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心文学网

《闯荡在都市边缘》第004章[ 青藤文学社 ]

作者:冷月888 时间: 2021-1-29 12:25 阅读: 428 评论:0
导读:第004章 偏科严重惹师怒 调皮捣蛋惹人烦  冬去春来,暑来寒往苏浩已经上初中了。  苏家坡到镇中学有40多里的路程,骑自行车差不多要两个多小时,由于山路遥远,苏浩在上中学之前没来过镇上,虽说镇子的集市是一 ...
第004章 偏科严重惹师怒 调皮捣蛋惹人烦

  冬去春来,暑来寒往苏浩已经上初中了。

  苏家坡到镇中学有40多里的路程,骑自行车差不多要两个多小时,由于山路遥远,苏浩在上中学之前没来过镇上,虽说镇子的集市是一条千米左右破败不堪的街道,但对于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娃来说很有诱惑力,这里集中了村里没有的商店、邮局、医院、服装店……而集市不远处就是镇中学——刘桐镇中。

  千米开外的丹江河就跟这里营养跟不上的庄稼汉一样,犹如一条饥饿挣扎的蟒蛇扭动着瘦瘦长长的身子,蜿蜒崎岖从上游缓缓而下横卧在湖北和河南交界之处。丹江河两岸地势平坦,交通便利,于是这边的湖北刘桐镇政府和河南那边的大庙乡政府隔河相望。

  苏浩承载着老爹的期望开始了中学生活,尽管刻苦读书可成绩总是上不去,好在文科还算可以,尤其作文一气呵成,语文老师布置一道命题,别的同学还在绞尽脑汁构思怎么下笔,他三下五去二就已经写好,他的作文经常被语文老师当例文在班上朗读给同学们听。

  相对文科的优异数学成绩就一塌糊涂了,数学课本上面的几何图形对他来说形同天书。每次上数学课生怕数学高俊文老师点他到黑板上答题,为此心情紧张犹如坐牢一般。有次数学考卷发下来一看才30多分心里就凉了半截,正坐立不安时,数学课代表通知他说高老师让他去一趟。

  他忐忑不安走进老师们的办公室,看里面很多老师在批改作业更让他惴惴不安的慌乱,要是被高老师当着这么多老师骂一通脸可丢大了,他像个贼一样低着头诚惶诚恐地走到高老师的办公桌旁边。高老师是个四十岁左右的胖子,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稀疏的头发总是梳理得油光发亮看着颇有几分喜感,但数学成绩不好的苏浩看到他总是有些做贼心虚的害怕。

  高老师听到他的脚步声抬起头扶着眼镜看了他一眼,挖苦道:“哟,大作家来了,稀客呀,要不要我起来给你让个座?”

  苏浩面对他的奚落自知有愧更是低着头不敢说话,高老师看他一声不吭,接着说:“苏浩同学,你说你以后要真当了作家,就你这数学成绩你就不怕算错稿费吗?”

  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一听脸上都带着笑齐刷刷看过来,更是让他窘迫的脸跟火烧似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高老师看他耷拉着脑袋继续沉默,就说:“你说说你怎么回事,你语文成绩那么好,数学考成这样,说说,怎么回事,是我教的不好吗?”

  “不是……”此时苏浩不能再装聋作哑了,唯唯诺诺声若蚊蝇的小心回应着,心里也责怪自己愚笨的无药可救。

  可高老师感受不到他内心的羞愧,忽然停下正在批改的作业,‘啪’的一拍桌子瞬间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训斥道:“不是为什么考这么差,说说以后打算怎么办?能不能把成绩提上去?”高老师的震怒把他吓得不自觉的脚步后退了少许。

  苏浩低着头用眼角余光看他怒不可歇的样子,心里委屈的说我也想把数学成绩提上去呀,可那不是天方夜谭嘛,简直难如登天呀,高老师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嘛,当然他是不敢把这些话理直气壮的说出来,毕竟他还是有几分羞耻心的。

  高老师见他一声不吭,一副朽木不可雕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想不出来就给我站着,想好了再走。”然后低下头继续批改作业。

  半个小时过去了,高老师批改完作业看他还是闷不吭声算是拿他没辙了,冲他不耐烦的摆摆手:“走吧,走吧,回去好好想想反思反思。”

  其实高老师讲课的时候课堂氛围还是不错的,他还算是一个比较和蔼的老师,讲课幽默亲和力强,但是苏浩天生就对数字几何图形这些东西装不进脑子里,对于别人来说已经讲得很透彻了,可他感觉像听天书一样听得云山雾罩。直到多年后,他才了解到原来像他那样偏科严重的人不在少数,像作家钱钟书和大名鼎鼎的韩寒皆是如此。

  偏科的苏浩是语文课代表,源于刚开学的时候语文老师赵黎布置了一篇作文,见其作文写得行云流水就当范文读给同学们听,读完后扫了一眼课堂,问道:“谁是苏浩同学?”

  苏浩有些羞涩的站起来,赵黎老师欣赏的看了他一眼说:“苏浩同学不仅作文写得不错,字写得也不错嘛,以后就当语文课代表了,好了,苏浩同学你坐下。”接着翻了一下作文课本,又问:“杨胜男同学是谁?这位同学也写得不错,站出来让大家认识认识。”
       刚开学大家互相不熟悉,那个叫杨胜男的同学站了起来,一看原来是个女同学,文文静静长得很标致,老师看她文静清秀就开玩笑说:“这名字蛮霸气的嘛,古有花木兰,今有杨胜男。”赵老师的幽默把同学们逗得满堂大笑,杨胜男在大家的哄笑中倒越发的不好意思。

  赵老师看她这样就说:“你爸爸妈妈一定希望你像个男孩子一样勇敢,不要扭扭捏捏嘛。”

  杨胜男被他说得更是不知所措,老师看她为难就说:“你坐下同学,以后你就是班里的语文课副代表,和苏浩同学一起负责收发语文作业。”

  按照惯例,正副课代表轮流收发作业本,可有一次两个人都去办公室了,一进一出两个人撞了个满怀,苏浩感觉耳根有些发烫,杨胜男更是尴尬的红了脸,冲着他羞涩的笑了一下,就匆匆的抱着作业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苏浩。

  那个时候的苏浩还不懂什么是爱情,山里的孩子传统羞涩,家长老师管教的比较严,在学校谈恋爱的不多,杨胜男文静乖巧笑靥如花,别的女生大都留一根马尾辫,她则留着齐耳短发的蘑菇头,一笑就露出脸上的小酒窝,显得非常可爱。

  自从那次和杨胜男不期而撞,她的小酒窝、蘑菇头、一颦一笑就始终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苏浩同学春心荡漾了。

  于是他老有意无意的偷看人家,有次晚自习的时候同桌徐向东看他望着杨胜男傻笑,就问:“苏浩,你一个人在笑啥子?看看口水差点流出来了,你是不是喜欢人家杨胜男,来,说说嘛。”

  苏浩被他说破心事脸一红,忙岔开话题说:“不是了,我在想昨天化学老师上课的时候忘了拉裤链,乐的我忍不住。”

  徐向东一听忍不住嘿嘿一乐:“你是说章老师呀,老家伙老年痴呆了,上次我没考好,他还罚我抄作业呢,你这一说还真解气呀,哈哈哈。”
       自此以后,苏浩越陷越深,每次上课之前他总是趴在二楼教学楼的窗口看来来往往的人,当杨胜男从外面经过的时候,他像个花痴一样看得很入迷。一次杨胜男的第六感感觉有人在偷看自己,抬头一看原来是他,又不好意思羞涩的冲他微微一笑,她的笑容犹如湖边的微风触动他心底那一丝涟漪……

  尽管苏浩把心底的秘密捂得严严实实,可最终还是被人发现了,星期天下午放学回来,他趴在院侧桃树下的磨盘上写作业,写完以后就想起了那个令他心动的杨胜男,于是就撕下一页纸大着胆子准备写一封情书,想着写着忍不住偷偷的傻笑。

  突然有人从背后一把扯走他的信,扫了一眼就大呼小叫的嚷嚷开了:“好你个浩娃子,我咋看你笑得贼眉鼠眼的,不好好写作业居然学会给女生写情书了,看我不告诉爷爷去……”

  苏浩红着脸追叫着:“给我拿来……”

  可对方扬着手里的信挑衅着:“就不给,就本事来追我呀,来呀……”然后得意伸出舌头冲他做着鬼脸。苏浩算是彻底傻眼了,因为抢他信的不是别人,正是大伯的宝贝儿子苏睿。

  说来话长,在大婶嫁给大伯的第二年就生下了苏睿,这下可把爷爷茂朴老汉高兴坏了,老辈人总认为名贱好养,就给他取名叫个狗蛋。

  “起了啥名字不好,尽起这些个狗蛋猫蛋的,”大伯听到茂朴老汉起的破名字直皱眉头,老爷子心情高兴不做争辩,抱着孙子嘿嘿一笑说:“你读过书我不和你争,你说起个啥?”

  大伯早胸有成竹,说:“那就叫苏睿吧,睿,聪慧睿智,曹操的孙子就叫曹睿,多好的名字。”大伯卖弄了一下学问把大家听得一愣一愣的,均想不就是个名字嘛,还有这讲究呢?

  茂朴老汉不服气的说:“我给你们兄弟几个起得名字也不错嘛,富贵光耀,哪儿比你的差了?”大家议论了半天,觉得还是听大伯这个文化人的错不了。

  但茂朴老汉依然坚持己见,固执的说:“不管你们叫啥,我就叫狗蛋。”说着抱着孙子亲了一口,结果他胡子拉碴把娃娃扎得哇哇直哭,把一家人搞得哭笑不得。

  次年后,大婶像老母鸡下蛋般又生了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取名叫苏敏,虽说大伯两夫妻长相一般,不过两个娃娃倒是越长越耐看,尤其是苏敏这个孩子,机灵懂事学习好,大伯一看到这个闺女就忘了烦恼,笑得没边没沿的。

  相对比后来出生的几个孙子,茂朴老汉对苏睿的喜爱程度是超乎想象的,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家里有啥好吃的先紧着这位祖宗。

  在苏睿十多岁的时候,茂朴老汉闻听算命的陈瞎子路过村子就拉着他让陈瞎子给算个吉凶前程,陈瞎子眯着眼从头到尾把苏睿摸了个遍,摸着胡子煞有介事的说:“此子治世之枭雄,乱世之英雄,聪明倒是聪明,可别走了歪道。”

  围观众人有些在收音机上听过《三国演义》的评书,见他说反了,就纠正他说:“瞎子,你又在瞎逑扯了,人家说的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你可真会糊弄人呀。”
       陈瞎子倒很是淡定,一副高深莫测之状说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说着就在徒弟的搀扶下飘然而去。

  茂朴老汉对陈瞎子的点评很满意,看来我老苏家要出大人物了。家里人闻听此事均一笑置之,只是没想到后来苏睿的所作所为被陈瞎子不幸言中,随着慢慢长大他的‘枭雄’本性也显露了出来,在爷爷的溺爱下惹是生非无法无天,像花果山里的孙猴子顺理成章成了村里的孩子王。

  到学校读书以后,他更是把聪明天赋发挥得淋漓尽致,老师布置作业,别的娃娃都是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写好,轮到这货偷工减料把两根铅笔绑在一起一次写两个字,所以作业写得奇快,直到他跟别的娃娃炫耀这才被大伯发现,自然少不了一顿胖揍。

  后来到村大队上学以后更是不消停,上晚自习的时候,他和几个臭味相投的同学趁老师不在就在课堂上抽烟,面对这个活祖宗班干部是不敢惹的,他们抽着烟看着坐在前排留着马尾辫的女同学张娟娟心里憋着坏主意。

  “这小妮儿的马尾巴一天到晚摆来摆去的,看着真他妈的烦。”二赖子同学杨风桥看着张娟娟说。

  苏睿眼珠一转,嘿嘿笑道:“要不把她变成尼姑,你敢吗?”

  “咋变?”杨风桥一肚子坏水好奇的问。

  苏睿晃晃手里的烟头,一脸的坏笑:“要不咱们帮她烧了,还省了理发的钱。”

  杨风桥一听直摇头:“你这玩笑可开大了,可不敢这么整,还不得被老师骂死。”

  苏睿一脸不屑的说:“你就是个孬货,看我的。”说着就拿出打火机‘啪’的一下就窜起了火苗,得意的看着杨风桥用打火机靠近张娟娟的马尾辫,一下辫子烧起来了,滋滋作响焦味弥漫。

  张娟娟吓得花容失色失声尖叫,杨风桥见势不妙拿起书本拍打着张娟娟的脑壳,终于把火熄灭了,突如其来的变化把同学们惊得目瞪口呆。

  当然做坏事始终是要付出代价的,班主任老师来了问明情况,一顿暴揍后写检查检讨又通知家长,结果可想而知,这也许就是‘枭雄’磨练的基本过程,为自己的抗打耐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苏睿的光辉事迹当然不止这些,一次上完晚自习后听说大队部放电影,他和几个同学偷偷溜出去,看完电影回来发现校门已锁,不过这倒难不倒他们,这帮二赖子经常爬高上低知道女厕所的围墙上有个可容一人钻进去的窟窿,这三更半夜的应该没人了吧,几个家伙踩着厕所外面的花坛水泥围栏猫着腰‘咕咚’一声跳了进去。

  “啊!”突然厕所里传来一声尖叫,好死不死的刚好一个女老师正在蹲坑方便,半夜冷不丁的突然从围墙上像下饺子一样跳进几个人来,女老师吓得腿脚发软,差点一屁股瘫在茅坑里,等她看清楚是自己学生的时候,光着屁股被这帮熊孩子看到可把她羞臊得要死。

  大半夜的学校的师生都惊动了起来,大家窃窃私语窜着脑袋看热闹,苏睿心想这下小爷真的要歇菜了,看这阵势不死也得脱层皮了。第二天学校通知包括苏睿在内的学生家长,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一通批判教育后,学校经过商讨决定对他们做出开除离校的处分。

  大伯把他领回家后压抑不住怒火,让皮鞭与他的屁股来了一通亲密接触后,就留在家里当了放牛娃。一次,他把牛赶到山上不管不顾偷跑到别人家的红薯地里偷红薯,在山上点火烤熟后正准备美滋滋的饱餐一顿,突然一阵风顺着山梁吹过来,火借风势不断燎原瞬间引起大火,好在附近有很多干农活的人及时把火扑灭,这才遏制住这场灾难。

  这家伙读书不行,歪心眼倒是一堆,而且脸皮奇厚,一天他赶着牛到河沟给牛饮水,把水弄到了一个洗衣裳的老娘们身上,那个婆娘看他嬉皮笑脸就说:“苏睿,你狗日的是不是苏家的种,为啥苏浩他们都老老实实的,你咋一天到晚爬高踩低的惹事?”

  苏睿毫不害臊,贱兮兮的笑着说:“我不是老苏家的种,我是你的种好不,妈,我想吃奶,”说着就作势扑到人家怀里掀衣服。

  “滚滚滚,你毛都没有长齐就想占老娘便宜,狗日的,都是跟谁学的哩?”这婆娘一把推开他,有些哭笑不得,旁边的人笑得前俯后仰的,这帮婆娘遇到这个不要脸的算是碰上克星了。

  苏浩自小就和这个调皮捣蛋的家伙不对盘,可苏睿又偏偏喜欢招惹他,动不动喜欢给他来个恶作剧捉弄他一番,有时候苏浩在茅坑里拉屎,这家伙就悄没声的往茅坑里扔石头,溅得苏浩一屁股的汤汤水水。

  鉴于苏睿过去的辉煌历史,茂朴老汉就笑着训斥他说:“你这小兔崽子还想告状,就你干的那些破事,要真管起来你有几个屁股都不够打的。”然后抓着他的胳膊在屁股拍了一巴掌,摸着他的脑袋说:“好了,别耽误浩娃子写作业,走,跟我回屋去。”被苏睿这么一折腾,苏浩从此打消了给杨胜男写信的念头,只是在心底偷偷的喜欢着人家。

  一个月后,在外面打工的苏伟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台大彩电和影碟机。苏伟是村里第一批外出闯荡的孩子,去了北京好多年,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到了晚上,苏伟就把大彩电搬到院子里播放电视剧《上海滩》和香港动作枪战片,一下在这个封闭的小山沟里引起了轰动。
       当叶丽仪的‘ 浪奔浪流 ……’的主题曲响起,左邻右舍都自带椅子板凳涌到苏伟家的院子里,把偌大的一个院子挤得满满的,这么热闹的场面当然少不了苏睿,透过电视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热血江湖更让他向往不已。虽然苏睿连小学都没有毕业,但他自命不凡志向远大发誓要做许文强或者小马哥那样的人,他不甘心窝在这个破山沟一辈子当放牛娃,更不想像父辈们那样晒得黑不溜秋的种庄稼,甚至从心里讨厌苏家坡这个破山包子。

  风光回来的苏伟跟年轻后生们讲述着城市里的精彩生活,村里的生瓜蛋子们被他撩拨的骚动不安,在苏睿的软磨硬泡下,苏伟最终决定带他出去见见世面,在临走前的那个晚上,他兴奋的一夜无眠,终于可以走出这个破山沟了。

  第二天早上,苏睿天不亮就爬了起来,茂朴老汉疼爱孙子坚持把他们送到供销社门前的公路上,等车的时候他不停的叮嘱说:“到了外面少说多做,不要惹事,晓得不……”

  苏睿对爷爷疼爱的唠叨很不耐烦,但他没有把这种情绪表现在脸上,只是嬉皮笑脸的说:“晓得了,老爷子,我这就把嘴巴缝起来做个不说话的哑巴,这下你放心了吧。”

  茂朴老汉无奈的摇摇头,他知道这个宝贝孙子个性张扬手高眼低,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又拉着苏伟叮嘱了一番。

  不一会儿大巴疾驰而来,上车落座后不久,大巴开动卷起一路尘土,茂朴老汉眼巴巴看着大巴消失在山路拐弯的尽头,怅然若失。

  苏睿坐在车上看着窗外不断闪现的景致心情激动,他要去该去的地方闯荡了,外面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他走得很干脆,没有一丝留恋,甚至没回头看一眼疼爱他的爷爷……
《闯荡在都市边缘》第003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闯荡在都市边缘》第005章
【编者按】【审核:】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京ICP备10005564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1-5-12 22:56 , Processed in 0.061771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