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闯荡在都市边缘》第003章[ 青藤文学社 ]

作者:冷月888 时间: 2021-1-29 12:21 阅读: 239 评论:0
导读:第003章 进城打工万般难 峰回路转进砖厂  开春后,他们与村里的孙茂才和路有财结伙搭伴,背着被褥行囊走了几里路,赶到村供销社门口的公路上,那里有一天一趟开往西安的大巴,破旧的大巴像摇椅一样在尘土飞扬、蜿 ...
第003章 进城打工万般难 峰回路转进砖厂

  开春后,他们与村里的孙茂才和路有财结伙搭伴,背着被褥行囊走了几里路,赶到村供销社门口的公路上,那里有一天一趟开往西安的大巴,破旧的大巴像摇椅一样在尘土飞扬、蜿蜒险陡的山路上颠簸着穿过秦岭隧道,十多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西安。

  尽管这座古城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举足轻重,可这些农村出来的庄稼汉并没有心情去浮想联翩它曾经的辉煌。下车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正月时节黄土高原的气候异常干冷,刁钻刺骨的寒风顺着脖子往里钻,大家冻得抖抖索索来不及欣赏这座繁华城市绚丽多彩的夜景,天寒地冻加上一路劳顿早已疲惫不堪,眼下最关键就是睡觉休息。空旷的车站冷冷清清没几个人,几个和他们一起下车的人也提着包裹像孤魂野鬼一样跟个没头苍蝇似的乱窜,一时之间大家心里没着没落的。路有财看车站几百米处有一个小旅馆,就说:“去那个旅馆对付一个晚上吧,顺便喝口热水暖和暖和咋样?”大家均表示同意。

  “大姐,你这儿住一晚多少钱?”大家提着行囊走进旅馆,大伯看柜台里面的老板娘正在织毛衣,就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这老板娘30多岁丰满圆润,看有人问话就抬头瞟了他们几个一眼。大伯的头发吹得像个野鸡窝,脸上布满了风霜雪雨雕刻的沧桑痕迹,脏了吧唧的中山装还掉了一颗扣子,没有鞋带的解放鞋随意用一根细绳子穿起就那么踢踏着,加上背着这么个蛇皮袋行囊,乍一看还以为是叫花子来要饭了。

  老板娘一脸嫌弃爱理不理的说:“单间的30,大间的70。”几个人听得直咂舌,这么多钱要买多少肥料了,孙茂才嘟囔着说:“咋恁球贵哩,有便宜点的没?”

  “你说啥嘛,贵啥嘛,你去这附近打听打听,鹅(我)的店在这儿算是便宜的了。”老板娘翻着白眼用陕西话表达着对他们的不屑。在她鄙夷的眼神中大家尴尬地提着行囊退了出来,刚到门口就听到老板娘骂:“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嫌贵住啥子店嘛,睡大马路去。”

  走出旅馆以后大家互相看了看,几个人默默无语倍感心酸,老板娘的话真是太伤人了,路有财走了几步回过头去冲着旅馆狠狠地吐了一口吐沫,忿忿不平的骂道:“狗日的看不起乡下人,你算个球嘛,城里人有啥好牛气的?”

  孙茂才一脸猥琐的坏笑道:“有财,去把那个凶老娘们办了,把她治得服服帖帖的,他娘的,咋是这个球样子,板球个臭脸好像欠她二五八万似的。”

  “等老子揽活挣下钱就来把这肥老娘们睡了,狗日的,看她胸脯子恁球大,压着肯定安逸的很。”路有财自我解嘲的意淫着。二叔一路上没怎么说话,这时插话说:“你不是叫有财嘛,咋能没钱,去,用钱砸死她狗日的。”
       路有财连忙辩解道:“你家老头子还给你们几兄弟起名叫福贵光耀,你们有啥福贵了?”

  成千上万的农民来到城里日晒风吹不辞劳苦建起一座座参天大楼,一砖一瓦都是他们血泪的见证,得到的却是城里人高高在上的蔑视,大家的抵触情绪油然而生,都解放这么多年了,可怜又苦难的农民在城市人眼里还是如此卑贱。凄惶的夜色下这几个庄稼汉觉得自己仿佛是几条丧家犬,他们只能通过意淫报复老板娘对他们的羞辱。

  “咱本来就是农民嘛,还怕人说个啥哩,农民怎么了,咱没偷没抢就算被人轻视也要挺起腰杆,人穷不能志短嘛。”有文化的大伯保持一贯的涵养,听他们发泄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安慰大家。几个人说着牢骚话又转到了车站,孙茂才看车站空无一人就一脸茫然的问:“成福,现在咋整,去哪里猫一晚?”

  尽管大伯在家里没有地位,可是他博览群书一肚子墨水,闲着的时候会给村里的庄稼汉们声情并茂讲一些《三国演义》《水浒传》《杨家将》……之类的演绎小说。虽说他平时话不多,可一说话就能让大家信服,所以在村里有一票崇拜他的铁杆,可谓德高望重,这个时候他自然成了大家的主心骨。

  大伯看了看车站候车室灯火通明,就说:“要不去候车室窝一晚,里面好歹有个挡风的地方,还能省下几十块钱,找个角落凑合一下,你们看行不?”

  大晚上敞亮的候车室已经停止了服务,三三两两和他们一样舍不得花钱住旅馆的民工都涌到了这里,刚把被褥解开铺下准备窝在墙角休息,没想到车站巡逻的吹着哨子来了。大家都被统统赶了出来,有人骂着城里人真球不是个东西,咋恁瞧不起农民嘛,还有人感叹说要是毛 他老人家在就好了,早把这帮鳖孙收拾了,毛 可是咱农民的大救星啊。

  大家提着包裹从候车室出来又是一阵长吁短叹的抱怨,骂着操蛋的话,可是抱怨发泄终归解决不了问题,再咋样也得找个地方睡觉,风尘仆仆坐车的颠簸劳顿,加上这么来回的折腾早把大家累得半死,难道真要在车站外面躺一夜?正茫然无措一阵冷风吹过,大家更是冻得眼泪鼻涕往外流。路有财打着冷战嘟囔着说:“咋办,难不成咱几个在这车站外面呆一夜,到明儿还不得把咱几个风成腊肉干了呀?”

  大家双手卷缩着插在袖口里不停在地上跺着脚驱寒,还是冻得哆哆嗦嗦。大伯思虑了片刻,说:“要不咱再厚着脸皮去那间旅馆住一晚,这要是冻感冒了,还咋找活嘛?”

  “要去你们去,我是不想看那个老娘们的臭脸了。”路有财跟小孩子一样赌气嘟囔着。

  大家想起老板娘鄙夷的眼神一时无语,憋了半响孙茂才才提议说:“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了,要不咱们干脆去桥洞窟窿里将就一晚算逑,花那个冤枉钱干啥,我以前来的时候就在桥洞里睡过,那地方冬暖夏凉,美气的很。”
       他把破桥洞子说得好像五星级大宾馆一样,大家听得很是动心,庄稼汉还在乎啥睡哪里都一样,大家拖着疲惫的身子背着行囊跟着他摸到附近的一个桥洞里。这里好像是流浪汉的聚集地,不仅有人拉屎拉尿,满地都是乱七八糟的垃圾,刚到洞口一股臭气迎面扑了出来令人作呕,好在不是夏天倒也能凑合,过了一会儿终于适应下来,大家这才擦着火柴棍摸了进去。

  孙茂才就着火柴棍微弱的亮光认真收拾着里面的杂物,路有财捂着鼻子说:“这盘丝洞被你狗日的说得跟金銮殿一样,你拾掇恁干净干啥,住一晚就走球了,你想在这鬼地方住一辈子还是咋的?”

  孙茂才边收拾地上的杂物边说:“有个地儿睡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嫌这嫌那的,要不给你弄个婆娘暖个被窝咋样,屁事还不少哩。”

  “睡吧,睡吧,吵里吧火的干啥,坐了一天车还有这精神呢?”大伯看他们斗嘴就催促着赶紧休息,几个人把被子解开铺在打扫过的地上围在一起睡下。

  等早上起来才发现没地方洗脸,大家一个个蓬头垢面露出眼角的眼屎活脱脱跟叫花子一般,路有财忍不住打趣道:“就咱现在的模样出去,别人还以为是丐帮要饭的呢?”

  大城市不比乡下农村,想找个小河沟洗把脸都难,大伯看大家一筹莫展,突然灵光一闪说:“有了,跟我走。”

  “成福,咱这是去哪儿呢?”孙茂才问。

  大伯说:“跟我走就对了,去车站洗把脸。”几个棒槌跟着他来到了车站的洗手间。路有财这个老小子一边蹲坑一边说:“还是狗日的城里好,茅坑都比咱家的厨房干净,看人家这地板都能照出人影当镜子使了,不像咱家的茅坑拉一下溅一屁股汤汤水水。”

  孙茂才怼了他一句:“咋滴,你拉屎还拉出来恁球多感悟了,你昨个儿还说城里人不是个东西,这会儿又说得津津有味,再好的茅坑还球不是个茅坑,在这儿你能把粑粑拉出一个麻花还是能拉出黄澄澄的金子了?”

  “你别吃不到葡萄就嫌葡萄酸,城里不好你来城里干球来了?”路有财驳了他一句。
       孙茂才酸他说:“看把你美气的……”

  大伯看俩货蹲在茅坑里贫嘴,就说:“走吧,拉球个屎尿也不知道消停,咋跟小娃子一样,先去揽活,找不到活儿今儿还要住桥洞里。”

  从厕所出来以后,每人在路边卖早餐的摊铺上买了几个大馒头就着从家里带来的腌咸菜简单的填饱肚子,然后离开车站到附近桥头民工聚集的地方揽活。到了桥头,百米长的桥上已经坐满了一地人,大多数人都拿着各自的揽活家什、斧子、锯、泥瓦刀,扁担……之类的工具,桥头乱哄哄的像书里描写的西方买卖黑奴市场。

  揽活的人心急如焚翘首以盼希望包工头能选到自己,偶尔来一个老板大家像春运买车票似的一拥而上七嘴八舌争抢着说 算我一个,我啥都会。”

  “老板,我能吃苦,脏活累活我都可以。”…………

  老板像挑牲口一样把有经验的和有一把子力气的壮劳力都挑走了,剩下没有被选中的像没被皇帝选中而失宠的妃子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愁眉苦眼的唉声叹息着。

  从早上日上三竿等到日薄西山,来了几波包工头都没有挑中他们,大伙都有点沮丧,孙茂才丧眉拉眼长吁短叹说:“哎!揽个活咋这球难呢,看来晚上又要住桥洞了。”

  路有财惆怅之余还不忘挖苦他:“还是你有先见之明知道还要回去住,昨晚上就把桥洞拾掇的恁球干净,”大家无奈地嘿嘿一乐,不由得感叹在家千般好出门万事难。

  大叔为了宽解他们难得幽默自嘲的拽着酸词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毛 老人家当年还住过窑洞呢,不是一样打了江山得了天下嘛。”这些没读过书的棒槌们听不懂他那文绉绉的酸词,当听到毛 住窑洞的时候就明白了,然后一起憨厚的笑了。

  眼看残阳渐弱暮色将近,揽不到活儿的都走了,他们也准备起身回盘丝洞,想着明天一定要揽到活儿,身上都比较紧巴这样拖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大家刚起身要走,来了一个40多岁偏胖留着寸头国字脸带河南口音的人,看他的模样就是个老板,他看了看桥上就他们几个人,打量了一番,问道:“你们是来找活的?”

  大家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异口同声说:“是呀,是呀。”路有财怕人家看不上又赶紧补充道:“我们都是庄稼人能吃苦,家里的活忙完了,出来挣点家用的补贴。”

  “好好好,能吃苦就好,我那砖厂正准备开工急缺人,你们愿意去不?”老板热情的征询着他们,这时哪里顾得上那么许多,只要有活干总比要饭好吧,路有财急忙说:“都去都去……”

  正常来说砖厂是要干长期的,不像别的地方干一阵子就可以拿到工钱了,要是拿不到工钱回不了家,家里没有壮劳力总不能把粮食烂在地里吧。大伯想到这些就问老板:“是这儿,我们去归去,先问下,你那儿工钱咋样?一天能挣多少钱?”
       老板说:“好的话一天有20多块,现在都是这价,想要再高就没得办法了。”

  大家看一天能有20多块,一个月下来也有5 600了嘛,不少了,在村里给别人打短工一天也就10多块钱,他们很满意这个工钱都有点欢喜雀跃了,好像一张张钞票在眼前晃动。

  大伯老谋深算继续对老板说:“这工钱倒是可以,但农忙我们要回家割麦子,所以咱们丑话先说在前头,要是你能答应我们这就跟你走。”

  老板看他们都是朴实的庄稼汉,精壮有力,干活应该不会偷奸耍滑,考虑了一下说:“能中,能中。”

  大伙坐上老板破旧的面包车颠簸在凸凹不平的黄土高坡,犹如踩在男人裸露的胸肌上,逐渐远离城市的繁华,放眼望去都是崎岖不平坑坑洼洼的沙土路,黄土高坡的土黄色涌入眼帘。经过一个冬天的养精蓄锐,有生命力的小草都使出吃奶的劲儿窜头窜脑挤出土层,给荒凉的大地点缀了少许春色。

  个把小时后终于到达目的地——一个破败不堪的砖厂,这里和繁华敞亮的西安城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一派空旷辽远,触目惊心的苍凉,黄土高原独有的尘土飞扬荒凉萧条,一展无遗,漫空都是灰色的粉尘,纷纷扬扬混混沌沌。

  在砖厂的后面不远荒废的地里,有一个用几块破布围着的拉屎尿尿的茅坑,无遮无挡臭烘烘的,伴随着煤渣子的怪味和砖厂特有的刺鼻腥味弥漫在空气里,经久不散的蔓延。

  这个不大的砖厂拢共就那么30多个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按产量计资,一天差不多20多块钱,抛去下雨天干不了活儿,一个月差不多也有500多,虽说累点苦点可还是值当的。这里每天两顿简单的饭菜,白菜萝卜加面条,如果不够吃可以掏五毛钱整一个大馒头,遇到节假日老板会大方的请大家吃一顿白菜猪肉炖粉条,每人再来一瓶马尿味的啤酒倒也惬意。

  在这光秃秃没有几棵树的黄土坡放眼望去灰蒙蒙一片荒芜,除了远处村庄有一些零散低矮的民房,实在没有啥好看的了,有些工友常感叹在这鬼地方连个婆娘都看不到。白天累了一天,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大家三五好友一起打打牌,或者一些没有老婆的光棍汉们围在一起讲一些荤段子,打发这无聊的时光消磨时间。

  砖厂单调枯燥的生活对于庄稼汉来说算不得什么,他们起早贪黑披星戴月历经苦难,早已磨练出他们吃苦耐劳的意志,底层的劳苦大众一向如此,一切矫情做作离他们太过遥远,能做的就是吃苦挣钱,虽远隔千里可他们知道一家老小的生计都指望着他们。

《闯荡在都市边缘》第002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闯荡在都市边缘》第004章
【编者按】【审核:】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1-5-12 22:38 , Processed in 0.059684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