的教书先生一样教学严谨,所以学习成绩不好的孩子被他打屁股是难免的。由于学校的特殊位置,孩子们杀猪般的哀嚎声在村子里角角落落回荡,不过被打的孩子家长倒是毫不在乎,甚至在心里默许这种教育方式,他们认为娃娃不好好学习挨揍天经地义,老师管教的严也是为孩子好,古话说玉不琢不成器,山里的孩子皮糙肉厚磕磕碰碰也是常事,谁也不会为此去责怪埋怨他的不是。

  二叔之所以心存疑虑,是因为苏姚两家在文革时期有过积怨,这源于解放前茂朴老汉的兄弟苏茂根走亲戚的时候被国民党部队抓了壮丁,后来老蒋兵败大陆他所在的部队被打散后就继续回家务农。其实这本来算不得什么大事,谁曾想解放后爆发的政治运动波及到了这个封闭的小山村。

  姚家老爷子姚天德当时是村革委会只手遮天的主干人物,眼瞅着别的村子运动搞得红红火火,自己这里毫无起色他感觉愧对组织的信任。尽管他积极向组织靠拢要求进步,可在这个破山沟任他想破脑袋也找不出个像样的阶级敌人,这让他犯愁的寝食难安。

  一天,他从大队部边往家赶边低着琢磨这个让他犯难的事,没想到一下撞到别人的粪桶上,这个土皇帝向来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一看自己的军大衣上溅了几点臭大粪,这还得了。他也不管是自己撞了别人,黑起脸就骂:“狗日的……”当他抬头看挑粪桶的人是苏茂根时,突然灵光一闪,不怒反喜,明明眼巴前有一个帮国民党打仗的反动派,怎么把他给忘了,就是你了,撞到我也该你们苏家倒霉。

  苏茂根一看撞到了这个活阎王,急忙媚着笑脸陪着不是,可姚天德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苏茂根回到家里把这事一说,苏家人预感不妙家里顿时陷入一片恐慌,一个个提心吊胆。

  果不其然,第二天姚天德就带着一帮人如狼似虎闯进苏家,给苏茂根扣了一个国民党特务的罪名押到南坡操场上进行批斗,任苏家人怎么苦苦求情,姚天德依然坚持原则不放过一个潜在分子。

  在小队批斗完了又拉到大队部作为典型当着几万人让他交代罪证,小将们看他交代不出就认为他顽固不化,给他剃了阴阳头被充满革命热情的小将们扇耳光,经过几天的折腾,那些人看折腾不出什么名堂就通知苏家人把他领回去。

  当苏家去领人的时候他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蓬头垢面的神志不清,也不知道多少天没吃饭了。苏家人忍着泪把他抬回去,休养了几天渐渐恢复了清醒,看到家里人嚎啕大哭。正当苏家人庆幸把他从鬼门关抢回来的时候,第二天早上却发现他吊死在房梁上,这么久的批斗屈辱不仅折磨着他的肉体,也让他的精神崩溃。尽管苏家对姚天德邀功请赏的行为相当愤慨,但在当时那个政治气氛下,他们敢怒不敢言,自此以后两家算是结下了梁子,不过最后姚天德因为和王瘸子的婆娘兰子闹出生活作风问题丢官辞世,也算是遭了报应。
       老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崽子会打洞。由于家境殷实姚天德的两个儿子都读了书,在这个山沟里也都混得有模有样。姚家老二姚明贤在队里当了队长,队里征集提留款或大队有什么重要的事都是他在张罗,此人和他爹姚天德不一样,他精能圆滑城府极深,就算见到仇人他都会乐呵呵的和人主动打招呼,虽然他爹当年得罪了不少人,但并不妨碍他在村里的威望。可就是这样一个做人滴水不漏的人,却偏偏和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姚明谦尿不到一个壶里,两兄弟平时很少走动,在路上碰到也不怎么说话。

  时间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尽管两家积怨颇深,可由于姚明贤的关系,苏姚两家似乎也淡忘了当初那件不愉快的事,至少表面上马马虎虎过得去,没想到后来和他哥姚明谦闹过几次不愉快的冲突。

  一次苏睿出去放牛一时贪玩没有看好,牛跑到姚明谦家的地里把人家刚栽下的红薯苗啃了,他婆娘杜杏儿下手不知轻重的把牛腿打折了。

  苏睿眼泪巴巴赶着瘸牛回到家里,茂朴老汉得知事情的经过暴跳如雷的说:“就算吃了你家的红薯苗,重新给你栽上就是了,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以后种地咋办嘛,狗日的也太狠了,不行我得找他们问问,就这么打了也不过来言语一声。”

  这头牛养了两年多家里耕地全指望它,平时茂朴老汉特别心疼这头牛,牛瘦了就喂黄豆,冬天怕它冻着就往牛圈里添草,看牛腿被打折让他极为恼火。倔强的老爷子找到姚家理论,结果闹得面红耳赤各不相让,老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想到捣蛋的苏睿替他出了一口恶气。

  桃子到了成熟的时节,苏睿放牛回来就急不可耐的去院后那棵桃树上摘桃子吃,刚准备往上爬发现树上有人,天色微暗树叶子挡着看不清楚是谁,他以为是苏浩就冲上面喊:“浩娃子,你给我扔几个下来,我就不上去了。”

  等了半天,树上的人没有说话,这个惹事精以为苏浩不理他,就捡起地上的石子说:“浩娃子,你再装死我拿石头砸你了哦。”

  可树上的人还是不吭声,苏睿觉得被轻视了,一生气就捡起石子砸得树上的人‘啊’ 的一声,苏睿一听不是苏浩的声音瞬间大怒,有人敢来偷桃子吃那还得了,叫道:“谁在上面偷我家桃子,不说话老子砸死你个不要脸的。”
       “别打,是我……”一听声音居然是姚明谦的儿子姚兵,想起上次他娘把自家牛腿打折了,愤怒过后他不怒反笑:“是你就对了,打的就是你这个兔崽子,给老子滚下来,敢来偷吃我家的桃儿,我看你是活腻了。”

  姚兵嘴馋本想趁着天黑来偷摘桃子,好死不死的被苏睿这个惹事精撞上了,两家本来就有过节,大人们结下的梁子也影响了孩子们,苏睿没事的时候都要惹点事,何况姚家的人来偷东西,天赐良机哪能放过?他乐不可支的抓着石块往姚兵身上砸,一块石子直接砸中姚兵的鼻子,他顿感鼻子一痛,一摸一手血更是吓得没了主意,一时没扶好树枝从树上栽了下来,摔得嗷嗷大哭,鼻子脸上血糊糊的。

  姚兵尖叫的哭声把苏家人都惊动了,大叔一看把人家的孩子摔成这样,这不是让两家的关系雪上加霜嘛,恼火的在地上找了根木棍就要找苏睿算账。

  茂朴老汉一下把苏睿拉在身后,拦住他说:“咋了,人家来偷咱家东西,还不能说话了,怕了他家还是咋的,就是他姚明谦来了也是这话。”

  在这个放个屁都能听到回响的山沟里,不大会儿把人们都惊动了,人们窃窃私语互相打听着消息:“咋回事,听说苏睿把姚兵打了,这两家咋又干上了?”

  刚看完热闹的光棍汉老曲说:“是姚兵去偷苏家的桃子被苏睿失手打了。”大家这才明白过来,有人‘哦’了一声说:“那就怨不得苏家了,姚兵也太不懂事了,谁家的不好偷去偷他家的,不是没事找事嘛?”

  姚明谦看儿子摔得那个埋汰样子自知理亏也不与苏家人争辩,只是感觉姚兵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干出这么丢脸的事让他难堪。他有气没有地方出拿起树枝假模假样的把姚兵抽了一顿,他婆娘杜杏儿吵里巴火气急败坏的拦着他。

  这样一来倒让大伯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心想这样的疙瘩是越发不能解开了。本想拉苏睿去给人家道个歉和解一下,可茂朴老汉觉得苏睿给他出了一口恶气,还眉开眼笑的把苏睿夸了一番,大伯也是无可奈何了。

  茂朴老汉不仅仇恨姚天德,更觉得姚明谦跟他爹一个尿性,他一直怀疑二叔超生被抓是姚明谦举报的,只是一直苦于没有证据只好忍在心里。

  后来刘半仙来家里做客,看到屋后的烧瓦窑大吃一惊,说这样犯了忌讳,一把火烧掉了运势。苏家人才想起是姚明谦盖新房时箍的窑,大家以为刘半仙言过其实并不在意,可后来苏家发生的事却验证了他的警告。

  日积月累的积怨让两家人很少来往,没想到姚明谦上门来说这个,二叔想起两家的恩怨拿不定主意,就敷衍他说:“等雅玲回来我和她商量一下,娃娃这么小要不要这么早上学?”

  姚明谦弹了弹烟灰客套的说:“好,你们拿好主意和我言语一声。”二叔嘴里答应着又客气的给他递烟。姚明谦赶紧用手挡着他的烟说:“这还没有抽完呢。”两人客气的倒显得有些尴尬,姚明谦感觉不宜久留就抽着烟走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被在屋里忙活的大婶看到了,等姚明谦走后,她这才跑出来好奇的问:“成贵,他来找你干啥?”

  二叔正考虑姚明谦刚才的话,被她这么一问,就说:“这不马上要开学了嘛,他来问苏蔓上学的事。”

  大婶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哦’了一声,然后问他:“苏蔓娃是该上学了,你打算咋办?”

  二叔摸摸头没了主意,反问道:“我哥呢,等会儿问问他咋想的?”

  大婶一边回屋一边说:“去地里了,还没回来呢。”

  晚上吃过晚饭后,一家人坐在一起商量着苏蔓上学的事,大伯豁达的说:“上学是好事嘛,咋能不去呢?他当他的老师,咱娃上咱的学,计较那么多干啥嘛?”

  茂朴老汉一听倔脾气又上来了:“读啥读,老子看到他就来气。”

  大伯见老头子这样,就说:“这不是耽搁娃娃嘛?”

  茂朴老汉固执的说:“咋了,离开他就不活了,让娃娃去冯家铺子她外婆家读,浩娃子小姨也在嘛,干嘛看他的脸色,要是他打咱娃娃不是在咱头上拉屎吗?”

  大伯听得很无语,劝道:“苏睿他们不是上得好好的嘛,不要把人想那么坏嘛,这样结仇啥时候是个头?”

  “他姚明谦跟他爹一样就不是个东西,偷生苏蔓的事说不好就是他去镇上举报的,咋还让娃娃去他那儿读书,你咋想的?”茂朴老汉越说越来气,众人见老爷子这么执拗谁也不敢再说什么。

  当二叔委婉的把这事告诉姚明谦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意外,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随即消失,说道:“在家里上学不是挺方便嘛,跑那么远干嘛,是怕我教不好娃娃吗?”

  二叔口不对心的说:“看你说的这叫啥话,娃她外婆想娃了,再说我这腿脚也不灵便,还是让她去她外婆家读吧。”姚明谦听了这话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二叔心情复杂地看着姚明谦离去的背影,要不是老爷子坚持他也不想把孩子送那么远,这样两家无形中又多了一层隔阂……

  姚明谦抽了一口一股烟雾就从他的鼻孔里飘了出来,说:“是这,这不是马上要开学了嘛,我来统计下咱队上有几个娃娃要上学的提前订购教材,我看苏蔓娃也到了上学的年龄就过来问下,好让你们有个准备嘛。”

  二叔听他这么说心里就犯了嘀咕,说起来姚明谦也是个读过书的文化人,当时毕业后不好安排工作就一直在家干农活,后来镇上的领导考虑到孩子们跑几里山路上学不容易,就决定在每个小队开设一到二年级的合成班,这样既方便了孩子上学又安置了那些没有被分配工作的人,于是姚明谦就顺理成章成了队上的民办老师。

  苏家坡三面环山像个大簸箕呈‘凹’字型包裹着整个村庄,一条羊肠小路沿着地势陡峭的山体弯弯绕绕通往山下。由于苏家坡的特殊性,这里没有什么高门大姓群聚,山下分散着以王家为主的一片,而山上苏姓人偏多一点,南坡则聚集了20多户孙姓为主的人家。
《闯荡在都市边缘》第005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闯荡在都市边缘》第007章
【编者按】【审核:】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1-5-12 21:20 , Processed in 0.063624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